• 正在播放:欧美色图日韩色图

    剧情介绍

    找到新房子是两天后的事情,沈妙清和曲晓琳看了三个房子之后,才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

    安静的环境不会影响到宝宝,而且空气也很好,院子里还有些花和草,很漂亮。

    沈妙清很喜欢,曲晓琳觉得也不错。

    房东是也是一个女士,人和福斯太太的性格相似,不过她不住在这边,而是另一条街的房子里。

    合同上订在一个星期后搬进来。

    于是这段时间她们还住在福斯太太这里,慢慢的收拾东西。

    晚上吃饭的时候,沈妙清和曲晓琳一个人炒了几个菜。

    明天福斯太太就要去坐飞机去英国了。她们在用中国人的方式为她祝福。

    桌上都是中式菜,她们都很喜欢吃,福斯太太也是。

    红烧牛肉,口水鸡,煎鸡蛋,中间还有一个红彤彤的火锅,杯子里倒满了花香酿的酒。

    这些都是在郊外的华人超市买到的。

    下午福斯太太在家带孩子,她们两个去采购,还给福斯太太买了礼物。算是答谢她这段时间的照顾。

    吃饭的时候,沈小西和沈可可两个小宝贝已经乖乖的睡着了,就在客厅的小床上,像两个洋娃娃宝宝。

    沈妙清换了衣服,洗了手,弯腰走到婴儿床这边,在两个小宝宝的脸上亲了一下。

    她眼里的温柔都要漫出来了。

    福斯太太和曲晓琳站的远,看着那边的画面,都不约而同笑了。

    “妙清一定是一个好妈妈。”福斯太太笑着说。

    曲晓琳也这么觉得,“没有人比她更爱她的孩子。”

    沈妙清走过来,眼角还存着笑意,说:“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曲晓琳拉着她坐下,“看你幸苦了,快吃饭。”

    三个女人坐在一桌,正如这段时间的生活,安静又平和。

    沈妙清是真心为福斯太太开心,她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

    “我们今天开心的吃完这一顿饭,下次聚在一起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沈妙清笑着说,接过曲晓琳递过来的果奶,语气有些撒娇,说:“我今天喝这个?”

    曲晓琳边盛汤边撇她说:“你不能喝酒,你那三杯倒的架势,我怕晚上你比小西和可可都闹的厉害。”

    沈妙清和福斯太太都噗呲一下笑了,“有这么夸张吗?”

    她没想喝酒,晚上要喂奶,只是现在这样的气氛真的很好。她想要和她们举杯。

    福斯太太笑的温和,她年纪不轻,但是她有一颗通透的心,知道自己心里想要什么。

    沈妙清发自内心的佩服,“福斯太太,你在那边要过的开心,这段时间也谢谢你的照顾了。”

    “你们也算是陪了我这个老人家,是我该说谢谢。”福斯太太笑着说。

    曲晓琳豪爽的举起杯子说:“我们干杯,这一杯之后,我们都要过的好好的。”

    “好。”

    第二天一早,福斯太太和她们告别之后,就去了机场。

    她不要沈妙清送,说那样的气氛太伤感。

    离别的时候,情绪总是低落。

    沈妙清坐在床边喂奶,窗外洒进来光照在她身后,前面的几缕发落在她胸前,这么长时间,她头发长长了很多。

    她抱着可可,轻拍着她的背,嘴角温柔的笑,这一刻她像是散发着光芒。

    可可喝饱了,于是伸手拉妈妈的头发,咿咿呀呀的叫着,脸上的肉嫩嫩的,眼睛亮亮的,越看越惹人疼。

    沈妙清笑着用手摸她小脸,“可可吃饱了是不是,是不是?”

    小家伙像是能听懂一样,又笑了,咯咯咯的。

    躺在婴儿床上的弟弟,好像是醒了,皱着眉毛揉眼睛,嘴里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沈妙清抱着女儿,走到儿子床边,轻轻的摇小床,嘴里轻声说:“宝宝,乖啊……”

    她一个人照顾不来两个人,这段时间都是曲晓琳和福斯太太一起帮她照顾。

    刚才曲晓琳出去接了个电话,这会房间里就只剩她一个人。

    沈小西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了,总之沈妙清哄了好几下都没哄好,在小床上哭的越发的伤心。

    她把可可放在床上,又去小床上抱小西。

    她轻轻哄着,拍着背,“小西,妈妈在这呢,小西。”

    沈小西是饿了,他一到妈妈的怀里,就止住了哭声,拱着小脑袋在妈妈怀里闹,想要喝奶。

    沈妙清失笑,明明她在他睡前才喂的,现在才一个多小时。

    沈小西比姐姐的胃口好,身体也好一点。

    在妈妈怀里哼哧哼哧的喝着,像是饿极了似的。沈妙清摸他的小脑袋,温柔的说:“宝贝,喝慢点。”

    她总是觉得宝宝能听懂她说的话,即使他们还那么小。

    可可睡在床上,不吵不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白花花的房顶,手在空气中手舞足蹈。

    等小西喝好奶之后,沈妙清把衣服拉下来,又把他放在和可可躺在一起。

    一张大床上,有两个小宝贝。

    他们还不会翻身,所以放在床上没什么问题。

    沈妙清在卫生间洗了个手,拿了一条温热的毛巾给两个宝贝擦脸和擦手。

    “又是干净的宝宝了。”她跪在床上,笑着在两个小宝宝脸上亲了一口。

    一回头,就看到曲晓琳失神的站在门口里。

    “晓琳,怎么了?”

    怎么去接了一个电话就这么失魂落魄的。

    “我……”曲晓琳不知道怎么说。

    刚才那个电话收张怀林打过来的,他又用一些事情来威胁她,让他现在回去。

    曲晓琳刚在电话里喝他吵了一架,骂他无耻,不要脸,总之很难听的话,都不留情面的说了出来。

    张怀林还是没松口,他就是要让她这几天就回国。

    要不然结果就她自己看着办。

    曲晓琳真是怕了他了,说完那些话之后,吃苦的还是她自己。

    但是现在她还不能走啊,沈妙清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孩子,福斯太太也不在,要是她现在回国,她怎么办……

    张怀林那个混蛋!

    “晓琳?”沈妙清摇了摇她的肩膀,看她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怎么了?”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你和我说说,你这个样子,我也着急。”

    “哇……”床上的一个小人突然哭了起来,像是不满把他放在床上这么久。

    沈妙清连忙走到床边,抱起了小西,轻声的哄着,小西到了妈妈怀里立马家里安静了下来,不哭也不闹了。

    曲晓琳抱起了床上的可可,还是一脸的愁苦相。

    “到底怎么了?曲晓琳。”沈妙清都要急死了。

    “我这几天要回国了。”曲晓琳语气抱歉的看着她。

    沈妙清没想到会这么快,怔住了,不知道怎么说。

    曲晓琳艰难开口:“有一些原因我必须要回去,妙清,对不起。”

    在这么难的时候没有陪着她。

    “是因为这个才这么不开心?”沈妙清问。

    “……嗯。”曲晓琳抱着可可,心里软了下来。

    沈妙清嘴角泛起了些笑意,“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问题,晓琳,你不用和我说抱歉,你这段时间陪着我,我已经特别特别感动了。”

    “计划什么时候走?”

    张怀林是给她两天时间,曲晓琳开口:三天后。”

    刚好后天就可以帮沈妙清的东西搬到新租的房子里。

    沈妙清点了点头,笑了下,“别闷闷不乐,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你还舍不得我啊?”

    曲晓琳觉得肉麻,抖了一下,转头看着抱在身上的可可,在她脸上亲了下,“我是舍不得可可和小西。”

    “……”

    两天后,曲晓琳包了个车把一些大的行李送进了新租的房子里。

    弄完之后,整个人身上都出了一身汗。

    这次在法国呆的时间很长,最后一晚,沈妙清和曲晓琳睡在一起。宝宝在她们身边。

    她们好像已经做了好几年的朋友了。

    这种感情没有随着时间而变质让人心安。

    这一晚,没有离别的情绪。两个人都睡的很好。

    昨晚,沈妙清睡前给里昂发了个信息,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

    今天,小西和可可是他来照顾。

    沈妙清要送曲晓琳去机场,在路上的时候,曲晓琳偷偷的在她包里塞进了一张卡,里面的钱不多不少,够用一段时间。

    “那我走了。”曲晓琳拖着行李箱,说。

    “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沈妙清上前抱了一下她。

    “好。”

    ……

    薄霆深自从大半个月之前到了法国之后,就一直在找沈妙清。

    他从来没这样找一个人,找到身心俱疲。

    不管他花多少人力物力,他都找不到那个女人。

    这大半个月,他把她可能会去的地方找很多次。可惜一次都没看见她。

    从最开始的激动,到现在的压抑怒气,心灰意冷。

    薄霆深真想去他梦里把那个女人拽出来。

    他盯着手机上的女人的图片,脸色紧绷,气的牙痒痒。

    他已经大半个月都没有管理薄氏的事情,股东们都在提反对意见。

    在没认识沈妙清之前,他一直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这次却完全不是,他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搁置在一边,在这个法国街头找她。

    没有,没有。

    找不到她。

    薄霆深要回国了,耗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不是他的风格,虽然他不想承认。

    在去机场的路上,薄霆深手撑在玻璃窗上,挡着他的下巴和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边有些堵车,所以车子开的很慢。

    他却在那么远的距离上,看到了桥上的那幅画。

    薄霆深一下坐起,说了句法语:“停车!”

    司机脸色有些诧异,但把车开到了这边的道路上,方便他下去。

    薄霆深拿出了几张纸币,用法语说了句谢谢。

    一打开车门,他就往那个画家那跑。

    画家的脚边放着一幅画,是一个女人,这段时间他都快找疯了的女人。

    沈妙清的样子竟然在这幅画上。

    他喘着粗气,语气急切,用法语问:“这个你哪来的?”

    里昂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打算和这个男人说话。

    薄霆深吸了口气,知道自己的态度容易让人误会,近看这幅画和沈妙清是很像,但不能确定那就她,或许是相像的人。

    “你认识她吗?”薄霆深耐着性子问了一遍,手指着那幅画。

    里昂这下眼神认真了起来,他的眼神在薄霆深脸上定了一会,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说话了,“不认识。”

    他没说实话,可能是他心里下意识的感觉。

    薄霆深眼神一下暗淡了下去,转念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荒唐,可能就是相像罢了。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欧美色图日韩色图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