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在家玩的二人游戏

    剧情介绍

      话说到这里,赵红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她看到了程晓雪作业本,前几篇是狗屁不通,可是昨天那一篇完全不同,写假如要创办一个校园英文杂志的建议,要求是一百个单词。

      赵红翻了三四页,程晓雪洋洋洒洒写了六七百个单词。

      字迹工整好看不说,关键是写的内容充实饱满,有条不紊,语法完全正确,有些单词……赵红觉得自己都不太认识,要好好回忆一下。

      她教课这三年,都停留在初中的层面上,以前的一些都忘记了,而此时看到,竟让她生出一种,她不如程晓雪的英语好的感觉。

      原本拿着程晓雪的作业本,是想证明她的成绩多差,平时二十来分全靠蒙的那种,但此时此刻,她觉得是拿了这个本子来啪啪打自己的脸。

      “我昨天的作文,我觉得发挥得挺好的。”程晓雪看着那本子,轻描淡写,“赵老师,有什么地方我写得不对,你尽管指出来。”

      英文写方案策划,不知写了多少,初中作文算什么。

      石魔王也看到了本子,虽然他不通英语,但是看着卷面和赵红的表情,程晓雪的自信,大致就明白,赵红挑不出毛病。

      “你是抄的。”赵红从牙缝中说出这句话来,“你不可能写得出来,我对你的了解……”

      “那只能说明你对我一点都不了解。”程晓雪冷声说道,“无凭无据,你三番四次说我抄袭,我这人最受不得别人的冤枉,即便石老师在,我也可以说,你不配为人师表,你没有一个老师该有的品格,你这样的老师,会给多少学生造成心理阴影,留下不可磨灭的影响,简直难以想象。”

      “程晓雪。”石魔王点名喊了一声。

      无论如何,当众这么说赵红,确实还是过分了。

      “石老师,我不想上这个人的英语课了。”程晓雪已经提了出来,“我不想整天被冤枉,被针对。”

      反正现在赵红也不想见到她,石魔王多少还是会顾及赵红的脸面,所以与其等着赵红提出什么要求,不如由程晓雪自己来说。

      全班同学的脸色很精彩很好看,可能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而且是当着石魔王的面。

      可是程晓雪就这么做了。

      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石魔王皱起了眉头。

      “马上就要中考了。”他说道。

      “正是因为要中考了。”程晓雪说道,清澈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石魔王。

      “我也不想她出现在教室!”赵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台阶下。

      “我作为班主任,需要对每一个同学负责,当然也要尊重每一个任课老师。”石魔王觉得他这几年从来没遇到这么麻烦的问题。

      如果同意程晓雪不上课,这是无论如何都不符合规矩的。

      “石老师,我也不想让你为难,所以我有个提议。”程晓雪自己提出,“上个礼拜就说要进行一场英语摸底考试,这个试卷目前班上也没有谁做过,我愿意单独去做,如果得分在90分以上,请石老师放心的让我不上这英语课,我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数学上。”

      石魔王之所以不肯答应,一个是碍于规矩,另外一个则是担心程晓雪的成绩。

      “你能做到90分以上?”赵红轻蔑的笑了。

      可能这是整个争执当中,她最开心的一刻。

      “不管我考出多少分的成绩也都与你无关,以后我的英语再流利再好,我也不会说我的初中英语老师给过我半分帮助。”程晓雪慢慢的说道,看了一下黑板最右侧画出的课程表,“正好第一节也是英语课,那我现在就去做试卷吧。”

      “赵老师你也同意吗?”石魔王见两人都是如此坚持,只能说道。

      “这样的学生,我不稀罕她来我的课堂上。”赵红愤愤的说。

      今日她受到的耻辱是够了,整个过程都被程晓雪压得说不出话来。

      而且石魔王也清楚的表态,纪律委员是他选择的,他也不会更改。

      赵红唯一的发泄途径,就是让程晓雪别进她的课堂。

      “跟我来吧。”石魔王点点头,“麻烦赵老师给我一份试卷。”

      很快程晓雪便坐在了石魔王的办公桌对面,专心致志的做那套英语试题。

      谁也不能再说她抄袭了,因为这套试题没有别人做过的。

      她脑中本来对这套试题的记忆都有,什么作文,什么样的完形填空,一清二楚,做起来对她来说是毫不费劲儿。

      90分钟的试卷,程晓雪只用了45分钟就全部完成,答题速度之快,整个过程之流利,让监考的石魔王都惊叹不已。

      “做完了?”石魔王动动嘴唇,翻看着试卷,没有一个空档,全部都填得满满的,而作文部分更是洋洋洒洒。

      “是的,做完了。”

      “你这几天好像各方面的成绩都突飞猛进?”石魔王看着程晓雪,“是怎么做到的呢?”

      “学习无外乎天赋加勤奋。”程晓雪说道,“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笨,只不过是从前不够努力,而我现在努力了。”

      既有自信又有沉稳,石魔王不得不对这个从前从不重视的姑娘刮目相看。

      “我会把卷子交给赵老师批阅。”石魔王点点头,“至于纪律委员方面,好好做,我相信你。”

      连赵红都快被气哭了,石魔王觉得程晓雪管下一个班级是绰绰有余的。

      “好。”反正也只有一个多月了,程晓雪点下头,“还有,谢谢石老师。”

      “谢我什么?”石魔王似乎心情不错,发现班上有好苗子,他当然觉得愉快,“提拔你做班干部吗?”

      “班干部,其实我……嗯,老师让我做是对我的信任。”差点就说出班干部一点兴趣都没有,程晓雪还是忍住了,“我是谢谢石老师没有如同赵老师那样,因为我成绩不好就不相信我,说我抄袭说我不够资格之类的,所以谢谢石老师对我的认可。”

      “还有一个多月,我期待看到你的冲刺结果。”石魔王站起来,轻轻拍了拍程晓雪的肩头,“加油。”

      程晓雪那张英语试卷做到了惊人的95分,扣掉的五分都是出在作文上。

      因为赵红不想看到程晓雪能拿到满分。

      但她也不得不承认,程晓雪英语确实已经超过了班上百分之九十的同学。

      所以接下来一个礼拜的英语课,程晓雪都没有去上,遇上英语课,英语晚自习,程晓雪便到走廊尽头的一个空坝子上坐着,看其他的书。

      而其他老师突然也对程晓雪和蔼可亲起来,成绩飞速提升的情况是在各个科目都实现了的。

      所以在学生时代,还是要以成绩论成败。

      周五,有两节英语连堂,程晓雪坐在那个坝子的石凳上,正在整理着英语笔记。

      “在干嘛呢?”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许书凡?”程晓雪回头便看到了身后站了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白净的脸就在她的头顶,“你怎么出来了?现在不是在上英语课吗?”

      “我刚刚做了一个决定。”许书凡脸上带着微笑,在程晓雪的身边坐下,手中也拿着几本册子,是数学练习题。

      “什么决定?”程晓雪觉得许书凡说出来的决定,应该会引起她的舒适感。

      “赵红的英语课,我不去上了。”许书凡浅浅一笑,“我想了想,上她的课确实有些浪费时间,而且这次我的英语成绩是98分,我提出申请,石老师同意了。”

      程晓雪觉得她这活了两世要被惊讶到是比较困难的,但她此时就觉得很惊讶。

      许书凡是传统的好学生,做出这种不上老师课的事情,是有些离经叛道,绝对不符合他以往的作风。

      “这么惊讶吗?”许书凡还是那样笑着,特别好看,特别干净,“是你做出了一个表率,我觉得你的选择是对的。”

      “我惊讶点在于,石老师竟然会答应。”程晓雪心情很愉快,眉眼忍不住带上笑意,“赵红应该特别难受吧。”

      如果说赵红第一喜欢的女生是孙露,那第一喜欢的男生一定是许书凡。

      现在她第一喜欢的男同学就这么不上她的课了,稍微想一想她的心里会怎样,程晓雪觉得非常痛快。

      不是她不够宽容,而是赵红的作为确实让人觉得恶心,特别是最后硬生生的,在她还算可以的英语作文上扣掉五分。

      什么样的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学生,孙露就是以公报私,而赵红也一模一样。

      “其实我做出这个选择也是觉得赵红对你实在太不公平了。”许书凡说道,轻轻抿了抿薄薄的嘴唇,“我看到你的试卷做得很完美,可是她还要挑你的毛病,我觉得这样的老师,确实不配为人师表。”

      “我那时候只是很愤怒,她诬陷我的行为。”程晓雪解释道。

      “我也很讨厌。”许书凡认同的说,“只是我觉得大家都被压抑惯了,有什么厌烦的,比如对孙露对赵红都是敢怒不敢言,但是你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这些的。”

      眼底里面又透露出了那种欣赏和赞扬,程晓雪觉得自己有点飘,有点骄傲。

      “对了,我整理了背诵单词的笔记给你。”为了防止自己飘得太高,被这样的小男生所动,程晓雪拿出了自己整理几天的笔记,“上回你不是问我英语单词的背诵方法吗?”

      “大恩不言谢。”许书凡爽爽朗朗。

      平时看上去克制谦逊温文尔雅,但多聊几句之后发现他的性子还是相对开朗的,相处起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所以我的交换呢?”程晓雪也更加的放松。

      和夏琳琳是多年的感情,可是现在和许书凡的交流,让程晓雪很愿意与他亲近。

      这就是个人魅力啊。

      “这就是我离开英语课堂的第三个理由。”许书凡笑着,“既然你在外面看书,那我正好出来给你讲数学题。”

      程晓雪愣了愣,心里感动不已。

      许书凡离开英语课的第一个理由是成绩够了,第二个是也不喜欢赵红,第三个便是要替她讲课。

      “这是不是你初中三年做过最大胆的行为?”程晓雪问了一句。

      “岂止初中三年,是整个十六年。”许书凡嘴唇翘起好看的幅度,让程晓雪有一瞬间的恍神。

      必须原谅她从前的三十多年,一直醉心工作无法自拔,所以在恋爱经验上几乎为零。

      是有相过亲,可是相亲相处的那种感觉就是大家找个搭伙的,并没有恋爱的感觉。

      “来吧,给我讲题。”为了防止自己有什么错觉,程晓雪转移了话题。

      “正好给你讲讲,昨天数学课上讲的几个重点题目,不是很好理解的。”许书凡很是贴心的说道。

      两人才刚刚摊开练习册,就有别的人过来了。

      “谁在那里啊?这是我们的地盘!”粗犷低沉的声音。

      程晓雪只听过一次,但是她认得,这是皮东三人组中石头的声音。

      “你们是……”许书凡站了起来,率先面对那三人。

      他们三人像是形影不离,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牵引着一样,从来都是一起行动,是怕单打独斗打不过吗?

      “东哥,你快看!”浩子这时候发现了程晓雪,激动得不得了,“是那天那个,威胁我们的那个女的!”

      好吧,有句话说冤家路窄,这没毛病。

      该来的总要来,程晓雪收拾收拾练习册,然后站起来,转过身面对三人。

      “石头,你最喜欢看武侠小说那句话怎么说的?踏破铁鞋无觅处。”皮东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抽出了一支烟,叼在了嘴上,“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是这句!”

      “你们要干什么!”许书凡把程晓雪拉了拉,自己站到了前面,“这是上课时间,而且这里是属于学校的地盘,不属于你们任何人。”

      太有风度和担当了,不愧为学校女生的梦中情人,校草提名人。

      品学兼优许书凡。

      主动跟她搭讪讲课呢,程晓雪的思绪飘得有些远。

      “你身后那个女的,上回竟然敢护着外乡人威胁我们,找她好久了!”浩子趾高气昂的说道,一边谄媚的给皮东点上了烟。

      许书凡回过头来,看到程晓雪一眼,虽然眼底有疑问,但是一眼之后依旧盯着那三人组:“你们三个……”

      “喂,这不关你的事儿,你不要在这儿碍手碍脚。”浩子嚷嚷着打断了许书凡。

      “我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学校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我有关。”许书凡说话平稳有度,“你们在学校欺负女同学就是不对,我管定了。”

      学校的那些霸王往往都是欺软怕硬的,许书凡和程晓雪这样硬骨头的态度,反而让他们不好啃。

      “让开。”皮东恶狠狠的说道。

      许书凡岿然不动,程晓雪看着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心里面格外的踏实,也更有力气和勇气了。

      “没关系,我自己来。”程晓雪在许书凡的身侧轻声说道,“我喜欢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说完这句话,程晓雪走到了许书凡的面前,直面皮东。

      皮东正在吐着眼圈,看到面色平静的程晓雪皱起了眉头——他就特别不喜欢这女的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的模样。

      “那你们想怎么样呢?”程晓雪不疾不徐的问道。

      “磕头道歉认错,给我们几个擦鞋,把你的零花钱都交出来。”小混混都有小混混的套路,欺负弱小的事儿,做起来驾轻就熟。

      “如果我不呢?”

      “虽然我们东哥说不打女的,但是,我们有好几个姐们,好久没有活动活动胫骨了。”石头说话跟他的外号一样,都是沉甸甸的。

      他长得也比较凶悍,讲这话是非常有杀伤力的,一般的同学可能都退避三舍,说什么是什么了吧。

      “是单挑还是群殴?”程晓雪还是沉稳非常。

      皮东一愣,直接扔了手中的烟头,上前一步,盯着程晓雪:“你也是在外头混的?”

      “没有。”程晓雪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这么刚,“这么无聊的事情,浪费我的青春。”

      跟这些小混混讲道理,讲对错,讲校规,讲治安条例,等于浪费口舌,他们就是以踩着正常道理规矩的那道线为乐,觉得刺激。

      但杀人放火,抢劫绑架这些,皮东几人也还做不出来。

      对于他们就是,你越弱小,他越强势,你强,他们才拿你没办法。

      “那你怎么敢这么嚣张?”皮东看着这个假小子,上一次在草坝子见到程晓雪觉得眼熟,好像是记得她在走廊上追着一个男生打,把人家打哭了。

      他开始还以为是个男的,结果一开口,才晓得她是女的。

      “那我又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要跟你道歉?”程晓雪反问了一句。

      “你惹到我们了!”浩子嚷嚷着。

      “你们现在还妨碍到了我学习,要不要也道歉?”程晓雪嘴上功夫绝对炉火纯青。

      “学习,哼,偷偷谈恋爱吧。”浩子回敬了一句。

      “你见过谁谈恋爱带练习册?”程晓雪撇了撇嘴,“你怕是没有谈过恋爱吧?”

      “我我我……”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浩子结巴了。

      “够了!”皮东怒喝了一声,“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班的?既然你这么欠揍,我一定成全你,放学后,你别走,等着。”

      “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为什么要等着你。”程晓雪才懒得答应,“我……”

      程晓雪的话还没有说完,皮东这时候突然就伸出手来,想要抓程晓雪的领子,不过他这只手没有触碰到就被另外一只手给抓住了。

      许书凡握着皮东的手腕,冷冷的看着他:“想要动手、打架,直接找我,我奉陪。”

      原本总是带着温润笑意的脸上,此时是一片冰霜,可是这样的冰冷更适合他的眉眼,不怒自威,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平时,这气场他可都是收敛起来的。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头发也是再普通不过的半寸,可整个人就是能帅出一个高度,就连他站立的姿势、握着皮东的手臂肌肉线条都很完美。

      更关键的是,好学生许书凡,此时是为她挺身而出。

      这一刻,身为老阿姨的程晓雪是真的被撩到。

      “你还说你们没有谈恋爱!”浩子很偏题的愤愤不平的喊了一声。

      “就凭你,你……啊啊,放开我的手腕。”皮东原本想恶狠狠的威胁,可是许书凡手上稍微一用力,他就痛得直跳脚,叼在嘴里的烟也落到了地上。

      “放开我东哥,不然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石头沉沉的说道,捏着拳头,就想过来。

      程晓雪上前挡住了石头,歪着头看着他:“你出手了,你们的东哥可就掉价得很了,和人单挑不行,还要兄弟插手,丢人。”

      “诶,你怎么说话的!”

      双方火药味很浓,一触即发就要开战的节奏。

      “叮铃铃——”

      在这僵持的时候,下课铃声响了起来,这个走廊尽头的坝子是有不少人来跳绳踢毽的,铁定会被看见,引来老师就麻烦了。

      许书凡松了手。

      “走。”皮东揉着自己的手腕,扭曲着一张脸,“学生会副主席,好,我会查到你们是哪个班,什么来头,等着,给我等着!”

      周围热闹了起来,许书凡将皮东掉下来的烟头捡起,扔到了垃圾箱里,冲程晓雪暖暖一笑。

      很帅,也很撩人。

      上一世和许书凡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程晓雪从来没有领会到过别人女生形容的许书凡式温柔,即便后来他们还是一个高中的。

      “走吧,回教室去。”

      “嗯,连累你了。”程晓雪极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板寸。

      “没事。”许书凡摇摇头,“放心吧,从小我爸就让我去练自由搏击,那几个小混混还不是我的对手。”

      “那如果他们找社会上那些……”

      “我爸是律师。”许书凡眼神温暖,“不过,你得跟我说说,怎么惹上他们的?我……可以询问的吧?”

      两人一路往回走,程晓雪便简单讲了讲她路见不平被卷入的事情,两人就在教室门口愉快的聊了起来。

      “你会自由搏击啊,我觉得我这么能惹事生非,应该好好学点自由搏击。”程晓雪厚着脸皮提出了这个要求,“你觉得怎么样?”

      “学了好打架吗?”许书凡笑着问。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在家玩的二人游戏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