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国产色老久久

    剧情介绍

    养心殿中站着不少大臣,他们亲眼看着昱王宋长庚被抬上大殿,浑身都是缠满了布条,看起来伤势很是严重。

    见到宋长庚如此模样,皇帝心中的怒气反倒消了一些,在他看来,若是这件事情是宋长庚设计的,倒也不用将自己身上弄出这么多伤口来,所以他看向宋长庚的眼神明显比刚刚柔和多了。

    澄远发现宋长庚表现出来的伤势明显比昨日严重,知道他是在伪装,有些不齿,再瞧着皇上的表情变化,很是不高兴,淡淡的讽刺道:“昱王殿下真是好本事,微臣昨日见殿下的时候,仿佛伤势还没有如此严重,是后来又有人发生打斗了吗?”

    众人一听,看向宋长庚的眼神有些微妙。

    皇帝听了这话,消下去的火气再次冒了上来,“宋长庚,你是否为了骗取功劳,故意设计了劫狱的这出戏?你这伤口是否属实?”

    这时候,随着宋长庚一起前来的东方灼上前替他回话:“陛下,昱王的伤口是真是假,叫了太医来查验便可知道。”

    皇帝觉着东方灼说的有理,便唤人召了太医过来,太医在大殿之上查看宋长庚的伤口,让溃烂的伤口大白于众人眼前,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宋长庚是伤的真的很重。

    伤口是真的,那么要劫走巴霍的人自然不可能是宋长庚派去的,谣言不攻自破,澄远反倒成了众人眼中的小人。

    见此,皇帝倒也放下心来,他有些不悦的斥骂宋长庚:“你这是怎么回事?让你软禁巴霍,你却带着巴霍出城,你究竟是想让巴霍逃走还是不想活了?”

    宋长庚面色苍白,抖着嘴唇回话:“回父皇,儿臣不过是早已经看穿了巴霍的计谋,所以才会将计就计,为的就是将那些试图劫狱的人一网打尽,倒不是为了逞强和送死。”

    说罢,他嘿嘿一笑,干裂的嘴唇上渗出几颗血珠子,有些?人。

    皇上抖了抖肩膀,“我看你就是要送死,你自己那三脚猫功夫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清楚的,父皇,但儿臣身边有东方,有他在,稳,其实这计谋有一半也是东方想出来的。”宋长庚忍着身上的剧痛,笑嘻嘻的说道。

    皇上看了东方灼一眼,淡淡的说了声:“辛苦了,朕自有重赏。”

    东方灼拱手行礼,“不辛苦,为陛下分忧是臣下的使命。”

    皇上不理会东方灼,又看向宋长庚,有些惋惜的说道:“若不是东方灼到的及时,恐怕你就会有性命之忧,你真是太任性了,你的身份贵重,下次还是要以自己的性命为重,若是还有下次,朕定不轻饶。”

    殿中众臣呵呵的笑了起来,他们敬佩的看着东方灼,心道此人有勇有谋挺好的,同时又鄙视的看了宋长庚一眼,心道若是没有东方灼,只怕这位王爷早就到头了。

    明明是鄙视宋长庚的眼神,但澄远却敏感的以为他们是在嘲笑自己,他感受着四面八方若有若有的探究眼神,一时间眉头突突的跳,他很不服气,明明这宋长庚就是假装的,为何他能瞒天过海,获得所有人的信任?

    还能将自己说的如此伟大,还帮东方灼获得了皇上的好感,皇上还对宋长庚各种惋惜和可惜,澄远越发痛恨他,觉着他真是会假装。

    略略思索了片刻之后,澄远准备亲自出手试探宋长庚一下。

    他的想法很直白,那就是自己假装在这大殿上朝着宋长庚动手,他若是动了自然可以说明一切,到时候自己就能跟皇上揭发他了。

    如此想着,澄远便趁着众人不主意的时候,提起了手掌,准备对躺在地上的宋长庚下手。

    幸好东方灼一直都观察着澄远的举动,在他刚要动手的时候,他便出手拦住了东方灼,捏着他的手臂,阴恻恻的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澄远淡淡的收手,“不做什么,就是想看看昱王殿下是否真的伤的很重。”

    东方灼哪里能不明白澄远的想法,听他如此说道,立马找到了借题发挥的好机会,将澄远推远,声泪俱下的说道:“你这人心思好歹毒,昱王为了铲除巴霍的党羽,才会受这样的重伤,你不同情,不感动也就罢了,还诬告他,还要试探他,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对待功臣,那以后谁还会为朝廷效力?”

    这话虽然是对着澄远说的,但东方灼的眼神却瞄向皇上,只差直接问皇上准备怎样褒奖宋长庚了。

    皇上自然也是听明白了东方灼的话,但他不可能因为东方灼一句话,就去嘉奖宋长庚,那样算什么?他这个皇帝不要面子的吗?

    作为东方灼的好友,宋长庚自然明白好友的一片好意,咳嗽着说了声:“东方,别说了,这一切都是我们做臣子应该做的事情。”

    “昱王,您怎么能这样说自己呢?那日,若不是你有勇有谋,懂得将计就计铲除巴霍的党羽,只怕京城会遭到一场混乱,说不定还会连累百姓。”东方灼说的痛心疾首,惹得皇帝频频侧目。

    “你且仔细说说,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为何京城会遭到混乱?”皇帝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便直接问东方灼。

    “别说了!事情已经结束了。”宋长庚极力阻拦,但东方灼还是说了出来:“皇上有所不知,原本,那巴霍是要在京城中逛一逛,明显是要在京城中滋事,还是昱王,一力阻挡,非将巴霍带出了城,您说着不是免去了京城的异常灾难?”

    原来宋长庚将巴霍带出城,也是为了京城百姓。

    众人顿时对他肃然起敬,就连皇帝也不住地点头:“这件事做的不错,若是在城中打起来,必定会被百姓造成损失,不错,不错,你考虑的不错。”

    皇上的亲口夸赞,让宋长庚从嫌疑犯变成了大功臣,养心殿中顿时一片夸赞声,尤其是楚枫,夸得十分卖力,就连宋长庚都有些不解,忍不住偷看了好几眼,心想这楚相到底意欲何为。

    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反倒为别人做了嫁衣,这让澄远很不高兴,他不想白白便宜了宋长庚,便又说:“皇上,即便如此,微臣还是觉着昱王殿下有些贪功冒进,若是他当初别答应带巴霍出门的要求就可以免去此处麻烦。”

    东方灼听了这话,顿时大怒,指着澄远的鼻子骂道:“你这厮好狠的心,昱王殿下哪里就贪功冒进了,他拒绝了,巴霍就会歇了心思吗?不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微臣觉着昱王殿下并未做错,你这人真是小肚鸡肠,不就是昨日殿下重伤,我跟你借了一次马车未果,你就给殿下记仇了?”

    “胡说八道!我哪里记仇了?我只是照实说而已。”澄远的话,变相承认了自己昨日没有给宋长庚借马车,这让皇帝有些不高兴了。

    虽然说他没有光明正大的认回澄远,但是他知道宋长庚和澄远必定是相识的,而澄远竟然见死不救,真是令他失望。

    澄远一看皇上变了脸色,便连忙解释:“回皇上,微臣昨日马车上拉着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所以不适合借出马车,还请昱王殿下谅解。”

    原本,皇后就跟皇上透露过澄远要献宝的事情,皇上一听便明白了澄远的意思,只怕昨日那马车上拉着的正是要献给自己的宝物。

    反正宋长庚也无事,还平安回了京城,皇上也不欲再计较,看着养心殿中的众位大臣,他不禁有了卖弄宝物的心思,便笑着问澄远:“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方便给朕看看吗?”

    澄远大喜,连忙跪下,笑着说:“陛下圣明,那件宝物正是微臣专程寻了献给圣上的,我这就命人抬进来。”

    说完,他立马唤人,两个手下抬着箱子进来。

    这口箱子做的格外精致,雕花和油漆还有做工都不凡,皇上只是看了一眼,就期待起了里面的宝物,原本,他身边的大太监要去打开箱子。

    但皇帝心痒难耐,便要亲自去打开箱子,楚枫见状忙来凑趣,帮着皇上一起打开箱子。

    “砰”得一声,箱子盖打开了,只听嗖嗖的声音,里面飞出两把飞刀,楚枫反应很快,忙将皇上推开,飞刀擦着两人的肩膀飞了过去。

    澄远见状,心中大骇,知道自己中计了,忙将箱子踢走,箱子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摔倒在地上,里面剩余的一柄飞刀,刚好插进宋长庚的肩膀。

    澄远看见宋长庚受伤,只是勾了勾唇,立马跪在皇上面前:“皇上,这飞刀不是微臣放的,一定是有人调包了我的宝箱,还请皇上明鉴。”

    皇上很是愤怒,正准备斥骂澄远,却发现自己有点头晕目眩,嗵的一下跌坐在地上。

    皇帝受伤,殿中的人立马一拥而上,恰好刚刚为宋长庚验伤的太医还没离开,刚好派上了用场。

    皇上得到了救治,宋长庚却被人遗忘在角落,只有东方灼一人看见他受伤了。

    东方灼扑在宋长庚的身上:“长庚,你怎样?”

    这时候,他看见宋长庚的嘴唇逐渐变成了青紫色,他忙喊一声:“飞刀有毒。”

    这一声,恰好提醒了太医,太医忙去看皇上的伤口,竟然已经泛出了青色,他忙从药箱里拿出了一颗解毒丸,要给皇上服下,楚枫见状忙说:“本相也中了飞刀,想必也是染上了毒药,愿意为皇上试药。”

    太医只好将这颗解毒药丸给楚枫喂下,见他没有别的反应,这才给皇上服了药。

    这是他们太医院专门为皇上量身打造的解毒丸药,吃过之后,就有了效果,皇上和楚枫身上的毒素明显清减。

    皇上的神智恢复过来,看见东方灼抱着宋长庚大哭,他连忙让太医帮着宋长庚查看。

    太医从东方灼手里将宋长庚拉出来,发现他的嘴唇已经泛成了青紫色,连忙将解毒丸喂进去,但无奈宋长庚中毒太深,解毒丸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

    他害怕皇上怪罪,连忙跪下说道:“皇上,老臣已经尽力了,但昱王爷中毒太深了,再加上先前受的伤,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听了太医的话,皇上大怒,“放屁!还不快去想办法,朕养你们这些饭桶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眼睁睁看着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太医吓得屁滚尿流,没有法子,只好让人传了太医院的医正过来,而他自己则将用银针封住了宋长庚的心脉,以防毒素扩散太快。

    地上,宋长庚躺在门板上,满脸的伤痕,嘴唇已经涨成了青紫色,两个眼圈也都成了青紫色,嘴皮干裂结痂,东方灼看的很是心疼。

    没有皇上发话,澄远就一直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不知盘算着什么,东方灼起身,找到澄远的位置,飞快的冲了过去,一拳将澄远揍倒,“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想要谋害皇上!”

    澄远跌坐在地上,摸着鼻孔流出来的鲜血,有些愤怒,回视东方灼,轻蔑的说道:“别乱吠,我没有做那样的事情,我是永远都不会谋害皇上的。这是误会,有人陷害我。”

    两人的动静很大,皇上也看了过来,眸中满是怒气,瞪着澄远,“你最好能解释一下,为何宝箱中会忽然飞出两把飞刀,还有为何你踹了箱子之后,飞刀又会恰好插到宋长庚的肩膀上!”

    “这是阴谋,一定是有人想陷害微臣,微臣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情,给皇上一个交待。”澄远连忙磕头,飞快的澄清自己。

    楚枫也跟着中了毒,有些恨澄远,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机会,他忙开口:“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被陷害的,可这宝物是你要献的,这宝箱也是你一手带进来的,进宫门检查的时候,你就没发现破绽吗?”

    澄远是走特殊门路将宝箱抬进来的,这如何跟皇上说?

    可他不说,皇上一定会查,就在太医院医正到来之前,皇上已经查出了澄远是如何将这宝箱运进来的。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国产色老久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