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片 吉泽明野

    吉泽明野

    7.3分 82次评分

    分类:剧情片 大陆 2021

    主演:李庚希,淳于珊珊,洪剑涛,孙华颖 

    导演:周铁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16 10:39:12

    剧情介绍

    “不用盛大,只要用心的就好,就像上次给思雨的那场婚礼一样。”

    “好。”

    “纪羽非,去趟花店,我想去看看。”

    车子开到花店门口,林远鸢进去看了看就出来了。

    在车上的纪羽非刚准备下车,林远鸢便出来了。

    “怎么?你不坐会?”

    “不坐了,明天早上就回来。”

    将安全带系好,亲了亲伸过头来的纪羽非。

    纪羽非先是一愣,后来便开心的笑了。我的鸢儿终于开窍了。

    “鸢儿,你刚才……”

    “我刚才去告诉小兰,我要结婚了,让她准备份子钱。”

    “哦!其实我想说的……”

    林远鸢的手机里传来了思雨的声音。

    “老林,你咋了?是不是纪王爷欺负了?他怎么欺负你了,你说,姐么这就提刀过来。”

    听见袁思雨的声音,纪羽非转头,专心的开车,他的鸢儿终究还是个榆木脑袋,开不了窍。

    林远鸢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她要领证了,这个消息必须要告诉思雨,所以才拨通了电话。

    两个人在电话里聊的很火热,从结婚到订娃娃亲,再到未来的亲家关系。

    “老林,我该吃饭了,你明天领完证记得给我发照片。”

    “好的。”

    挂完电话,林远鸢哼起了歌。

    “鸢儿,心情不错啊!”

    “嘿嘿。”

    “心情不错的话,那等会到家了,咱们得给做亲家做准备呀!”

    “做亲家有什么好准备的?”

    “做亲家首先得有孩子。鸢儿。”

    “纪羽非你开车!”

    “我就在开车。”

    此开车非彼开车,林远鸢美好的心情就这样毁在了这两个字上。

    这一闹,打破了刚从林远鸢家里出来的冷清清的车厢。

    林远鸢的心还是很激动,憧憬着领证的画面。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活的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一个平行的时空,可眼前人便是心里人,这个不会有假。

    车子开进了车库,林远鸢从副驾上下来,迎上了前来的陶妈。

    “陶妈。”

    “怎么样,小鸢。”

    陶妈的眼神里满是期许,她的王爷,虽已长大,但自己毕竟奶他长大的,还照顾了这么久,早就当作自己的亲儿子了。

    “嗯……”

    林远鸢突然害羞了起来,一路上对思雨说的时候不会害羞,可到了陶妈这,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纪羽非从车上下了,拍了拍身上的褶皱,很开心的对陶妈说:“陶妈,你准备准备,我和鸢儿明天去领结婚证。”

    “好,好。”陶妈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王爷终于等来了王妃。

    这个消息让大家都很高兴。

    两个当事人是最高兴的吧!

    “鸢儿,进来换衣服。”

    “不用了。”

    “过来。”

    “哦!”

    见两人腻在一起,陶妈去了厨房,准备晚上的饭菜。

    林远鸢进屋后,纪羽非将她抱的死死的。

    “额,纪羽非,疼。”

    纪羽非很想将林远鸢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很用力地抱着她,他害怕她再次离开了。

    “你轻点,再这样抱着,我身上的骨头都要断了。”

    林远鸢被抱的完全动弹不得。

    许久,纪羽非才缓缓的松开,却还是抱着林远鸢,他将头放在了她的面前,吸着她身上的香气,呼吸声音加重。

    “纪羽非,你别睡着了,你想睡的话躺床上睡,我腰疼。”

    腰疼?夜夜笙歌,能不腰疼吗?

    纪羽非上半身还是保持着原样,双脚在不断移动,到了床边,抱着林远鸢转了个圈,倒了下去。

    纪羽非在下面,而林远鸢在他的上面,由于身高的原因,林远鸢倒在了他的胸前。

    躺下的那几秒,林远鸢清晰的听见他的心跳。

    复又抬头,望见一双深深的眸子,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纪羽非。”

    “嗯。”

    “上一世你有那么多的人,这一世你只能有一个人,你愿意吗?”

    林远鸢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些许担心,上一世他曾娶了别人,还不止一个。

    他若说愿意,她便与他白首不相离,如果做不到,她宁愿自己过一辈子。

    纪羽非从床上起身,环住面前人,又用右手扶住林远鸢的脸。

    “鸢儿,看着为夫。上一世为夫错过了,以为只要自己如此,才能让你不去痛苦,我与她们都是作戏,这,一直装的是鸢儿 。这一世为夫只想与鸢儿一双人,千难万险也阻止不了。”

    林远鸢愣住了,她没想到他会给自己解释这些。

    “那,我们说好,这一世,只能属于对方一个人。”

    “嗯,说好。”

    林远鸢的心终于放下了,至于奶奶说的什么命格,才不管呢!上一世,他们成亲前就找人算过了,是天作之合,历经磨难,终成眷属,现如今真的应验了。

    “鸢儿,你放心好了,我们会在一起的,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嗯。”

    两人相对,四目相望,心穿了千年。爱你,就想和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鸢儿,我……”

    纪羽非带着林远鸢去了巫山。

    纪羽非曾说她这千年没有尽过妻子的义务,所以一到两个人的时间,便拉着她共赴巫山。

    “鸢儿,你这辈子就永远是我的了。”

    “那你也是我的,不准改变。”

    “从里到外都是你的。”

    “纪羽非,我饿。”

    “那就下去吃饭。”

    “好。”

    两人穿了情侣睡衣,上面绣着凤穿牡丹,像是特意做的一般。

    二人下来时,陶妈在客厅看电视,见了两人,心里祈祷,老天,就这样挺好,我们一起生活,然后小鸢在生几个孩子,家里就更热闹啦!

    “爷,小鸢,你们先坐会,等会就可以吃了,我去准备准备。”

    “陶妈,我和你一起去。”

    “好。”

    林远鸢来到厨房,看见天然气灶上炖着一个陶罐,里面散发着香味。

    “陶妈,你的手艺真好。我都饿了。”

    “小鸢喜欢就好,这些年和爷一起生活,我学会了不少东西,等你闲下来我慢慢做给你吃。”

    “闲下来?”

    “对,等你在家坐月子的时候就闲下来了,我慢慢做给你吃,保证不重样。”

    “陶妈!”

    林远鸢的脸红了,端着刚盛好的鸡汤去了餐厅。放下鸡汤,她很慢的动作,不是怕撒了,而是脸还红着。

    “小鸢,这个蒜蓉西兰花好了,你来吧!”

    林远鸢听见厨房林妈的呼唤,纠结了一会还是过去了。

    坐在旁边喝茶的纪羽非对她笑了笑。

    “快去,鸢儿。”

    “哦!”

    林远鸢去了厨房,陶妈还在忙活。

    “小鸢,害羞个什么,陶妈我是王爷的奶妈,是过来人,我都懂。我老了,这些年和他一起走过来,把他当亲儿子看待,所以盼孙子盼的急切些。”

    “嗯。陶妈,谢谢你,这些年陪着他,让他至少不是一个人。”

    陶妈将西兰花盛到盘子之后,浇上蒜蓉。

    “小鸢若想谢我,就和他好好的,然后给我生一堆孙子孙女。”

    “陶妈,我。我。”

    “小鸢,我只当你答应了。你先送过去,我把最后一个菜炒好就过去。”

    “嗯。”

    林远鸢端着菜盘去了客厅。

    这回不再是慢腾腾,弯腰,将盘子放在了桌上。桌子是长的,足够容纳很多人吃饭,而今天就他们三个人,他们坐在靠上的位置。

    纪羽非坐中间,陶妈与林远鸢坐两边。

    晚上陶妈做了几个菜,林远鸢将鸡汤放在了靠后的位置,将几个小菜调了调顺序,转身去收拾碗筷,却扑进身后的人怀里。

    “啊!你干嘛!”

    “鸢儿,陶妈给你说什么呢!我也想听。”纪羽非的手伸到了林远鸢的腰间。

    “没说什么,真没说什么。”林远鸢的双手急忙地摇起来。

    “真的?”纪羽非的脸接近林远鸢。

    他不会又想亲?这可是餐厅耶!等会陶妈进来,这太尴尬了。不行,不能这样。

    “陶妈说,说想抱孙子。”

    “那,那你怎么说。”纪羽非的眼睛亮了,等着她的答案。

    “我……我……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呀!”

    “谁能决定?”

    “你。”

    “那好,以后这事得听我的。”纪羽非放开了手,很满意的笑了。

    “去吧!陶妈那边应该差不多了。”

    林远鸢如负释重,跑去了厨房,这两人,真是在一起生活久了,思想都一个样。

    拿上碗筷,和盛好菜的陶妈一起出了厨房。

    三人到齐,坐下来慢慢的吃饭,边吃饭边聊天。

    “小鸢,你爸妈没有问你,怎么认识我家王爷的?”陶妈还是很想知道她家这个小鸢在父母面前是什么样。

    “我……”林远鸢看向纪羽非,她也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说自己穿越了,而且早之前就和纪羽非成亲了,还生了两个孩子,她爸妈不觉得她疯了才怪。

    纪羽非倒先开口了。

    “我说的,我是她家花店的老客,常在她家花店买花认识的。”

    “那小鸢父母对你怎么样。”陶妈不愧是经历过世事的人,一抓抓厉害的问题。

    “我也很好奇,你怎么搞定我爸的?”林远鸢的筷子一头杵着自己的嘴,看着纪羽非。

    纪羽非放下碗筷,很平静的说了句。

    “我们是知己。”

    知己?林远鸢在怀疑自己,难怪自己那固执的老爹突然那么明事理,原来是知己。不对,这女婿和老丈人成了知己,这也太不好说了吧!

    陶妈在对面点了点头,很满意她的王爷,却又有问题。

    “小鸢,你和王爷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世人皆说你是端朝林相爷的长孙女,可又听说你是从天而降的神秘女子。到底是怎样的?”

    “哈哈,陶妈,咱先收拾碗筷,等会慢慢的给你讲来。”

    林远鸢打了个饱嗝,去卫生间洗了洗手。

    从卫生间出来,看见客厅里纪羽非泡好了茶,还准备好了瓜子。

    “你这是?”林远鸢又些费解,现在八点了,这个人不是早睡早起,怎么像是办起茶话会一样。

    “我想知道你在遇见我之前的故事,还有……”

    这人是吃醋了。在遇见他之前,她遇见的是于弛原。

    “纪羽非,他已经淹没在了时空里。”

    “我想知道。”

    “好,等陶妈来了,我说给你们听。”

    林远鸢坐在了沙发上,手里端着纪羽非刚泡的茶,她要润润嗓子,整理一下穿到宋朝的故事。

    陶妈到后,也在沙发上坐着,虽是冬天,家里的地热和空调让温度很适宜人的生活。

    “那我开始讲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嗯。”

    “在遇见你们之前,我和思雨穿到了历史上的宋朝,刚开始的时候惹出一系列的笑话,为了方便,我直接用名字来讲。”

    猜你喜欢

    49406

    夜色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