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婷婷五月工

    剧情介绍

    眼看就到了二月初一,但胡珊这学习的速度之快,也让孙若兰有些吃惊:“哎我说大乔,之前对你来说这可是对牛弹琴,怎么最近学的这么快,乐理一点就通啊?”

    胡珊自知本人本不是她真女儿,所以也不好揭穿:“娘亲,你看您都这么聪明,难道我还能是个傻子吗?”

    这话被孙若兰听进去,乐的笑开了花儿:“哈哈哈,没想到我女儿这么会说话了,这嘴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说完脸色也暗沉了下来。

    胡珊也知道,毕竟自己女儿明天就要出嫁,离开自己了,做母亲的肯定会舍不得,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谁也挡不住,只能做安慰了:“娘亲,嫁出去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您的,况且是嫁人,又不是去地狱,想见还是可以见的。”

    说完,孙若兰脸色也稍微有所好转:“哎,女儿长大了,想留也留不住了,那今天就先练到这儿吧,扶我起来。”

    胡珊匆忙站起,慢慢扶起母亲。母亲让下人拿两件披风来:“算起来,你父亲也快到家了,走,陪我去门口等着。”

    胡珊穿起披风,扶着母亲,径直走向了门口。

    不一会儿,一位身披盔甲的人骑着马,带了一队人马从远处走来,英姿飒爽。

    孙若兰见到这一幕,虽然嘴角只是微微上扬,但看的出,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儿。当父亲走到跟前的时候,孙若兰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久违的感觉,让她急步走向了上官栩。胡珊也扶着母亲走向了父亲。

    孙若兰脸上的喜悦一直没有断:“夫君!”

    胡珊也喊了一声爹爹。

    上官栩远远的下马,也急步的向这边走来。

    走到面前的时候,孙若兰又喊了一声夫君。此时上官栩也轻轻的喊了一声兰兰,一叫完,两人便抱在了一起,完全不管旁边的女儿,胡珊也只好尴尬的说了一声:“已经到家门口了,你们俩就不考虑先进家门口,回家了想怎么抱就怎么抱的?”

    这句话说完,两人才慢慢的松开。上官栩似乎也有点不爽:“你说你这女儿,我只是在这儿抱一会儿,你在旁边吵什么?算了,先回家吧。”说着还一只手挽着孙若兰,完全不管旁边的胡珊。

    此时,上官大海也在门口迎接了。上官栩见父亲在门口,便迎上去喊了一声父亲。

    上官大海见到自己的儿子,万分激动:“哈哈哈,儿子终于回来啦,赶紧进屋,都等着你吃饭呢。”

    刚一进大门,上官栩就扶着自己的父亲,胡珊就扶着孙若兰,走进了屋子。

    席间一直有说有笑的,不过胡珊的印象里,上官大乔好像还有个哥哥,是一同父亲外出镇守边关的,所以问起:“哎爹,这次怎么就您一人回来呀,哥哥呢?”

    上官栩也是直率:“哎我说你这小丫头,怎么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如果我们俩都回来了,那边关怎么守?”

    不过上官大海却看的开,毕竟征战沙场几十年了,解释道:“乖孙女儿,这也得多谢你呀,结婚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你父亲就回来了呀,等过些日子,你父亲去镇守了,你哥哥就可以回来几天啦。”

    这一说完,父亲也平和了很多:“哎你说这时间过得还真快,这一转眼,十六年就已经过去了,回想当年,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就这么点大,现在都要嫁人了,哈哈哈!”说着还用手比划,引得哄堂大笑。

    胡珊本来还想着今晚最后一夜了,如果不来一个单身派对,都对不起这么好的身体了,但父亲一回来,便打消了这种想法,因为好不容易的团聚,上官大海太激动,让这些人一直陪着自己。既然这样,那也出不去了,不过晚上也算是家庭派对吧,母亲弹琴,父亲练武的,已经很不错了。

    晚上,宫里也派了几个宫女过来,在蕃篱的带领下,让宫女们打包行李。这不捡还好,一捡起来,真是一箱又一箱的,还好这些宫女心灵手巧,也很勤快,但就算勤快,也清理了两个时辰。

    按照宫里的规矩,子时一到,这些宫女要跟上官大乔的长辈讨喜钱,讨完喜钱后还要在府上住一宿,明日一早便给出嫁的人梳妆打扮,一切的胭脂粉黛以及凤冠霞帔由宫里面出。这一切都顺利的进行。

    这接亲的排场肯定不小,按照宫里的规格,王爷娶亲,需要十二台大轿,封锁接亲路线,不允许无关人员私自闯入,另需禁卫军一百八十八人做随行护卫以及抬轿夫以及车夫。

    引路人喊到:“新郎到,收拾行囊,准备离府。”

    胡珊的房间,母亲在旁边不停的流泪,父亲也润湿了眼眶,一时说不出话。

    虽然胡珊跟这些人没有一点关系,但还是替这上官大乔下跪磕头。

    门外已经准备好,胡珊也做了最后的道别:“父亲,娘亲,女儿先走了。”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身处其中,胡珊也开始哭泣。

    上官大海临时也来了一句:“好孙女儿,一路走好!”说完,回过头来抹了抹眼泪。

    胡珊也替上官大乔嘱咐了一声爷爷:“爷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说完还向房里的父母说了一声:“父亲,娘亲,女儿走了。”说完便转身,因为胡珊已经看到上官大乔的父母流泪不止,再回头怕自己也受不了,所以干脆头也不回,直接进了轿子。

    引路人高喊:“起轿,挑夫回府,新郎新娘入宫行天礼。”

    出门时,胡珊除了自己的东西,也只带走蕃篱,算是孤独了,不过听到这行天礼,这倒是新鲜,胡珊心想:“之前看电视剧里面没这一项啊,难道是电视剧里胡诌的?算了,不管了。”

    引路人:“一拜先祖,二拜圣上,夫妻对拜,礼毕,出宫。”

    胡珊这心想:“呵呵,这古人还真会玩,这拜堂还有这么一出,居然是在众先帝灵位前一拜,然后还要去皇帝面前二拜,最后才对拜,果然,这位置越高规矩就越多。”

    这胡珊一天都这么瞎折腾,好不容易才到了七王爷的府上,送回房间,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在七王爷府上的客厅中,摆了多桌酒席,客人们纷纷前来报喜。与七王爷一桌的自然都是自家人。不过多数人因政见不和,有些只是低头喝闷酒,丝毫不理睬别人。

    六郡主端起酒杯,对七王爷说:“七弟,今日大喜,来,做姐姐的敬你一杯。”六郡主算是其中特殊的一个,一直保持中立,也放弃了参政的机会,这样一来,内外都吃的开。

    七王爷面如桃花,也喝下这杯酒。

    八王爷也面带微笑的说:“七王兄,听说嫂子可是我们整个帝都四花之首,哈哈,你以后可要好好享福啦。”这八王爷虽然参政,但论智谋以及朝堂至上的威慑力,还远不及其他几位皇子,所以其他几位皇子也没把这位最小的弟弟当回事,但小时候与七王爷年龄相仿,所以这八王爷还是向着七王爷的。

    七王爷一听,便开心的乐开了花儿:“哟,八弟,这帝都四花还有两个未成亲的,要不改日让父皇也给你说一门亲事,怎么样?”

    八王爷一听,这也害羞了,说话也有些许结巴了:“这……七哥,我……我还小,有小妾陪我就可以了。”这一说完引得一桌人噗嗤的笑出了声。

    四王爷此时也静悄悄的下桌了,一个人,一个杯子,一壶酒。不过坐在一旁的九郡主貌似还是闷闷不乐的。

    今天七王爷作为东家,所以只好由七王爷问起了:“九妹,似乎有心事啊,怎么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说完,九郡主脸色还是在一旁苦着,一句话也不想说。可能七王爷今天高兴,一时兴起,说了句:“九妹,有什么问题跟七哥说,天大的事儿有七哥帮你做主。”

    话音刚落,九郡主就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七王爷,嘴角渐渐上扬,还没等九郡主开口,七王爷就知道这九郡主要说什么了,所以只好尴尬说:“你不会是让我帮你找那个人吧?”

    这刚一说完,九郡主就兴奋了起来:“哈哈,七哥,你真是妹妹肚子里的蛔虫啊,这都知道。”

    不过七王爷也很难为情,因为最近这几天一直没碰到那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可能要等到那个人成亲之后了,所以只好安慰九郡主:“我说九妹,你就省省心吧,我这几天都快把整个帝都翻了一遍都没找到,哎!不过好像之前跟他喝酒的时候聊过,他好像也是今天成亲。”

    六郡主突然想到一件事:“这按大姜律法,若皇室成亲,全国百姓不可当日接办婚礼。七弟,近日我们皇室可就你一人娶亲,你们俩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这刚一说完,九郡主就来气了:“好啊七哥,你不帮我就算了,没必要给我添乱吧。”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婷婷五月工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