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热门番号

    剧情介绍

    “大小姐,此去巴蜀,山高路远,就咱们两个人,会不会不太安全?”

    阿青带着容云曦的随身衣物,看着外边极其简陋的一辆小马车,忍不住担忧了起来。

    “武德侯府这么多家丁,咱们不带几个?”

    容云曦对她眨了眨眼睛,“咱们不用带,有人保护咱们。”

    “啊?”

    阿青疑惑的睁大了眼睛,像只呆头鹅,容云曦心里却涌起一阵暖意。

    远祁舅舅把翠微调走,应该还会安排别的人过来,只不过到今天都没有消息,应该是在暗处保护。

    “时候不早了,走吧。咱们尽量早些回来。”

    容云曦和阿青上了马车,在京城南郊一个隐蔽处离开了京城。

    两人坐在马车里,容云曦还在看医书上对冬虫夏草的描述,阿青坐在一边有些无聊的打着哈欠,“大小姐,这个药材这么金贵,为什么一定要您去找呢?”

    容云曦闻言抬起了头,“你是想问这么名贵的药材,世家大族们必定趋之若鹜,完全没必要我自己去是吗?”

    阿青点了点头,“只要消息放出去,肯定有的是人找。大小姐独自一人亲身前往,奴婢觉得太危险了。”

    容云曦把手上的医书合了上去,面色严肃道,“其实我亲自去的主要原因,是想把这种药材的加工工艺和药材采集掌握在百草堂手里。”

    “消息放出去容易找是不假,但找到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药材我们也未可知不说,百草堂也会失去一个绝好的赚钱机会。”

    “毕竟这可是一个闻所未闻的新药,记载的药用价值又这么高,如果真如书上所说,必定千金难求。”

    阿青看着容云曦的眼神都变了,“大小姐你还想到了国医府药铺的事儿啊,我就想不到那么远去。”

    容云曦一笑置之,淡淡道,“以前我也想不到,甚至没想过官家女子迈出门去经商,读书,做官,科考,女人一辈子嫁个好夫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赚的一个才貌兼得的美名,就这么过去了。”

    “后来呢?”

    阿青问。

    容云曦的目光垂落了下来,似在怀念,话语里满是潮湿的哀伤,“后来我做了一场凄惨的梦,梦里我最亲近的人全都死了,回过神来时,才发觉女人就算嫁了个好夫家,也是没用的。”

    “把最好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旁人身上,终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阿青看着容云曦,心里有点发怵,“大小姐现在那么多人宠着您,不会再做那种梦了。”

    “嗯……不会了。”她的手指在书皮封面上轻轻摩挲,好似在对谁说这句话,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后来罗掌柜主动找上了我,我才开始想着出去经商做生意。”

    阿青笑了起来,“照这么看,大小姐您日后说不定还能入朝做官呢!大齐之前就有过开放女子科考的先例,只不过在先皇时期被废黜了,据说是因为一个传奇女子呢!”

    “传奇女子?”

    阿青道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之间微变,目光转向了别处,“这个……这件事自从先皇驾崩后就成了禁忌,奴婢不敢说。”

    传奇女子……女子……

    容云希的脑海里不知为何浮现出了明喻绝美的一张脸来,“和我舅舅有关?”

    阿青支支吾吾的回答着,“哪儿能呢……怎么会和远祁大少爷有关,大小姐您就别问了,也……也怪我,突然之间和您说这种话题。”

    阿青现在二十有七,比容云曦大上一轮,算起来和齐湛同辈。

    那年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看来是当年下旨三缄其口了。

    容云曦目光审视了一番阿青,想着是问不出什么话来了,也只好不再追问。

    目光又落到面前这本娘亲留下来的医书上,容云曦的神情又变得越发深邃起来,齐湛被打发去守皇陵,为什么会被下了寒毒。

    按照远祁舅舅和齐湛的关系,远祁舅舅的医术只比自己高,不可能比自己低,为什么远祁舅舅不帮齐湛治寒毒呢?

    还是说,这个寒毒……本身就是远祁舅舅给齐湛下的?!

    想到这里,容云曦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手指握着医书的页脚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远祁舅舅当年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太医院,失踪五年回来后一举金榜题名中了状元,没用几年就成了大齐开国以来最年轻的丞相。

    他是故意这么做的?故意不让齐湛赢,故意……造就了现在局面?

    但是九年前的远祁舅舅,怎么会知道现在的事情?

    容云曦越想心里越发寒,这一切都太过诡异和难以置信,唯一能让容云曦想到并且解释的通顺的理由,只有一个。

    远祁舅舅在前一世死了以后和她一样,也重生了。

    不过,远祁舅舅重生到了过去,具体是多么久远的过去,容云曦并不知情,但至少最近的时间,必定是九年之前。

    但这真的可能吗?

    容云曦心思一片沉郁,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在马车的颠簸下不久就累的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天色将晚,车夫把马车赶到了最近的一家客栈。

    阿青按照吩咐好的,叫醒了容云曦,“公子,淮扬到了。”

    容云曦迷迷糊糊的被摇醒,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趟出门是女扮男装,翠微帮她搞得易容术连她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

    淮扬隶属于淮扬郡,位于京城以南约莫十几里,淮扬城门,就是容云曦和阿青离开京城范围首先要过的第一道关卡。

    “阿青,你去叫小二烧热水,我先上楼。”

    “是,公子。”

    阿青去找小二,容云曦带着包袱上楼收拾,上楼时迎面遇到一位秀气的年轻小生。

    说他秀气,是他穿着一身青袍,外罩一件湖蓝色薄纱褂子,长发在头顶束起,用头巾松松扎着,一张小脸白净,唇红齿白,笑起来浑身上下便满是一身书生气。

    容云曦看着面前这位小公子,不知为何竟感觉有点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经过的时候便多看了两眼。

    书生有一双极其妖媚的眼睛,远看好若桃花剪水般漂亮,似乎注意到容云曦在看他,微微侧过头回给容云曦一个清浅有礼的微笑。

    容云曦的脸极其不争气的悄悄爬上一丝红晕,连忙快步上了楼。

    怎么会对一个陌生的书生!

    她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微微小喘着气,脸颊上的红晕还未散去,一边在心里疯狂的宽慰自己,“一定是因为和齐湛有点相似的原因,一定是这样的!”

    这么想着,容云曦的心情逐渐得到了平复,脑子里却全是齐湛的身影,暮色下的天空显得越发迷离和动人,窗外高大的枫树在风中轻轻摇曳作响。

    容云曦一时之间失了神,忍不住喃喃自语着,“就这么一声不吭的从京城走了,齐湛那家伙知道以后,肯定会极其不满的冲过来装可怜吧?”

    “公子?”

    阿青的声音把容云曦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容云曦尴尬的连忙回了神,“阿青?小二那边吩咐好了吗?”

    “吩咐好了,等会儿会有人送热水上来。”阿青说着,脸颊却悄悄的红了,“公子,咱们待会儿真的不下去吃饭吗?”

    容云曦眉头一挑,就知道这个丫头的心思了,故意转了转眼睛,询问起来,“怎么了?是楼下那位小公子太好看了?”

    阿青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害羞的转过身去捂住了脸,“哎呀公子您说什么呢!”

    “既然不是想去看漂亮公子哥,那咱们就不下楼吃饭了。”

    容云曦成功把阿青给引上了钩,阿青一听这话便立刻转过身急切道,“别呀公子,方才上楼时您不也瞧见了吗?那位公子那么漂亮,您真的不想认识一下?”

    “我看那位公子貌美,比之七王爷都不在话下呢!”

    容云曦挑眉,“七王爷?”

    阿青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自己大小姐好像一直都对七王爷没什么好感,连忙摇头否认,“没,没什么。奴婢说错话了。”

    容云曦看着阿青,认真道,“没什么,你直说便是,你觉得那个公子和七王爷有点儿相似?”

    “啊?”听到这句话,小丫头明显愣了一下,“和七王爷……有点相似?”

    说到此处,她迫使认真的思考了一番后,眼睛逐渐睁大了,“第一眼见没什么印象,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好像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

    “哪里?”

    阿青说着就有点儿红了脸,“七王爷那么貌美的人,一举手一投足和旁人都是不同的,自然容易分辨。”

    容云曦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就是神似了……?”

    “可能吧……”阿青脸红道,“不过或许好看的人都是那样的呢?”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下去看看,”容云曦道,“方才那位公子不是也下楼吃饭去了吗?”

    阿青的眼睛亮了起来,欢快的像只小鸟一样,就差没有原地打个旋儿了。

    容云曦下楼的时候,在客栈一楼大致扫了一眼,那位年轻公子正坐在一个僻静角落,身边站着一个一身黑的人,看身形似乎是男人,一张脸被被黑布蒙掉大半张脸。

    黑衣人似乎是注意到 容云曦的目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眨眼间锐利的盯紧了容云曦,她刹那间感觉像是被一只鹰,盯紧的猎物,脊背一阵寒意蹿了起来。

    年轻公子似乎也注意到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容云曦的方向,又对黑衣人说了些什么,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向容云曦的方向走了过来。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热门番号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