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久久卫生间撒尿

    剧情介绍

    “不会是真的生病了吧,体温好像有点高。”李唯试了一下沈侑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热。

    “我去给他买点药吃上,明天早上不退烧,送他去医院稳妥些。”奈何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的沈侑本能的紧紧抓住李唯不松手,老板娘站在李唯身后:“我去给他买吧,你守在这,你看看这小伙对你多要紧,都病成这样了,这个时候了还紧紧抓着不撒手,你可得珍惜。”

    李唯坐在沈侑的床边,难得看到他有这么脆弱的一面,李唯闲来无事开始发呆静静的看着沈侑,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的男人熟悉无比却有的时候让自己琢磨不透,以前自己拼命的想抓住他的时候抓不住,现在他用仅有的一丝力气不放手。

    手机铃声打破了片刻的安静,李唯无奈的起身翻找沈侑床边的手机,她无意窥探沈侑的隐私,只是源源不断的声音确实有些吵得人心烦,手机屏上一大串显示的未接电话,一大堆发送来的工作信息,李唯看着那边书桌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堆的文件,她也在项目工作过,她知道沈侑作为马上接任的蓝山湾三期项目负责人,手里的工作到底有多忙,白天全程陪着自己,晚上熬夜赶工。

    李唯无意中看到沈侑的手机屏保,忽然有些触动,背景照片是两人初入大学校园门前的合照,难得照片中两人相互依偎,笑颜如花,而这张照片李唯因为特别喜欢挂在了沈侑的那个秘密小居室里,而在不久前,她从那里拿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撕毁了那里所有属于他们记忆的照片,甚至为了气沈侑故意将一堆碎片散在桌子上,但是她没有想到沈侑默默的修复了照片存成了手机屏保,原来其实他很珍视的可能不仅是照片可能是属于那个时候的回忆。

    重要事件提醒弹了出来,李唯本以为是工作,可是没想到沈侑最重要的事件提醒居然是准备和自己订婚宴的倒期进展安排。这个自己上次玩味兴致提出的订婚宴,沈侑却真的上心了,不仅亲力亲为而且事无巨细,甚至精细到宴会上布置的鲜花,是自己最喜欢的,蛋糕和甜品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预定的款式,甚至夸张到连自己的礼服和妆发都挑选好了款式,李唯从来没有想到沈侑会对这样的事付诸全部的心力,而且是在被告知这场订婚宴是一报还一报自己会逃婚独留他一人的前提下,李唯的心里莫名的被刺了一下,她忽然有些忍不住的抽泣起来,她分不清是感动,还是这么多年自己这么的喜欢眼前的这个人终于等到了迟来的回报。

    李唯的眼泪滴在了沈侑紧握着她的手,昏昏沉沉的沈侑似乎有些清醒,他有些吃力的抬起身子看着李唯:“我没事的,我是不是总是这样惹你伤心。”

    李唯一边有些掩饰的擦着眼泪,一边咬牙切齿的说:“你知道就好,以后少来招惹我,懒得理你。”转身要走。

    “唯唯,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沈侑拉着李唯的手就是不松开,李唯回过身来看着他,这个一向心肠硬,气质冷的男人最近总是不经意间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许的什么愿,那我告诉你,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我们能回到从前,我不想说是因为我把你当做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是我现在唯一想要实现却怎么也努力不到的愿景,而你最重要的人里却不再有我。”

    “那你为什么不说。”李唯又羞又恼的说。

    “因为我也要面子,所以活受罪。”沈侑说完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将李唯抱在怀里。

    “你记不记得,以前你感冒生病的时候,总是这么耍赖,非让我抱着你,说这样病气会分散,把病气就可以度给我,好的快些。”

    “我以前怎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理论。”李唯说完又有些心虚好笑,当时不过是想占沈侑的便宜而已。

    “我不管,吸收了你这么多年的病气,这次也换你度我了。”沈侑霸道的把李唯拽在自己的被窝里。

    “你看起不像是生病,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不会是装的吧。”李唯狐疑的抬起头,重新审视这个搂着自己的男人。

    “我感觉好冷,需要你的体温温暖我。”沈侑一脸不自然的说出了肉麻的违心话,李唯听完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但是还是主动的又贴近一些,这招是李烁教沈侑的,没想到还蛮受用的。

    早上一缕阳光照进来,李唯在沈侑的怀里醒了过来,看着目光灼灼的的沈侑:“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身体好些了么。”

    沈侑没有说话,一个吻缠了上来,那样深情殷切,两个人缠绵在了一起。

    最终剩下两天的行程计划都被打乱了,李唯在不合适的夏天穿着高领衬衫归来,韩依依在接机的时候看着牵手走来的两个人迎了上去。

    韩依依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唯,弄得李唯浑身不自在越发掩饰的又整理了一下子自己的衣领。

    “大热天的穿着高领衣服,看来果真这个行程一片火热。”韩依依一脸坏笑的说。

    “韩依依,你够了。”李唯一脸娇羞的说。

    “大家好歹也是过来人,跟我装什么装。”韩依依拿过李唯的背包塞给沈侑:“东西你替她拿回家吧,怎么不得给个说法。她我今天带走,剩下的工作交给你了。”

    沈侑很自然的接过李唯的东西,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别闹的太厉害。”

    李唯撇撇嘴傲娇的看着他:“要你管。”

    韩依依揽着李唯,看向沈侑:“有我陪着她,怕什么,都是熟悉的人,这人要是喝醉了,你放心我们都不愿意招惹她,绝对交给你。”

    “韩依依,你学坏了。”

    韩依依和李唯来到“缘尽”不过现在改成了“破茧”,店铺重新开张,里面重新装修,格局和以前变化不大,但是色调比以前明亮。她们来到门外,李唯看着正是营业的黄金时间段,店外挂着“暂停营业”

    “不会又有什么事吧。”李唯有些狐疑的走上前。

    “能有什么事,现在天下一片太平,今天不营业是专门为了你们两位。”阿彪从里面迎了出来。

    “我们的面子好大啊,阿彪老板好。”李唯上前主动和阿彪来了一个拥抱。

    “今天都有谁,我好期待呢。”李唯迫不及待。

    “都是老熟人。”阿彪带着他们来到大厅。

    果真都是老熟人,一切好似回到了过去,李唯一脸震惊的看着居然里面有宋晓飞:“宋晓飞,你居然会在这?”

    “好朋友当然在这。”冯晨坐在宋晓飞一旁。

    “黎婉呢,怎么没有见到黎婉?”李唯坐在阿翔身旁全场搜寻并没有看到黎婉。

    “她应该不会来,正和钟逸环游世界呢。”冯晨一脸开心的说。

    “那么酷,环游世界,我也想环游世界。”李唯一脸羡慕:“就是希望她过得开心。”

    “婉姐过得很好,有我哥陪着她,他们现在应该正在西藏。”宋晓飞似乎对黎婉的行程了如指掌。

    “这第一杯我觉得不论婉姐在不在,我们都要替婉姐幸福的新征程干一杯。”阿彪领了第一杯酒。

    李唯看着身边提到黎婉总是一副怅然若失的宋晓飞,有些好奇的凑上前:“这里也没有别人,实话实说你是不是暗恋过黎婉。”

    韩依依也好奇的看向宋晓飞,宋晓飞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自己闷头喝闷酒。

    吵吵闹闹,酒过三巡,阿彪突然喝着喝着呜呜的哭了起来,谁能想到外表魁梧,一脸凶悍的阿彪多愁善感起来,阿翔在一旁一边一边嫌弃的安慰他一边无奈的看着周围的人:“他最近就这样喝的一多,动不动就哭。”

    “我们出生入死,可是现在倒好,他死的不明不白的,我想三哥了。我们现在这样的生活是他拿命抵的。”阿彪哭着抬起头。

    李唯有些醉意,话也变得很多:“原来你真的是老三派过来的卧底。”

    “我才不是,我一直都是婉姐的人,说我是卧底的,他才是卧底好吧。”有些醉醺醺的阿彪把话题引到了宋晓飞身上。

    空气突然安静,宋晓飞抬头看着李唯灼灼的目光:“我从始至终唯一的任务只是保护黎婉的安全。”言下之意,后来发生的事都与他无关,所以这也是宋晓飞大约这次还是依然能坐在这里的原因。

    宋晓飞刚说完,阿彪忽然呜呜的又哭了起来,李唯都有些鄙视他:“你怎么这么脆弱,老板你坚强点。”

    “三哥死的好惨,他为了给黎叔报仇,为了婉姐他和冯冀那个老家还有他的手下自爆同归于尽炸的死无全尸。”阿彪一边哭一边说,越发的伤心。

    “说到底,我们没有人比他勇敢。”宋晓飞感慨的说。

    气氛变得伤感起来,李唯忽然想起那个脸上习惯挂着坏笑帅气不羁的老三,和黎婉相互牵绊,原来比谁都深情,忍住的也哭了起来:“怎么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在一起。”

    “婉姐本来想死的心都有,老三留给她最后的一句话就是替他活下去。”宋晓飞说到这的时候神情动容:“老三知道他们他们之间隔的太多,婉姐带着老三的希望有我哥陪着她新的开始,或许是最好的安排。”

    李唯喝醉了,一会哭一会笑,囔囔自语说着胡话,韩依依坐在她的旁边听不清她是在替黎婉叹息还是在说她自己。沈侑来接不省人事的李唯回家,问韩依依要不要一道送她回家,韩依依摇摇头,自己没醉,轻声嘱咐沈侑李唯以后就由他照顾。

    韩依依有些伤感,曲终人散,最后一个告别的人是冯晨,冯晨告诉韩依依,他已经在另一个城市找了一份实习工作。

    这次接风宴更像是离别宴,这些曾经聚在这里的人注定开始分散,有的人会继续留在这里,还有的人选择离开,他们念叨着有时间再聚其实已经变成了奢望。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久久卫生间撒尿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