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avtt2014org天堂素人

    剧情介绍

    几天之后,朝堂之上,处理完朝政,群臣果然又开始说起这纳妃一事。

      “臣以为陛下如今后宫空虚只有一人实在是不利于开枝散叶啊。”礼部大臣最先开口,引得一片老臣附和。

      户部大臣就更直接了,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递上去:“这是臣整理的各家大臣府中适龄女子的名单,陛下不如直接勾选一二。”

      司徒倾念看了看着被递上来的册子随手放到一边道:“我正好有一事想说,我要立凌思漪为后,礼部大人和户部大人既然有这么多闲心为我后宫忧心,那这事就交给你们二人处理吧。”

      “这,这与礼不合啊。”礼部大臣最先反应过来第一个反对道。

      “怎么又是与礼不合,我说的话还比不过礼不成?凌思漪对我有救命之恩又是我为九皇子时明媒正娶的妻子,如今我登基为皇帝,凌思漪就应该是皇后。此事就这样定了,若是无事就退朝吧。”司徒倾念最讨厌的就是这“礼”字,什么事都拿个礼字做依据。

      礼部大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刑部大臣拉了拉袖子,只好生生憋了回去,眼睁睁看着司徒倾念离开了朝堂。

      一群老臣聚集起来叹气:“这可怎么办,皇帝被这凌思漪迷了心神要立她为后,她这土匪出生怎么能母仪天下啊。”

      “就是就是,礼部大人你怎么也不去拦一下。”

      礼部大臣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去拦,没看见陛下多坚决吗?都散了吧,除非你们中有人敢拦到陛下面前去,不然说再多都没用。”

      刚刚在陛下面前都跟个鹌鹑似的,现在又来说什么马后炮。甩了甩袖子,礼部大臣也懒得理这群没胆子的大臣直接大步离开。

      刑部大臣见状连忙赶上去:“礼部大人不要这么急着走啊,我有事找你。”

      刚刚在朝堂上多亏刑部大臣拉住了他,不然指不定怎么惹恼了陛下,想到这里,礼部大臣对刑部大臣就心存感激,露出一个笑容道:“什么事,刚才多亏了你提醒了。”

      “小事小事,”刑部大臣客套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问道,“我就是想问问,礼部大人是否有意向送女儿入宫?”

      “你问这个做什么?”骤然提起这么敏感的问题,礼部大臣看向刑部大臣的眼神立马不善起来,又想了想这刑部大臣家里也没有女儿关心这个做什么?

      刑部大臣看到礼部大臣如此警惕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法有些误导,急忙解释道:“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家没有女儿,这陛下宠谁都与我家无关。”

      “我就是……咳,我家那个不争气的最近和我说想和贵小姐认识一下,正巧现在陛下又是纳妃时候,我就替我那不争气的来问问情况。”

      “哦?”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这自家闺女被自己宠成什么样子自己可是清清楚楚,这皇宫又哪是人呆的地方,自己闺女要是进去了,只怕没几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礼部大臣登时满脸笑意,主动说道:“不如我们两个找个地方好好聊聊这件事儿?”

      刑部大臣看到这反应就知道自家臭小子有戏了,连道:“正有此意,正有此意,来来来,这边请。”

      闺女的事有了着落,礼部大臣这时也没什么兴趣去管陛下的婚事了,叫手下按照礼节将东西备好就算了,懒得再去劝谏了。

      皇宫里,凌思漪正在穿这繁复的凤袍,四个侍女围着帮忙也穿了近一个时辰。

      凌思漪被这繁琐厚重的衣服弄得有些烦躁:“这衣服怎么这么麻烦,也多亏了我身体好了,要是换个大家闺秀来,怕是要压死了。”

      侍女本来正紧张得很,听到凌思漪的话忍不住捂嘴笑道:“怎么会,这凤袍可不是谁都能穿的,别看它重的很,就是要穿着它从都城一头走到另一头也多得金贵小姐抢着要穿呢。”

      “也是。”凌思漪想到司徒倾念如今的身份,有些惆怅,他现在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了,他还是这个国家的君主了。

      封后大典是在朝堂举行的,凌思漪穿着厚重的凤袍一步一步得走向司徒倾念,百官跪拜在两边,司徒倾念穿着一身黄袍这场景让凌思漪有些恍惚,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恍恍惚惚地走完了这一段路,直到自己的手被司徒倾念握住,感受这掌心的温度,凌思漪才得到了一种真实感。

      “百官跪拜——”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距离封后大典已经过去三天了,司徒倾念如今每天早出晚归的,凌思漪想见他一面也不容易,也不能随便出去溜达,待在宫中都快发霉了。

      “林丞相被满门抄斩了,他府里的东西怎么处理了?”凌思漪突然想起来林丞相曾经和她说过,他知道许多辛密,虽然人已经死了但是这府里多多少少应该有些线索才对啊。

      宫女摇了摇头,凌思漪叹了口气,也是,宫里人哪里能知道这外面的事,只能等司徒倾念回来问问了。

      凌思漪知道司徒倾念回来的很晚,却也没想到会这么晚,一直等到了辰时,司徒倾念才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凌思漪的寝宫却见灯还亮着,不由皱了皱眉:“你怎么还不休息,这么熬着熬坏了身子怎么办?”

      说着就想把凌思漪往床上按。凌思漪侧身躲过,开玩笑,她特地熬到这么晚,怎么能还没把事办成就去睡觉:“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嗯?什么事不能白天说?”司徒倾念点了点凌思漪的脑袋道。

      “嗨呀,你白天不是还要处理正事吗,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你啊。”凌思漪揉揉被司徒倾念点到的地方对司徒倾念吐了吐舌头。

      司徒倾念也不恼,伸手将凌思漪整个拢到了怀里才说:“你想问些什么,相公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司徒倾念说话间的气息全撒在了凌思漪的耳朵上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凌思漪有些吃不消这暧昧的氛围,偏过头整了整自己的心绪:“这林丞相已经被处置了,那他府里的东西都运到哪里去了?”

      “怎么想起问这个?这房子被拿去卖了,毕竟林丞相的住宅在这都城也算是个极好的地带了,早有富商看中了这地皮,才挂上去就被人买走了。”虽然有些奇怪,但司徒倾念还是解答了这个问题。

      “那,那些书籍财宝呢?也一起卖了吗?”凌思漪有些焦躁,这要是真的被卖了,她要去哪里找啊,况且有钱卖这些东西的人也不会是缺钱的人,她要是想去调查就更麻烦了。

      司徒倾念被凌思漪的想法逗笑了:“你这小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这书籍财宝什么的自然是充公了,现在应该是在国库里,卖的不过是个空房子,连里面的家具都搬空了。”

      凌思漪点了点头,心里却思忖着要去国库看看了。早上天刚刚亮一点,司徒倾念就轻手轻脚地起床去赶早朝了。

      司徒倾念一走,凌思漪就立马睁开了眼,她一夜没睡就等着司徒倾念走了她好去查看书籍呢,她本来也想让司徒倾念帮着一块查线索的,但是想到之前她调查时司徒倾念的多次劝她放弃,她就不敢找司徒倾念帮忙了,还是她一个人来吧。

      林丞相也是个爱好读书之人,这收缴来的书多得离谱,凌思漪看着这上万本书惊得咽了咽口水,暗自给自己打气:凌思漪你可以的,不过是一些书罢了,只要找到了辛密记事就能知道当年的事了。这么想着倒是有了些动力。

      埋头翻了一天,到了中午侍女来喊凌思漪吃饭时,凌思漪还是一无所获,下午又埋在书中翻找,看得是满脑子的之乎者也。

      “这本不是。”凌思漪将书丢到另一边,看着这没看过的书越来越少,凌思漪开始有些心慌了,这要是没有可怎么办啊,不,不应该没有的,林丞相没必要在这事上框他,更何况他要是不知道这事又怎么会拿这事来说服自己为他卖命呢。

      她有些急切的翻开下一本,里面又是之乎者也一类的东西,正要丢,凌思漪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书页未免也太厚了。又将书重新拿回面前看了看,果然这书页厚的离谱,像是里面夹了什么东西。

      凌思漪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刀小心翼翼地割开书页,一封信就这么掉了出来。凌思漪按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心,将信捡了起来:你今日就去那家把东西放好,我和殿下明日就派人进府搜查直接治个卖国通敌的罪。

      这个我是谁?这个殿下又是谁?那家是指凌家吗?凌思漪看着这份信,虽然信中没有说明什么,但她可以肯定这信肯定和凌家的事有关系,想到这里凌思漪连忙在书中翻找起了书页明显厚一些的书,一一划开拿出里面的信。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avtt2014org天堂素人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