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天天怕久久

    剧情介绍

    等郝仁回到小区里,一场急风骤雨已经停歇,倒是已经被更名为‘和乐平安群’的小区业主群里,未读群消息正飞速增加着。

      ‘封城第三天,说一说咱们物业不被业主们理解的委屈。’在这个标题下,细数了物业员工工资发放不出、防控物资短缺的现状。

      一张张清洁工背着几十斤重的喷雾器每栋楼来回消毒、拿着抹布细心擦试电梯按键的照片,门岗处一页页人员出入的详细登记明细,小区显眼处张贴的自制宣传标语,以及疫情的适时通报,全都汇编成图册发放到业主群里,让业主们对小区物业近段时间所做的工作一清二楚。

      “大家看看,这已经是咱们小区最后的消毒液和口罩了。就这些还是郝主任自掏腰包购买回来的。”

      “我这样说,或许还有不少人会不以为然。现在我来告诉各位业主,我们正在以什么样的新面目在为大家服务。”

      “23号的早上,因小区渣土封门事件,数十小区业主情绪失控,将前来劝解的郝主任推攮在地,随后他就顶着满脸的伤为小区采购消毒液。大家应该清楚这段时间的消毒液有多难买,咱们小区的用量还那么大,那是他忍饥挨饿帮人家医药仓库清理了整整一仓库的垃圾后换来的机会!”

      “仅靠一辆三轮车,骑行七八十里地,拉回二百多斤的宝贝消毒液,只塞了两个干冷馒头后又和清洁工一起做消杀,就这样一心为大家的郝主任,第二天还是被劝阻外出晨练的业主指着鼻子大骂。”

      “咱们小区为了大家的健康安全,积极响应社区提示精神,成为本社区率先实行封闭管理的小区,倡议业主少出门,拒绝访客进门,这本是一件为大家负责的事情,却偏有业主不理解,看到客人被拒之门外而对保安人员大打出手!”

      “尽管公司拖欠我们的工资,尽管防控物资短缺,尽管我们被业主误会,但物业的全体员工,仍然在今天的早会上一致决定,为了更好的为大家服务也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从今天起,所有的员工全部吃住在小区,在此次疫战之中与大家共进退!”

      “为大家服务是物业的本职工作,我把这些工作细节发出来,并不是邀功请赏,只是想让大家看到我们的努力,从而得到理解和配合,也接受业主们的监督和建议,坚信我们齐心合力,共同战疫,最终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

      和乐佳园平安群里不少的人同时翻看到了这些信息。

      大家这才惊觉,封城之后的这三天里,已经不知不觉养成了时不时查看业主群消息的习惯。从这个建立也才不过三天的业主群里,了解疫情实时通报,学习预防方法,甚至有人@物业的求助信息也都得到了回应。

      原来这个物业是真的有些不同了。

      “没事弄这个干啥!”郝仁是翻着信息进门卫室的,有关他的介绍虽然是事实,却觉得怪难为情的,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过是做了自己的本份,哪里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往外说啊。

      “不是主任你亲自封我做的宣传部长?还是说我哪句话不是实事求是了?”田小军在群里发消息正发得兴起,看到郝主任进门却是一点都不慌张。

      “活要干,干了也要说,不说业主怎么知道啊?”田小军神气活现的挥了挥手,很有大领导的派头,但下一秒立马就怂了,“这话是社区杨主任说的,可不是我自己说的啊。”

      “她说咱们小区与别处不同,业主与物业公司的矛盾太深,开展工作的先决条件便是化解这些矛盾,争取大家的支持和配合。”

      “哦?杨主任又来了?”

      “是啊,来得正及时,要不是杨主任替我解了围,今天主任你就见不着我了!”田小军拿手指指着自己嘴角的淤青给郝仁看,“看看,那个曾老板给揍的!下手真狠,要不是听你念叨了那么久不能激化矛盾,我今天真得好好教他做人!”

      “嘿,还真有伤!”郝仁装模作样的上下打量了半天,才笑着道。

      “是吧是吧,算不算工伤?可以报销医药费的那种?”

      “嗯,我看行。不过你得赶紧上医院,我怕你去晚了连痕迹都没了,人医生也不知道创可贴使在哪儿啊!”

      “合着说了半天,郝主任您就只想报销一个创可贴啊,哈……”

      “嗯,今天辛苦了!”田小军所说的那个曾老板郝仁是打过交道的,这句辛苦是发自真心。

      头回被领导表扬的田小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像个愣头小伙子似的嘿嘿傻乐,“主任,你从哪儿弄这么些口罩回来?乖乖,N95啊,好大的一笔财富!”

      “刚才我就见群里有不少业主在那里说家里没买到口罩,一个一次性的连着用了三天了。”

      田小军的话让郝仁脸上的笑容迅速的收了起来。

      “是啊,现在到处都缺口罩!”早在封城当天他就看到不少医院请求社会捐赠的消息,也能理解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下,江城肯定缺少医疗物资,只是没料到形势比预计的更糟。

      他刚才专程去了一趟三医院,本把算分一半口罩出去,但见到分诊台小姑娘用沙哑的声音跟他说她们医院口罩短缺,已近‘零库存’,自己戴的这个已经用了一整天还不敢换下来时,一下便能理解儿子郝天天的愤怒了。

      老婆在一线与病毒赛跑,与时间赛跑,竭力挽救人命,现在缺少物料他却无能为力,还专门扯后腿。

      “这里一百个,千万别浪费,现在连医生都快没得用了。”如果有可能,郝仁希望这一百个也全部都送到医院去,替他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医疗物资短缺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连田小军都收敛起了笑脸。

      “对了主任,杨主任过来说希望我们能配合社区开展社区人口大排查工作,掌握疫情第一手资料。”田小军递给他一沓社区人员登记表。

      郝仁了然的点了点头,这就是杨主任所说的‘防控一线在社区’的真正意义。

      掌握社区人员的身体状况,切断传染源头,阻断疫情扩散传播。

      “行,咱们赶紧行动。”虽然他现在最不希望听到的便是谁家出现发热病人什么的,但防患于未燃该做的还得做。

      “宣传部长,已经进了群的业主家庭人口数量以及健康状况统计就交由你在门卫室负责收集,尚未进群的便由我负责上门,怎么样?能完成任务吗?”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田小军唰的一下起身,正儿八经的给郝仁行了一个军礼,郝仁也给他回了一个,两人的任务交接仪式显得特别正式。

      谁都不知道,此时就在小区安宁祥和的宅家门户里,闪烁着一双担惊受怕的眼。

      “奶奶,爸爸和妈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饿……”

      “饿什么饿,等下给你做水煮白菜。”

      “……又是水煮白菜啊,我不想吃……”说话的孩子正是小琳,跟袁大娘祖孙两人趴在窗户边茫然的朝小区里张望。

      没了往日的喧闹,小区里入目的是一片林木青葱,可惜再怎么看,也盼不来那两道熟悉的身影。

      “哎,小琳听话,再坚持几天,坚持几天你爸妈就回来了,给咱们买肉、买鱼。”袁大娘心里更担心的是,家里的米也所剩无几了,从昨天起祖孙俩熬的就是粥,吃完这几顿,怕是连难吃的水煮白菜和粥都吃不到了。

      “还买过年的糖果?”

      “买糖果。”

      “还买好吃的?”

      “买好吃的。”

      “……”

      刚才还听说只能吃水煮白菜而满心不愿的小琳,在奶奶难得有耐性的轻哄声里开始畅想爸爸妈妈回来过年的美好情景。

      在她才几岁的小脑袋里,没见到爸爸妈妈都不能算是过年。有了憧憬的日子便不会变得那么难捱,小脑袋紧紧的靠着奶奶,一点一点的很快便睡了过去。

      袁大娘搂过孙女,看着孩子睡梦中都不太安稳的脸,心里莫名的恐慌。

      她活到六、七十岁,早已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歇自给自足的农村生活,对城市里什么都要买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很熟悉,每年的年货都是由孩子们回来才置办采买,今年也不例外。

      谁知道今年却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原本通知封城的那天,便是儿子、媳妇归家的日子,谁知道最后却只等来了一个回不来的电话,也意味着这个年便只有她和不足八岁的孙女一起过了。

      比不习惯采买更麻烦的是她手上没钱。

      袁大娘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也不会去银行取款,每次她儿子、媳妇回来便留下足够好几个月生活费的现金,为了怕孩子们在外面担心,她说钱还够,其实这几个月肉价上涨得厉害,小琳又馋肉,早已经花费没了。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天天怕久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