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97中文字视频

    剧情介绍

    南方盛夏的夜,刚好是暴风雨的坏天气。起初云层很厚,黑压压,沉甸甸的,塞满了上空。热风逐渐挤压膨胀,马路两边人行道上的白桦树不安地扭动起来。没过多久,雨珠就一连串一连串哗啦啦地往下坠,伴着乱窜的劲风毫无次序地飘动。

      这座海边的大城市,被大雾笼罩着,被暴风雨肆虐着。积云中闪出刺眼的光亮,巨大挺直腰肚的高楼大厦,便如矗立的巨人一样若隐若现。海浪被翻卷着,浪头一阵高过一阵,不断拍击着摇摇欲坠的礁石。偶尔还能见到码头有点昏黄惨淡的灯火,再者就是市中心高楼大厦几块玻璃窗透出光亮来。

      在这竞争日趋激烈的城市,恐怕唯有在这样的夜里才得以修生养息。按道理来说,大部分不太忙的人,比如学生,工人,小商铺老板,这时候都会紧闭门户,各自在温暖的安乐窝里躺着,静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然后安寝于无边美梦之中。

      但孤独的人总是烦躁不安,燥热难耐,吵闹不安的夏夜令他们转辗反侧,彻夜难眠。他们在生活中怀着一股积怨,说不清来自哪里,但长期的“生活压力”总是他们无缘无故对家人发怒的最佳理由。年轻人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没人赏识;中年人认为自己当牛做马,被人压迫;老年人认为子女不孝,甚至小孩子……这种压力源自于家庭,又反馈于家庭。

      我们总说上天对每个人是公平的,然有两种极端例外,有些人天生于优越的环境,无论父母还是老师都是“教育家”,或者基因错位导致天才的诞生,此所谓“天生所得有父母,后天所欲有贵人”,虽然他们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但取得成就的基础要优于很多人;有些人出世于恶劣的环境,遇到的都是歪风邪气,旁门左道,此所谓“先天所遏乃生辰,后天所困乃地贫”,他们中间未尝没有努力生存的人,但大都仍是走上了败坏法律道德的歧途。幸而大部分的人都是普通人,较少走极端。

      雒崭棠就是这样的一个常人,虽然出身优裕:他家三代都在为人民服务——多少人渴求的家庭地位,他却觉得烦腻。就像如果自己家三代鞋匠,难免有欲图革命的一代人。雒崭棠的父亲雒政誉,就是这座城市的市长,不过雒崭棠并不以此为荣,更不会遇人就说,当有人问起他父亲的职业时,他甚至耻于出口。因为市长的形象同他所见的父亲形象格格不入,这令他很是反感。从小受到严厉管教的雒崭棠,对自己的家庭积怨已久。父亲总是拿中华传统教条家规来约束雒崭棠,虽然伦理道德式的教育使雒崭棠在外人看来,是一副斯斯文文,知书达理的样子,然而教育过程中的极端部分还是有的。

      正是在这样的管教之下,不知雒崭棠是从何处沾染来的“低级趣味”,不仅只对艺术感兴趣,还要以此为生。这让父母极为不满,似乎雒家的辉煌就要在这一代毁于一旦了。有时母亲也作出让步,悉心劝导他说,“有点兴趣爱好是好的,可是这不能谋生,吃青春饭就等于断送自己的未来,还是要学习一些实用的东西才好”。所谓实用的东西,最好就是政法财务之类的,再不然就是医生教师。但是雒崭棠有自己的想法,对于毫无兴趣可言的东西,他绝不想委屈自己去接触。天朝当代艺术家总是名不见经传,反而是刚出道的音乐人和戏子博人眼球,导致大众眼中所谓的艺术,就是一些艺人在电视里蹦蹦跳跳的行为。父母把自己理解成那种积极“上镜”的人,令他十分生气,于是铁了心要斗争到底。

      六月的高考,雒崭棠一家为了志愿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最终雒崭棠想了个法子,表面上作出妥协,在填写志愿的时候,仍然报了艺术系。在高考过几个星期后,雒崭棠的母亲也不知从哪里打通的消息,知道了事情原委。雒政誉听说后更是暴跳如雷,大骂逆子,沾了社会的歪风邪气了。雒政誉于是胁迫儿子去复读,雒崭棠无奈之下只好接受整改。雒崭棠原来的学校是市级重点一中,由于错过了报名时间,加上复读生人数已经招满,他只能被安排到距家三十站的十四中复读。

      明天,就是去新学校上学的第一天,原本性格忧郁的他,一个人独自在房子里忍受燥热的暴雨天气,想到明天的境遇,更加焦虑不安。

      后半夜两点钟左右,外面雨声渐渐变得细弱,窗檐外的雨露连续不断地滴落到银白色的钢管架上,发出啪嗒啪嗒的撞击声,房间周围的空气愈发热了。雒崭棠在床上翻覆了多次。沉寂了一会儿,他从床上翻身下来,顺着墙壁轻车熟路地摸到了灯光开关,然后轻轻一摁,“滴答”,黑夜中又现出一处光亮。

      他知道外面雨停了,想起来吹吹凉风,于是拉开帘布,缓缓推开窗门。雒崭棠的住所设在郊区,白天从三楼房间窗户的角度,可以较为清楚地看见三环路路边上的情况,现在透过路灯的照耀,依稀可见路道上一片狼藉的惨状。这时,他开始在心里思考起来:“为什么我总是必须顺着他人的意志做事,不同人有不同的意志,做同样一件事情,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有人说必须做,有人说没必要,总之无论做什么,做得多好,最终的结果都不能让人满意。更可恶的是,你还不能反抗什么,一旦反抗的话,那些法律和道德,以及所谓的规章制度就会来谴责你,惩罚你。难道指使人的家伙就很高尚了吗,我天生就要受人指使的吗,活在别人的安排中,我还是个人吗?”

      ……雒崭棠不断抱怨着,打算把这些话写进陪伴自己六年的日记里。这时,他忽而看到了站台处恍惚有一个身影,看那身段,应该是个穿着校服的高中女生。雒崭棠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些曾经暗恋着的,早已在私下有男朋友的女生。他冷笑一声,拿起桌台上的手机,点开通讯录,置顶的是一个女孩,她是他在高中开始交往的现任女友幸颂惜。两人已经交往了一百多天了,闹矛盾争吵不下二十次,不过终归还是你侬我侬地走在一起,当然双方的家人对这些是毫不知情的。幸颂惜听说了雒崭棠的遭遇后,为了跟他共进退,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决然地选择在原校复读。这令雒崭棠大为感动,不过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雒崭棠被安排到了十四中,也许是天意如此。

      “这个时候,丫头应该睡了吧。”雒崭棠心里清楚,如果接通了电话,幸颂惜是不会怪他的,而且两人也互相约定过,只要对方有需要,就要好好陪伴TA。可是雒崭棠总是不忍心太晚打扰她休息。在这个失眠的夜里,他宁愿独自承受。

      幸颂惜身材高挑,长相甜美,清丽脱俗,里外透着一股“女神范”的威严,在原校被很多学生所倾慕,幸而市一中的学生大都以学业为重,不会有无礼的行为发生。雒崭棠也不知哪里吸引到了幸颂惜,两人毫无征兆地走到了一起。虽然很多同学在心里有点不认同,甚至不服气。不过仍然在开玩笑时祝二人幸福。毕竟相逢总是场缘分,有些人有些事不必看得太重,不然会很痛苦。至于两人经常吵架,估计这是初恋者常有的现象,就是容易胡思乱想,加上舆论的影响,两人的关系难免时好时坏,不过终归还是好的,吵架得越厉害就越是在乎对方。

      在得知复读竟是这样的情况后,两人都不禁为如何熬过这一年而忧心忡忡。为了不拖累幸颂惜,雒崭棠早已在心里做了决定,这一年过去后不管什么学校,不管去哪里,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什么都好。幸颂惜与雒崭棠的家相距甚远,现阶段要想时常相见是不可能。就在十天前的下午,两人约好了在中心公园见面,不知谈了多少关于将来生活的话题,也做了许多约定誓言,即使这一年要分隔开来,也一定要时刻想着对方,牵挂着对方,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勾搭”其他异性,更不能做对不起对方的事情。

      此时,雒崭棠的眼前浮现出幸颂惜那天撒娇的样子,心里感到一阵暖意,他渴望在这时听听她的声音,哪怕再多的烦恼也烟消云散了。想着想着,他下意识的点了一下拨号键,两秒钟后,忽然回过神来,连忙挂断。雒崭棠心里惊悸了一下,说实话,他真希望在那两秒钟的时间里,幸颂惜会及时接到电话,然后他就可以假装说“你看看,我做梦都想跟你说话呢”,如果那样,她肯定会这么说“骗……人……,你才没有……”。每当雒崭棠说一些夸张的玩笑话时,幸颂惜就会这样回复,即使隔着屏幕,也感觉她在朝他翻白眼。雒崭棠一想到女友那种嗲声嗲气的可爱样子,不禁笑了一下。

      后半夜的风变得凉嗖嗖的,可能是雨后降温的缘故,当雒崭棠从幻想中回过神来的时候,街道上的那个女生早已消失不见。“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瞎晃悠,现在的女生可真够开放……”不知怎的,雒崭棠想到那个女生的背影,总有种错觉那就是幸颂惜。虽然幸颂惜平时在学校的时候,表现得温文尔雅,自然大方,不过作为男友,她私底下的本来面目,雒崭棠还是领教过很多次的。跟幸颂惜在一起后,他平生还是第一次认同父亲那种恪守家规的管教方式有助于改造社会风气,而且也开始理解那种束缚的爱是怎么产生的,不过那应该用在管教女孩更适合。

      幸颂惜的父母在医院上班。住在大海边的城市人难免多灾多难,所以除了公假日,其他时间幸颂惜的父母很少在家,这也使得幸颂惜有了无拘无束的高中生活。她经常约了朋友在市内瞎逛,有时还有所谓的异性朋友在内。雒崭棠也是一个人在家,不过在严厉的家教影响下,他成为了足不出户的居家宅男。两人有时会因为这种反差的思想闹矛盾。

      这种社会现象,已经跟天朝的传统背离甚远,按道理来说,应当是女孩子“三步不出闺门”,男孩子在外“拉帮结派,惹是生非”。不过幸颂惜总是说自己会掂量轻重,让他不要过于担心。雒崭棠没有权利约束她,每次都很无奈。

      人的意识总是这样,只有把各种人物按部就班地“摆放”,心里才会舒坦,一旦其中一个人标新立异,打破常规,就会让其他人受不了,尤其是身边的人。

      不知站了多久,雒崭棠已经渐渐感到寒意,为了透气,他只是拉上了窗纱子,接着在床边坐了一会后就睡下了。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97中文字视频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