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不知火舞春丽被俘

    剧情介绍

    有些人,随着时间慢慢流淌也许会慢慢磨灭,但,有些话,不会忘。时间只会将表面上的现象磨灭,但,时间窥透不了你的心事,因为,那是伤痕累累的你心里唯一纯珍贵的净土。楚歌会记着一辈子,曾有个明眸皓齿的少年,那个高出他半头的少年,羞涩且别扭的说着:“楚小歌,我会陪你去看普雅花开。”

    高中憧憬着大学生活有多么美好,到了大学才发现其实大学没有想象的那么完美。然后人们又开始憧憬毕业之后走上工作岗位,然后就要大展身手,赚很多很多钱,过上自己梦想中的日子。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现实会将你从年少就编织好的梦毫不留情的剪碎。

    楚歌就是如此,从一个拥有美好梦想的女孩子,想要去旅行,想要和心爱的人一起去南美安第斯山脉去看普雅花开。到现在一个整天整夜加班,每天高速旋转并且重复着同样的事情的机器。楚歌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叫做《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楚歌很喜欢,因为她觉得那个少年和江辰很像,而她和陈小希很像,她的青春,有个叫做梵印的少年,有一个和林静晓一样的好朋友,有一个像张世亮一样成天装威严,杀鸡儆猴的教导主任。还有,一个叫做颜初的少年,有一场从未打赢的游戏。电视剧贯有的套路,纵使吴柏松怎么努力去讨好陈小希,可是,他是男二,他选错了角色。因为,所有的电视剧,都是男主和女主在一起,男二即使心在流血也会祝福他们。是啊,电视剧中,江辰和陈小希幸福的在一起,可是,在楚歌的爱情追逐剧情中,她输了,输得彻底。因为,楚歌始终认为,在她的青春游戏中中,她出演的是女主,然而,她却是女二。

    故事已经很遥远了,但楚歌却清楚记得,那是2010年的九月,艳阳高照,在楚歌面前,景华中学的大牌子高高的挂在校门上,象征着学校的威严,楚歌不免心生激动。这可是景华啊,是全市里最好的高中。据说,在这里的人,不是学习非常好,就是家里特别厉害,花钱买关系进来的。然而,楚歌属于前者。

    校园景色很美,一条油柏路贯穿校园,两边是叶子已然变红的枫树。微风吹过,叶子稀稀落落掉下,一片一片,像极了唯美的画卷。

    在公告栏上看到自己在三班时,楚歌便快速报道,当一切事情都准备好时,时候已经不早。进入教室,人有大半,楚歌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好,教室里叽叽喳喳,是同学们来到新环境认识新朋友的兴奋与激动。突然,前面伸过来一只白皙胖乎乎的手,楚歌抬眸望去,是一个带着黑边眼睛的胖胖的女孩子,正一脸友好的望着她说:“你好,我是历洛,很高兴认识你。”楚歌一向友善,所以她望着眼前这个眼睛笑成月牙的女孩子笑着说:“你好,我叫楚歌,很高兴和你做朋友。”两手一握,楚歌知道,这个女孩子,她会陪伴一辈子,因为在握手的那一刻,她明显感觉自己的内心涌过一阵暖流。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四周逐渐安静下来。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位衣着得体的男人,不言而喻,这就是楚歌的班主任,老贾。老贾手拿一份单子,走到前面道:“这是入学的成绩单,念到的同学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听到这里,下面的同学唏嘘一片,成绩好的同学自然不怕,但成绩差的同学却内心忐忑。

    “嗯哼,安静。”老贾拍拍讲台,“第一名,梵印。”随即,楚歌隔着过道右边的身影站了起来,楚歌偷偷将眼睛向上瞟,当看到男孩容颜时,楚歌不仅脸红。怎么会有长的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明眸皓齿,高大清瘦,一席得体的校服在他身上硬生生的穿出了时尚的感觉,少年静美如画,如同发光的星体,吸引着楚歌。楚歌不仅恍惚,随即被少年的一道清冷的眼光打断。楚歌顿时脸上火辣辣的,有种做坏事被人逮到的窘迫。

    “第二名,楚歌。”楚歌站起来,冲着班主任微笑一下,然后坐下。“第三名,黎禅西...........第66名,颜初”当念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人站起,同学们都很疑惑,正疑惑时,门被人打开,随着阳光撒进,楚歌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又是一阵惊艳,眼前的男孩,校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又透露一丝丝魅惑与性感。面容更是好看的不像话,甚至比梵印更胜几分。只见那人微微启唇,“到”老贾面色铁青的喊道:“颜初,你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像话吗。你爸爸对你期望多么大,千万别让他失望。算了,回去吧,别碍我的眼。”梵印背着包,在一阵惊讶中坐在了楚歌的后面,别多想,因为那是教室唯一的空位子。

    伴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教室瞬间沸腾。日子从适应到逐渐适应,到最终的习惯,一个月就这么过去。

    而自从开学之后的时间来,楚歌再也没和梵印有过任何交流。他们真正对话,是在一次上历史课时。

    讲台上,历史老师正讲的眉飞色舞,楚歌听得有滋有味,然而一转头,却看见梵印正在压着历史课本做数学,要是换平时也行,但是,这节课是选学,不用做笔记。楚歌望着右边那位正计算的入迷的大神,只能期盼历史老师眼瞎看不见他。

    然而,“梵印。”一声点名将梵印吓了一个激灵,但他还是故作镇定的站起来。楚歌抬头望着历史老师那张铁青色的脸,不免打了个寒战。“梵印,你接着我刚才那一段往下念。”梵印戳戳他同桌,而他同桌也是一副“大哥,我也没听课”的表情。楚歌当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用脚尽量伸长勾勾他的脚,然后在桌子底下用手笔画第四段。然而梵印表示看懂,然后读了出来。看着历史老师僵硬的点头,楚歌不免大喘一口气。然后历史老师又道:“别整天给我挂着羊头卖狗肉啊,尤其是某些好学生,整天用错的时间做着对的事,这样你那一科都学不好。别觉得历史属于文科,你到高二选理科后就不重要了,我告诉你们,会考要考历史的,你们会考考不过,你们就别想参加高考了,参加不了高考你的人生就完了。那时候你再后悔说历史老师没好好教你,我告诉你们,我可不背这黑锅。行了,言归正传,咱们刚刚讲到哪里啦。”

    叮叮叮,下课铃声响起,教室瞬间活跃起来。

    楚歌感觉右边有人戳她,转过头去,只见梵印正小心的拿着笔点她的胳膊,楚歌觉得那认真的模样,很可爱。见楚歌转过头来,他有些别扭的说:“刚才,谢谢你。”

    楚歌连忙摇头说道:“没关系的,同学之间本来就是该互相帮助的。”

    “对了,刚才你在算什么题啊。”楚歌很纳闷,数学没有布置这么多作业啊。亦或是她想进一步的和他说话。

    “是在证明一个定理,虽然课本上已经给出来,但我喜欢自己证出来,那样才会用起来顺手。”梵印道

    然后他便转过头去,很鲜明不想继续讲话。楚歌便怏怏的回过头去。

    和颜初的认识,楚歌回想起来,都觉得是段受虐史。

    那天,楚歌被老贾叫到办公室,楚歌心里那个忐忑啊,心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只见老贾一脸笑容的说道:“楚歌啊,你从进咱班来,成绩一直很好,一直是咱班的第二。可是啊,咱班是一个整体,光你自己好不行,咱班得整体好是不是啊。

    你看看咱班的颜初,从进班以来啊,一直是倒数第一啊,从未被超越啊。对此,他爸爸很是着急。

    他爸爸你知道吗,就是一直赞助咱们学校的颜总。他爸爸说了,只要颜初下次考试不再是倒数第一,他就会赞助咱们学校一个体育馆,哎呀呀,好多钱的。

    所以,在此老师要拜托你一件事情,你就帮帮颜初的学习,我会将他调为你的同桌,你俩互相学习啊。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楚歌连回答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出了办公室。回到教室,便看见颜初一脸无害的样子坐在她座位的左边,原来老贾早就安排好了,这哪是民主,这就是赤裸裸的专制。

    然而,同桌第一天,楚歌就惊奇的发现了一个事情,就是,颜同学的睡功真不是盖的。

    上午四节课,楚歌不时转头,看见他在睡觉。下午上物理,他在睡,没事,楚歌告诉自己,物理很难,听不懂正常。第二节上数学,他在睡,没事,楚歌告诉自己,数学很枯燥,睡着正常。但是,第三节上音乐课,那位还是在睡觉。楚歌的正义因子躁动了,音乐课那么优雅欢快的氛围,怎么能浪费。所以楚歌使劲戳旁边那位睡觉的人,旁边哪个身影终于动了动,然后努力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向楚歌,眸子里蕴藏着被人吵醒的不耐。楚歌努力使自己镇静,暗中告诉自己,没事,别害怕,他不会吃了你的,没事没事。因为,关于这位少爷,楚歌曾经听到历洛八卦过。这位少爷秉承着谁敢在他睡觉时打扰他就整死他的原则,已经成功“整死”很多人。传说有一位暗恋颜初的女生趁着下课时间偷偷跑过来将正在熟睡的颜少爷弄醒,将一封信交到颜初手中。颜初拿起旁边的水杯,将满满的一杯水顺着女生的头浇了下去,围观人群中传来一阵阵惊呼声。然而这声音引来了老贾,(据说,老贾也是颜初初中班主任)颜初却立马转换画风,边将手中的情书交给老贾边说道:“老师,这个女生脑子糊涂了给我写情书,我浇杯水让她清醒清醒,老师,你不是常说不能早恋吗。”话说的很合理,所以,老贾拽着那位抽抽搭搭的女生进了教导处,那女生回家反省七天。还有一位男生,在下课玩闹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颜初,然后颜初将他揍得七天没有离开床,更别说再玩闹。关于他的有仇必报有很多很多,楚歌越想越害怕,望着颜初的眼睛有些悔恨,只见颜初站了起来,对着前面正在放歌的音乐老师说:“老师,楚歌说她要上去表演节目。”音乐老师和楚歌明显一愣,楚歌转过头狠狠的盯着颜初,而颜初却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音乐老师随即说道,“好,既然咱班这么积极,那,大家掌声欢迎楚歌同学。”掌声响起,楚歌不去也不行,因为同学们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她。楚歌牙一咬,将书包里的笛子拿出来,走上了讲台。

    长发及腰的少女,窈窕美好,细长的手指不停变换位置,微风吹来,卷起楚歌的发丝随风飘扬,真的很美。颜初不禁看呆,还有梵印。他望着眼前那位认真吹笛的少女,一抹赞许之情流露眼角。楚歌表演的是《姑苏行》,一曲完毕,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不知火舞春丽被俘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