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小说区校园家庭

    剧情介绍

    刚刚紧张起来的气氛,被师父这么一说,一下子变得如释重负一般。

    李婷婷带头说到:“嗨,弄了半天,还不知道这东西存不存在呢。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有人听说了这个传说,造出来的高仿也不一定哦。”

    “有道理。”顾倾饶将李婷婷的话接了过去,“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订婚戒指而已。”

    我听他这么一说,刚刚悬着的一颗心也落下了大半。的确,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自然界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宝石,我们只认识钻石,其他的并不认识。

    我看了一眼玉阑珊姐姐,她还坐在那里,被师父按着肩膀,脸上有些不太高兴。

    难道,她是要向我传达一个什么讯息吗?

    这时,顾倾饶对我说:“落落,婚姻大事,你还是要和姥姥他们商量一下的好。”

    顾倾饶和我所想一样,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吃过了饭,我给姥姥家打了个电话,便跟顾倾饶一起出门了。

    临行前,我去玉阑珊姐姐的房间看了她。

    玉阑珊此时正在梳妆台前摆弄着一大堆化妆品,见我进来了,笑着为我让出了一个位置。

    “姐姐。”我开口说到,“刚刚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什么?”

    玉阑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稍微缓了缓,对我说:“妹妹,姐姐只是不想,只是不想。”

    我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稍微明白了些。

    “姐姐,虽然我会和他结婚,但是,我仍然会信守我蛊王的承诺,福之祸兮所倚,祸兮福之所伏,经历了这么多,该来的总会来。”

    玉阑珊姐姐看着我,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良久,她叹了口气:“妹妹,保重。”

    我笑了笑,郑重的点了点头。

    开车买了些礼品,我们就走上了回家的道路。

    这是顾倾饶第一次去我家,说实话,我比他要紧张得多。万一姥姥和太姥姥不同意,那该怎么办?

    看着我一言不发的样子,顾倾饶伸出一只手来,握住我的手。

    我感觉到,他的手心居然湿湿的在冒汗。

    我笑了:“想不到还会有事情让顾大少爷如此紧张。”

    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于是转头问顾倾饶:“倾饶,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阿姨和叔叔?”

    听我这么一问,顾倾饶愣了一下,随即说到:“哦,不用了,我们挑个时间去看看我师父就可以了,我爸妈已经过世了。”

    我心下一疼:“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你就别问了。”他看着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突然想到那个冬天,他憔悴的面孔。

    一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紧握住他的手。

    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心疼。

    车子熟练的驶入桃花峪,由于这次开的是劳斯莱斯,毕竟我们桃花峪这样的小村落,见到这样豪车的机会非常少,况且现在还是白天,刚进村口,就有三三两两的乡亲从自家的院子中探头观望。

    车子停在了姥姥家门口。刚一下车,我就听到远处有人喊:“哎呀,因落落,想不到居然是你啊。”

    我一看,是邻居小爱姐。

    “小爱姐。”我过去跟她打招呼,发现她小腹高高隆起,怕是有六七个月了。

    她笑着拉起我的手:“姐前几年忙着结婚,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快让姐看看。”

    小爱姐从小就带着我玩,村里的小孩子们都欺负我,只有小爱姐处处维护着我。如今看到她结婚生子,我也很是高兴。

    我从她眼前转了个圈:“怎么样?小爱姐,我还是那个我吧?”

    小爱姐啧啧称奇:“啧啧,哪儿能呢,我们落落更漂亮了,眼睛好了,穿衣服也洋气了。还有这车,这得多少钱呐?”

    正说着话,顾倾饶从车的另一边绕了过来,我看他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就接过了两盒递给小爱姐:“小爱姐,我这次回来不知道你怀孕了,这些东西你和孟姨看看能不能用上。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们家的照顾。”

    孟姨的小爱姐的妈妈,小爱姐的爸爸早就去世了,为了小爱,孟姨硬是没再嫁,从妙龄妇女熬成了双鬓白发。

    “哎呀,这可不行。”小爱姐连忙推辞,“哪儿能要你的东西呢,邻里邻居,那不都是应该的吗?”

    我看孟姨一路小跑过来,一把将东西塞进孟姨怀里:“孟姨,小爱姐,这点东西不成敬意,你们收下吧。”我碰了碰小爱姐的肩膀:“等下次回来,让你家孩子叫小姨,小姨还有见面礼。”

    见我这么一说,孟姨和小爱姐勉强收下了那些东西。

    “哦对了,这是我男朋友,顾倾饶。”我对孟姨和小爱姐说。

    “倾饶,这是我家邻居,孟姨,小爱姐。”

    “孟姨好,小爱姐好。”顾倾饶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这大侄子,可真周正呢!”孟姨忍不住开口称赞。

    我怕我们村里的方言顾倾饶听不懂,忙笑着给他翻译:“孟姨的意思,是你长得帅。”

    顾倾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

    第一次见他这么腼腆,我差点没笑出声来。

    姥姥和太姥姥大概是听到外面热闹,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太姥姥,姥姥,我回来了。”我见她们两个走了过来,连忙过去扶着太姥姥。

    顾倾饶也拎着大包小包的跟在我身后,见到太姥姥和姥姥,有点不自在的打着招呼:“太姥姥好,姥姥好。”

    姥姥早就接了电话,知道我们此次回来的目的,忙说:“别在外面呆着了,快进屋,进屋。”

    一挑门帘,厨房的饭香就扑面而来。

    “小顾啊,第一次来农村吧,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跟姥姥说。”姥姥热心的对顾倾饶说。

    “哦,姥姥,您别忙了,我挺习惯的。”

    我看顾倾饶大有大姑娘上轿头一遭的意味,连忙接过姥姥的话茬:“姥姥您不知道,倾饶以前跟着他师父学修炼的时候,在山中呆过很多年,对乡下生活的了解可是比我还多呢。”

    一听这话,姥姥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倾饶:“哟,这么说,小顾还是老江湖。”

    姥姥的话,把我们都逗乐了。

    已经很久没吃到姥姥做的饭了,我自然顾不得吃相。一旁的姥姥一脸宠爱的看着我,一个劲说着:“慢点,慢点,都是快要结婚的人了,怎么吃饭一点长进都没有。”

    顾倾饶拿出一张纸巾,替我擦掉嘴角的菜汁。

    可能是顾倾饶的彬彬有礼感染了姥姥和太姥姥,也可能是他的这个举动比较加分,一顿饭过后,太姥姥和顾倾饶聊起了天。

    “小顾啊,我们落落呢,虽然你农村出来的丫头,但是想必这蛊王身份你也清楚了。”太姥姥开门见山,一句话就充满了女方家长不可抵挡的气势。

    “是的,我知道。”顾倾饶回答着,宠溺的看了我一眼。

    “想必。”太姥姥接着说,“你的身份也不一般吧?”

    对于太姥姥的这个问题,我和顾倾饶早就想到过了。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这样既是异能者,又是蛊王千岁的姑娘,怎么可能找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不瞒太姥姥,我师父是御灵山无为洞茗乾道长。”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顾倾饶自报家门。

    “哦?”太姥姥的眼神中大放光彩,“茗乾师兄,他可好?”

    太姥姥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心中的惊讶更甚。世界可真是小,太姥姥和顾倾饶的师父居然认识。

    “哦,早些年还算好,近些年家师年事已高,偶有疾病发作,不过不妨大事。”顾倾饶答道。

    太姥姥神色渐渐缓和下来,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想当年我在武祠之时,茗乾师兄还是个舞枪弄棒的毛头小子,岁月不饶人啊。你们这些晚辈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太姥姥,您和倾饶的师父认识?”我忍不住问到。

    “丫头啊,刚刚你打来电话的时候,太姥姥还在犹豫,如今见到了小顾,又得知茗乾师兄是他的师父,太姥姥的心也就都放下了。”

    于是,太姥姥对我们讲起了她的往事。

    太姥姥被收养她的蛊师送去武祠以后,那名蛊师就没有了音讯。当年,只有十几岁的太姥姥初入武祠,面对全都是舞枪弄棒,长相凶神恶煞的师兄们,显得非常害怕。武祠只有她一个女孩子,于是她就从最底端做起,打扫院子,去厨房洗碗。有一天,她经过厨房后边的花园时,往里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小男孩,在耍着棍子。那小男孩的体格看起来很单薄,棍子却耍的很好。

    “我看得入迷,以至于忘记了洗碗的时间,做饭的大师傅找到我,要教训我,被那个小男孩说情救了下来,从那时候起,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我心中暗叹,原来还有这样一段往事。

    “是的,师父虽然习武,可是一心为善,从不轻易杀生,他的随身武器也并非短刀长剑一类兵器,而是一根木棒。”顾倾饶说到。

    “他教给我本领,教我如何防身,告诉我武术的灵魂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惩恶扬善的江湖道义。不知不觉,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我们都长大了,我心中爱慕师兄,可是武祠的堂主是师兄的表叔,他要师兄娶同宗柳小姐为妻,师兄拗不过,这才。”

    太姥姥说着往事,长叹一声。

    “师父他,师父他终身未娶。”顾倾饶接过太姥姥的话。

    太姥姥的身体明显一颤:“什,什么?”

    我连忙上前扶住太姥姥。

    “是的,不会有错,师父说,他这辈子从来没娶过妻子,这也是他一辈子的遗憾。”顾倾饶一字一顿的说到。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小说区校园家庭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