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岛国片特别全的app

    剧情介绍

    “陆小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你自己都不想知道吗?上个大学就需要改变这么多吗?那种龌龊事你也干得出来,亏我之前还向着你,骂鱼礼苗呢,搞了半天,其是我自己弄错了,

    你要是再继续这样,谁还会和你做朋友啊?”

    陆小密在心里面数了数,加上眼前的凌霄霄,已经有四个人骂自己了。

    “你要是说够了,就走吧,我要去上课了。”

    “你站住!”凌霄霄拉住她的手臂,“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别再干傻事了。”

    陆小密呆呆地盯着她的背影,余光瞥了眼桌上的手机,面无表情。

    她一点都不会后悔自己做过什么,只是奇怪,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是向着鱼礼苗,当初受伤的那个自己,有谁真正关心过?还不是就当做一场笑话似的,随风而去。

    包括自己的父亲,母亲。

    越想越深,越来越伤心难过。

    顾赢守在陆小密学校门口,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午间好多人都朝着校外走,他靠在门口旁的一根石柱子上,瞧来瞧去就是没有看见陆小密的身影。

    没过多久,他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让他马上回家,犹豫了快十分钟,才转身。

    还没有进家门,却是已经听到那严厉的声音,呼啸而来,好似凶猛的波涛灌进了自己的两只耳朵,面上的表情倒也没有变化,还是不咸不谈,爱理不理。

    “顾赢,你过来。”

    这是父第一次用板着的脸,温和的声音跟自己说话。

    顾赢一时之间不免有些难以接受,愣在原地是被母亲推过去才回过神。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清楚了,你小子也有错,下手那么狠,以后要是再敢打架,老子先把你的手给打断!”

    一语罢了,顾赢错愕地盯着父亲冲着自己弯起嘴角笑了笑,无意识回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母亲,见她点头,才确定,他刚刚真的是笑了。

    敢情之前事情都没有搞清楚,白白生了一场气,导致病情恶化才一直住院观察,这会儿,心结已经解开,自己儿子并非是个挑事惹祸的主儿,才是舒心。

    顾赢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高兴不是,不高兴也不是,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这一幕实在是奢侈。

    只是,一说起接手公司的事,父子俩儿一下子回到解放前,横眉对竖眼,红脸盯白脸。

    “这事没得商量,你明天必须跟着我去公司。”

    顾赢站起来,“你要是非得让我管理公司,那好,那我就把它改成工作室,把你的老员工全都开除,我说到做到。”

    顾赢父亲知道儿子跟自己一个脾气,犟驴一头,认准的事,撞破了头,流光了血也不会改变主意。上了年纪的人发起脾气来,不似以往那般可以一气呵成。

    “老子身子还没有完全好,你就接手一段时间,等我好了,你想滚去哪儿就滚去哪儿,只有一点,从我这里你一分钱就看不到!”

    听到这句话,顾赢心里面已经很知足了,毕竟,难得见父亲退步。

    “这不行,上班不给工资,我太亏了。”

    “……按天算。”

    “这个我可以考虑。”

    这时候顾赢母亲舒了口气,连忙起身叫保姆来收拾桌子,暗暗给儿子递眼色,走到前夫后面帮他推轮椅。

    “你都已经回来了,住几天吧。”

    顾赢母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并没有作声。

    “咳咳咳。”

    “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自己可以推,你上楼去看看他的伤。”

    “嗯,待会去也不迟,你现在要去哪儿,告诉我,我推你去。”

    “不用。”

    “那好吧,我就上去了。”

    说着,顾赢母亲上楼,盯着儿子见他对着手机发呆,抬手敲了敲门:“我可以进去吗?”

    “嗯。”

    “瞧着手机也不动,干什么呢?”

    “也没什么。”

    “明天你去公司肯定要穿得正派些,待会儿我跟你出去买几套西装怎么样?”

    顾赢满脸嫌弃:“那是老顾那种中年男人穿的衣服,我才不要,你就别操心了。”

    “也好,你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边说边用眼神悄悄打量儿子,“乐乐,你是不是很喜欢鱼礼苗那孩子啊?”

    顾赢没有掩饰,毫不犹豫点了点头:“嗯,正追她。”

    “她同意没?”

    “你问题太多了,出去吧,我想睡觉了。”

    “好好,我出去,出去。”

    风波结束后,鱼礼苗四人组就分裂了,倒不是谁孤立或是排斥了谁,而是张家倪突然请假,从现在开始算的话,已经有整整四天没有任何消息。

    几人都有自己要忙的事,一天下来,也没剩多少时间聚在一起商量,要不要抽一个时间找到她家去看看。

    第七天,张家倪回学校了,看起来没精打采的,眼睛是红的,脸色惨白惨白,若是问她什么,只是回答:我很好,我什么事情都没有。

    鱼礼苗也发现她不像以前那样开自己玩笑,凡是面对面走过,眼神也刻意的移开,似是要跟自己隔离一样。

    李彤嘴巴向来都没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照旧玩笑,打趣,最后发现气氛已经变了,也就闭上嘴巴不说。

    这一天两天倒还好,若是时间长了,鱼礼苗还有李彤和王飞怕四个人的革命友情渐渐淡散,不管怎么忙,也得抽出几个小时,回到从前似得,吃吃喝喝。

    趁着周末,几个人相互警告,谁都不准说忙,也不准去干兼职,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

    “苗,顾赢同学是不是好几天都没有和你联系了?”

    鱼礼苗坐起来,淡淡地看了眼好八卦的李彤,“麻烦你问点有价值的事好不好?”

    李彤:“纪蓝同学呢?”

    “……”

    鱼礼苗扭过头不去看她。

    “倪倪,你怎么都不说话啊?”

    李彤看向她,“你该不会是被逼着相亲吧?我跟你们说哈,我家那老头子,坏得很,我刚刚满了二十,他把我的相片打印了几百张,就跟发宣传单似得,我们那栋楼,前后左右的都有我相片,

    现在只要我回家一趟,路上走的大妈还有奶奶们都认识我,还有人开玩笑,让我去见见他家的孙子。

    你们是不知道,我跑回去,差点拿起菜刀剁了我家老头子!气死我了!”

    王飞和鱼礼苗脸上写了一个大写的“牛逼”苦笑着看了眼假装痛哭流涕的李彤。

    “你猜对了一半,他们不是让我相亲,是准备让我毕业,去我伯伯家公司上班,要介绍的对象就在里面。他们说,一举两得。”

    李彤抽到她跟前,“倪倪,你可别去啊,这种事情我听得太多,下场没一个好的。就像我小姨家的女儿,也是被长辈安排去熟人的公司上班,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其实就是挂着去坐办公室的帽子,搞传销的,幸好人最后回来了,就是对她阴影挺大的,到现在还是待业中。”

    李彤看了眼鱼礼苗,看出来,她定是没有听说过这种事,不知不觉把整件事讲得清清楚楚。

    让一开始还不相信的王飞,也不禁缩了缩脖子,感叹社会果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染色缸,不是变了,就是溺水而亡。

    “你们嫁人倒也容易,不像我,我们那边彩礼钱少的来说就有三十多万,还不带房子和车。”王飞委屈。

    “哎。”

    “哎,难啊!毕业难,找工作难,找对象难,结婚后难上加难!为什么我是人啊?”

    鱼礼苗见她们一个个唉声叹气,倒也不是觉得好笑,反正就是有种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嫌七嫌八的感觉,不由得笑出来。

    李彤见状,指着她,恼了,“苗,你比我们强多了,有一对开明的父母,还有两个好同学,等你考研考过了,再两者选一个交往结婚生子,就是人生赢家啊!”

    “可不是,不像我们,一个违抗不了父母命,一个到现在都没有暧昧的对象,一个吓跑了无数异性,哎,可怜的小白菜。”

    “飞,怎么连你都跟着一起胡闹了,我的苦,你们不懂。”鱼礼苗反驳。

    “……”

    鱼礼苗看:“我妈还不是和你们父母一样,从我初中开始就担心我长大嫁不出去,成为老姑娘,我也就是认识了你们,说的话才多些,之前就是闷葫芦,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

    我们家亲戚多,杂七杂八的事自然也多,里面发生的事我都不好意思跟你们讲。和我关系好的也就是纪蓝和顾赢,还有一个李宝成,除了你们,再不认识其他的人了。

    我现在也很迷茫,毕业了,考研,然后呢?”

    “每一个人都不容易。”张家倪小声说。

    “没错,我就记着我爸的话,做好现在,以后的事以后再想也不迟。”

    “对了,”鱼礼苗听到手机提示音,“顾赢打电话来了,倪倪你来。”

    “我……”

    “你之前不是挺后悔没有跟他说几句话吗?”说着,把手机举到了张家倪面前,“顾赢。”

    顾赢:“苗,这些天我挺忙的,就没和你发消息,你都好吗?”

    “挺好的,顾赢,我朋友想和你说说话,她就在旁边。”

    顾赢:“说吧。”

    张家倪挺紧张的,李彤撑住她的手,小声告诉她快说话。

    “顾赢,我替我弟弟跟你说句抱歉。”

    “哦,就为了这事啊,哎!跟你没关系,用不着道歉,都已经过去了。”

    “嗯。”

    “顾赢同学,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找我们玩啊?”李彤抢过手机问。

    顾赢:“这个嘛,这个月是不行了,怎么?是你们想见我,还是苗啊?”

    “当然是苗啊,我们就算是想见你,你能够来吗?”

    “哈哈哈,苗,我就是开玩笑的,这话可是你朋友说话,跟我没有关系哈。”

    李彤往后躲,一只手抓住鱼礼苗。“我可是为了你俩儿好,你倒是把自己撇清了,真不够意思!”

    “是是,您老的好,我都用小本本记着,好了,你快让苗说几句。”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岛国片特别全的app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