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黄片成年人

    剧情介绍

      太后的面色不悦,皇帝的神情也多少有些烦躁,宫里地位最高的两位主子有了摩擦,下人们都是垂着脑袋装聋作哑。

      长乐宫的火势已经无法补救,宫人们只能防止火焰烧到旁边的宫殿上面。

      按理说这是皇帝的私事,就算她身为太后也不能过问,但是现在都闹到烧宫殿了,太后面色难看,威严出声:“皇帝,自己册立的妃子被你赐死就罢了,非要闹成现在这副不可收拾的模样,损伤的到底都是皇帝你的颜面。”

      周明涿半点没有被太后讽刺之后的难堪或是恼怒,相反面色带笑,极为满意自己臆想出来萧敬妃已经灰飞烟灭的下场。

      没有回太后的话算是不敬,而周明涿此刻还心不在焉的笑,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更显得这个身为帝王的人如此荒唐。

      “萧敬妃行为不端,何时称得上一个敬字,皇帝当初执意要立她,给她位份,现在可后悔了?”

      太后的嘲讽已经是把皇上和萧敬妃的事情摆到明面上来了,周明涿走近到太后面前。

      “母后,朕觉得萧言欢能够胜任敬妃的位份,纵使一时糊涂,也好过母后一世糊涂。”

      纵使平时皇帝言语无状,但现在当众说出这番话,无异于一个耳光打在太后脸上,周遭的下人纷纷跪在地上请罪。

      “皇上息怒,太后娘娘息怒。”

      太后显然是被皇帝说得话气得不轻,反倒是怒笑道:“息怒?哀家有什么好怒的,且看皇帝能够如何治下吧,可莫要等着哀家还没闭眼,这皇城里一座宫殿也不剩,回宫。”

      撂下了狠话,太后就让身边的嬷嬷搀扶离开。

      与此同时,萧言欢和仙使在一边的树上看了这场大戏的全程。

      对于周明涿说的话,萧言欢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鄙夷之态丝毫也没有保留,仙使看见她这副喜怒形于色地模样,不禁为日后萧言欢的历程担忧起来。

      仙使说道:“你还是要收敛些才好。“

      萧言欢压低声音开始给仙使分享萧敬妃记忆里的这个渣男:“你别看他现在张口闭口都是萧敬妃萧敬妃,他抬了萧敬..我的位置,不过就是为了杀我的这一天。“

      仙使没有说话,这些不该是他能干涉的事情,周明涿再表里不一,于情于理,和他都没有关系,他要做的只是辅助萧言欢,这些私人情怨,他都不该插手。

      长乐宫的火焰燃烧得愈演愈烈,不少阁层都在火势里开始坍塌,长乐宫毁于一旦只是时间问题,刘忠见到周明涿仍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仿佛这些烧坏的木楼是烧死了自己的仇人。

      刘忠说道:“皇上,焚烧的热气吸多入体内于龙体不好,奴才还是随您回寝殿吧,时辰不早了,奴才叫人守在这里,有什么情况,都会禀报给皇上的。“

      而被他搀扶着的周明涿,神情惶惶,不断在心里以永乐宫的毁坏来安慰自己,萧敬妃就算是鬼魂,想来也不会再纠缠自己的罢。

      “回宫?好,便回宫,回宫吧。“周明涿话语里仅是仓皇,魂不守舍地被扶回了寝殿。

      萧言欢坐在书上,晃了晃腿说道:“这狗皇帝明日要是知道我不在永乐宫,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要不然咱们再去吓吓他吧。”

      仙使摇摇头,使劲按了按萧言欢的脑袋示意她安分点:“你还真当这皇宫里你是个螃蟹了。”

      谁成想,根本不用等到明日。

      周明涿作茧自缚自己吓唬自己,走出了永乐宫的前院,突然顿在原地。

      “刘忠,去给我找出来。”

      刘忠不明白喜怒无常的主子又是有了什么怪异吩咐,便弯下腰:“皇上,您说什么?找什么出来?”

      一个念头在心里萌生,生根之后迅速发芽至枝繁叶茂,周明涿心中惶恐至极,甩开刘忠的手将他踹倒在地上,怒吼道:“找啊!把萧言欢的尸体给朕找出来!还不快去!”

      刘忠生生受了周明涿一脚,胸口发闷眼前发黑,还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对周围的人吩咐道:“还不快灭火,随咱家进去寻找萧敬妃娘娘的尸身。”

      周明涿一阵眩晕,还好侍卫眼疾手快,搬来椅子以免他摔倒。

      火势被轮番的人力强行扑灭,上好的木材在成为黑炭之后雨水滋生出更多的烟雾,天色已入浓墨,此刻这些青烟缭绕下,更如阴司地府般,有万千鬼魅在其中舞动,伺机拖人进去。

      周明涿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握住扶手的手已经曝露出青筋。

      宫人们蒙住了面部,鱼贯进入只剩一副框架的永乐宫里面。

      过了许久,刘忠听了从永乐宫内搜查之后出来的小太监说的话,面色难看,有些忐忑地小声吩咐道:“管好你们的嘴。”

      但这句话已是徒劳,宫中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当务之急…

      刘忠走到坐在椅子上神情惘然的周明涿面前,跪在地上带着哭腔说道:“皇上,奴才有负皇上所托,连这点差事也没有办好,这永乐宫中,实在是…没有萧敬妃娘娘的尸首啊。”

      这声音已经是极为压低的了,但四周的宫人见到皇上身边的太监竟然都这副做派,更有刚才进入过永乐宫的宫人窃窃私语。

      周明涿在刘忠的一字一句里,目光渐渐汇了焦距,声音颤抖:“朕就知道,萧言欢,萧言欢不会放过朕的。”说着,周明涿从椅子上滑倒在地。

      刘忠唯恐事情更加严重,便吩咐人赶紧宣来一顶小轿,将周明涿带回了寝宫。

      一时间,萧敬妃死而复生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少宫人都是在各宫门前守夜的,为了救火才到永乐宫门前,现在永乐宫的火扑灭了,皇帝也回到了寝宫,各宫的宫人们也赶紧跑到自己主子身边汇报,这才叫这消息不过片刻就传开了。

      嫔妃们不少都是从睡梦中醒过来的,之前萧敬妃的事情在整个皇宫都是三缄其口,现在太后和皇上都知道这件事,今夜恐怕就是萧敬妃要复仇的晚上。

      要说谁不怕萧敬妃,麟趾宫的恪贵夫人可不就是首当其冲?

      妃嫔们深夜起身,穿戴好了都汇聚到麟趾宫门前。

      “恪贵夫人,还请您开开门,事关重大,望您能够体谅。”

      一个妃嫔身边的侍女上前敲门,做了这个出头鸟喊话道。

      麟趾宫的大门缓缓打开,并不是恪贵夫人本人,而是她身边贴身的侍女。

      “各位娘娘的来意,我们家娘娘已经知道了,娘娘也是刚才得知那件事,还未穿戴好,便吩咐奴婢来迎接各位主子娘娘了。”

      众嫔妃就这样一群羊羔般都灌入了麟趾宫。

      而皇后这边。

      身为中宫之主的杜皇后,妃嫔们惶恐之际却去寻找恪贵夫人的庇佑,她的处境实在是尴尬,但又不好发作,好歹这还有一层恪贵夫人是被萧言欢害流产的关系在里面,也不至于叫她这个皇后颜面扫地。

      “方姑姑,你带着本宫的令牌去麟趾宫,好好规劝那些妃嫔吧。”

      说罢,杜皇后走到寝殿内边旁的蒲团上,撩起衣裙跪了上去,捻动佛珠合目诵经。

      麟趾宫,方姑姑说道:“各位娘娘,皇后娘娘让奴婢前来只有一问,问心无愧者自得清净,只是你们从前可欺辱过萧敬妃,议论过萧敬妃,如今都看在人去了的份上..诸位娘娘,得个善吧。”

      嫔妃们除了恪贵夫人之外,无一不是在心中祷告的,从前她们与萧敬妃结怨,从没有想过后路,皇宫里的红颜凄惨事有多少,谁能料到有今天这副局面呢。

      麟趾宫内人心惶惶,恪贵夫人却是早就心底不耐:“诸位姐姐妹妹们,未免也是太危言耸听了,不过是鬼神之说本宫不得不尊敬,便叫法师送来了驱邪黄符,且分给各位姐妹,也好安心。”恪贵夫人虽然嘴上说得格外动情,但眼底仍旧是一片漠视寒凉,害死了她孩儿的女人,她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了才好。

      宫女们仔细分发了黄符,却疏漏了因为担惊受怕躲在角落里的两个宫妃。

      栾懿妃身边的侍女小声说道:“娘娘,这..咱们没有拿到黄符,要不要向恪贵夫人说。”

      身边突然扫来一缕视线,是顾淑仪,栾懿妃看见她也两手空空,便说道:“小声些,顾淑仪也没有拿到黄符,咱们之前和她就有过过节,现在要是公然去找恪贵夫人要,免不得顾淑仪会在其中做文章。“

      等到妃嫔们逐渐都退去了些,栾懿妃上前一步说道:“恪贵夫人,这黄符…”

      谁知道栾懿妃话还没有说完,恪贵夫人就站起身往内殿走去,她贴身的侍女更是毫不客气地下起了逐客令:“栾懿妃娘娘请回吧,咱们娘娘也累坏了,实在是没有力气接见您了。”

      栾懿妃脸色有些不好看,也只能转身离开麟趾宫,走到院子外面的时候,比自己还要晚出来的顾淑仪笑着快步追上来:“栾懿妃姐姐,你就这么害怕啊,嫔妾刚才还想着说,只要问心无愧,鬼神之说又有何惧,不过看栾懿妃姐姐这样,嫔妾就不敢再劝了,毕竟您之前..给萧敬妃下毒的时候,可是丝毫都没有手软呢。”

      这话刚好是戳在了栾懿妃心窝上,她没有拿到黄符也就罢了,偏偏之前她下毒谋害萧敬妃,这件事是宫里不少人都私底下知道的。

      栾懿妃走在回宫路上的时候,天公不巧,竟是下起彻骨的细雨来,风吹动御花园的树枝,摇曳映照在地上,栾懿妃抓紧了侍女的手,侍女的手心被她掐出了血痕也不曾松开。

      雨势逐渐变大,小侍女知道娘娘心里着急,本想着走近路,谁知道一个慌神是走错了道,栾懿妃慌得声音都破了线:“这是哪儿,你带着本宫走到哪儿来了。”

      侍女连忙宽慰地说道:“娘娘不要着急,是奴婢看错了路,奴婢马上带您回宫。”

      各宫妃嫔回到自己宫里之后,都是点燃了清香黄纸,更是将黄符随身带着,整个皇宫里一夜都是未断佛音。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黄片成年人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