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草草草影院

    剧情介绍

    回了院子的项清,躺在了躺椅上,此刻的她,竟是完全没了睡意,脑中思考着刚才自己看到的一幕,她知道,自己看到了便没办法再与此事脱离关系,沈褚君也定会将她拉上。

    但是沈褚君问她“有兴趣见见这个人吗?”让她有一种,她认识采花大盗的错觉,但是事实上,她认识的人也仅限于皇室之中,莫非......项清猛地睁开眸子,难不成,此人当真是皇室的人?

    如果真是如此,又会是谁呢......

    夜里凉风习习,项清躺在院子里,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天明之时,当竹念出了屋子,看到睡着的项清时,陡然一惊,上前手刚碰到她的身子,便感受到了一阵不正常的热意,来不及多想,她连忙将项清摇醒。

    项清睡得昏昏沉沉的,只觉得浑身乏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挣扎着睁开眼看到面前的竹念,她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字,“水。”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觉得连着嗓子都难受得很,她微微有些懊恼,昨晚没当心着,就这么睡了过去。

    苏姨听到声音也走出了屋子,扶着项清走回了屋子,而竹念,则是去倒了水,递给了项清,摸了摸她的额头,面色着急,“小姐,许是得了热病。”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项清摇摇头,本不打算去喊大夫来看,但是竹念那一脸要哭的表情,还是让她没有勇气将话说完,只好看着她点点头。

    苏姨去了自己的屋子,将被褥又搬了些来,全都盖在了项清的身上,项清有些难受,身子压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但是苏姨还是不同意将被子都拿走,她暗暗叹了口气,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的。

    大夫很快就被竹念带了过来,看了看以后,配了药方,就离开了,竹念依旧不放心,再次追问:“大夫,真的没事吗?”

    大夫的脸色沉了下来,“小姐只是着了凉,感染了风寒,才回得了热病的,老夫都说过很多次了,你这个小丫头若是不相信老夫,大可以去请别人来。”

    竹念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项清拉住了,冲着大夫歉意地笑了笑:“多谢大夫。”

    竹念噘了噘嘴,知道项清的意思,乖乖地拿着药方去煎药了,却不想,煎药时恰好遇上项婉歌身边的丫鬟小羽。

    小羽看到她微微一愣,又看向她手中的药房,这才明了,嗤笑出声:“你们小姐总算是得了风寒了。”

    “你......”竹念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在这个丞相府里,连着项婉歌都敢明目张胆地爬到项清头上去了吗?

    小羽冷哼一声,看着自己手里的搞点,抬了抬,对着竹念道:“原本我家小姐好心还想分给你们一点,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言罢,她转身离去。

    项清自然是气不过,讲这件事原封不动地告诉给了项清听,项清听完倒是没有多愤怒,喝了药就歇下了,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项清醒来时,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舒服了很多,因着肚子并不饿,她没有喊竹念和苏姨进来,自己下了床榻,倒了杯水,慢悠悠喝着。

    倏地,窗户被打开,冷风袭来,让只穿了中衣的项清打了个哆嗦,看到站在面前的沈褚君,愣愣地顿时忘了反应,许久才反应过来,二话不说跑回床榻上,将自己锁在被子里,不肯说话。

    沈褚君是得了消息,说项清病了,白日里不好直接来,天一黑,他就迫不及待地来了,没想到恰好看到这一幕,他顿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终还是沈褚君先打破了一室的静默,“原本今天想带你去见见采花大盗的。”

    项清蹙眉,“我不想见,也不想了解这些事情。”

    沈褚君笑了笑,“听闻你和我皇兄关系甚好,将来他正妃的位置也十有八九是你的,不趁着现在多了解了解你将来的丈夫,未来还不知道要被他怎么骗了。”

    沈褚君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采花大盗是沈赫的人,可是,这与她将来嫁给沈赫又有什么关系了?更何况,她并不想嫁......

    “我对他的态度如何,是爱慕还是厌恶,我以为,你该是清楚的。”毕竟,自己重新以后对于沈赫的厌恶,都被他看了去,此刻说出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思?

    沈褚君耸了耸肩,也不承认也不否认,将话题挑开,又一次回到了采花大盗上,“这采花大盗是皇兄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倒是不少,但是他们也只是知道,采花大盗是专门杀那些玩弄女人的败类,其余的,一概不知。”

    “莫非采花大盗还有别的任务?”项清好奇。

    “自然,皇兄为何要养着这么一个采花大盗?若他真的只是江湖中人,皇兄对他的信任,则是太满了,而皇兄,从来都不是轻易相信别人话的人,就连我,他都防着。”

    “你告诉我这些有何用意?”项清不急不忙地问道,她可不会认为,这位皇子这么有闲情雅兴,和她在这里扯东扯西。

    “自然是想拖着你一起下水。”沈褚君也不客气,坐在了项清的床沿,笑眯眯地开口:“据我观察,你很讨厌我皇兄?”

    项清没有答话。

    “但是你之前可是很喜欢我皇兄的,如若不然,都城也不会传出你会是我皇兄未来的正妃之类的谣言。”

    项清看着他,依旧没有回答。

    “可是你就是项清,不是吗?你没有变,只是遇害回到了丞相府之后,才开始变的。”

    这些东西,沈褚君只要稍稍一调查,便全都能知道,但是项清的直觉告诉她,沈褚君了解的,远远不止这些,但是现在,沈褚君不说,她也没法问。

    “莫名的厌恶,自然是有非同一般的理由的,项小姐,有没有兴趣,与我合作呢?”沈褚君的话,说得直白。

    项清笑了,但笑意不达眼底,“五皇子,你将你对大皇子的厌恶,全部摆在了我的面前,你猜,我会不会告诉沈赫?”

    你不会。”沈褚君说得笃定,如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没必要将自己的底细,告诉一个尚且可以算作是陌生的女人。

    “那恭喜你,猜对了。”项清慵懒地躺回床榻上,面无表情地说道,想了想,她点头答应,“既然是合作,你想让我做什么?”

    “静观好戏。”沈褚君薄唇轻启,笑得邪肆,“不过嘛,也需要稍微委屈项小姐一下。”

    “什么?”

    “项小姐只需要做出一副与我很恩爱的样子即可。”沈褚君的脸瞬间变得严肃,似乎这是很重要的一步。

    “......”项清要是会同意,就不是项清了。

    “项小姐放心,我对于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并不会假戏真做。”

    项清自然不会相信他骗鬼一般的说辞,但是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又因着身体不太舒服的原因,她心中微感烦躁,声音透着不耐烦,直截了当地下了逐客令,“我身体不适,合作的事情,等我身体好了以后再谈,现在我要休息了,五皇子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呵。”沈褚君看着她闭上的眸子,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阿墨在丞相府的门外等着他,见到沈褚君出来,阿墨上前说道:“主子,大皇子派了人在暗中调查项小姐。”

    “意料之中。”若是项清这般反应,沈赫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是沈赫的做派了。

    “你派些人手,去混淆他的视听,给他传些假消息,比如说......”沈褚君冲着阿墨招了招手,待得阿墨走近他时,才将话说了出来。

    阿墨先是一惊,随后又恢复了自然,行了一礼后便离开了。

    夜色沉沉,正当沈褚君想要回自己府邸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人。

    那人头戴斗笠,身着一身黑衣,沈褚君粗了蹙眉,看不清人的面容,也不知道是谁。

    “五弟,又见面了。”那人将斗笠取下,被宽大的袖袍遮住的左手上,赫然有一朵妖艳的花。

    “二哥,你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就不怕我把你杀了吗?”沈褚君见到来人,有些意外,但是不稍片刻又忍住自己的心神,语气懒散地问道。

    “五弟,且不说你的武功不如我,就?⑿终庖坏悖?憔投先徊豢赡茏觥!蹦侨耍??悄嫌鸸?亩?首樱?蚰??/p>

    “是吗?在这里,就算我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沈褚君环顾四周,依着他们二人的武功,杀死对面一方虽然极为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还没到翻脸的时候。

    沈宁摇摇头,将手中的花随手扔在地上,“今晚你与项小姐的对话甚有意思,不如加我一个?”

    “......”沈褚君回不过神来了,这,什么意思?

    沈宁是要背叛了沈赫,来和他站一条战线了?

    沈褚君蒙了,有一瞬的呆滞,大脑却在飞速地运转。

    沈宁不着急要答复,“也罢,你可以好好想想,过些天我再来找你,你告诉我答案即可。”言罢,他飞身快速离开。

    沈褚君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言语。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草草草影院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