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511电影城

    剧情介绍

    这次和死亡擦肩而过,无论何时我想起来都还是后怕。

    漆黑的夜色中一路人打着火把浩浩荡荡往山下走去,我回头看着山洞的方向,希望他能平安度过今晚。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上山,一不小心一个碟子滚落在地上叮叮咚咚的声音吵醒了师傅。

    “蓉儿,天还没亮你在做什么?”师傅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我心虚地出了一身冷汗。

    “哦,师傅,家中有几味草药没了我得再去山上找些。”突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这还是我第一次说谎。

    “那你小心点,可别再去昨天那里了。”师傅好心提点我。

    “哦。”我应了一声背着满满的背篓抱着包袱匆匆跑了出去。

    那个地方有狼出没,虽然非常害怕但我必须救我的恩人。

    从家里拿了被子、衣服、药罐子、草药以及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来到山洞那人还是一动不动,我用水开始给他擦洗,从上到下一连换了十几盆盆水这才擦出个人样,然后给他换上师傅的旧衣。不要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我从8岁就开始接触男性病人,在一个大夫眼中是不分男女,只有病情的。

    我叫端木蓉,家中五代皆是太医院太医,无奈后来得罪贵人满门抄斩。我的父亲由于贪玩躲过一劫,被好心的邻居送到乡下隐姓埋,这才有了后来的我。现在清政府已经灭亡,我也恢复了原本的姓氏。父亲死前要我一定要将端木家医术传承下去,所以我非常的努力,誓要让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家人安心。

    眼前的男人身形不算高大但很结实,皮肤不白,脸上有擦不掉的黑漆漆的东西,还是看不清具体模样。

    随后把制好的药一点点敷在溃烂的伤口上,用白布细细地包扎起来,做完所有事情之后已经是满头大汗。

    就这样过了小半个月他总算醒过来,一开始他是害怕又戒备的看着我,甚至还拿枪指着我。可是我不怕,他既然救了我就不会再杀我一次,他现在之所以这样只是因为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又遇到陌生人产生的不安罢了。

    又过了五六天他对我的靠近不在戒备,只是他一直不曾开口说话,我想他大抵是不会说话吧,想到这里竟觉得他很可怜。可是我也检查过他的舌头,他说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才对,他不说话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后来我教他说话,教他发音,渐渐的他会说一些简单的字,比我,“我、你、天、地、花儿、草儿”什么的。

    后来他伤势一点点好起来,我不在的时候他会自己打些猎物,他也经常带我去打猎,教我制作捕兽陷阱,教我上树抓鸟下河捕鱼,日子简单倒也开心。

    他也会帮我采药,那些很高,看起来很危险额地方他都会主动帮我去采,有一次他从半山腰掉下来差点摔断腿,我看着他腿上又红又肿伤了好大一块,又急又气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他的大手抚摸我的发,像是安慰一般好半天才说出几个字,“别哭,不疼。”

    看着他越养越白,越养越俊的脸,我的心擂鼓似的跳不停,他真的好俊,比村子里所有人都俊,而且他身材很结实,不管多重的柴多大的石头他都能轻而易举提起来,她甚至觉得他背自己的时候轻松的好像背了一个空背篓。

    不过最让她兴奋激动的是,他竟然说了四个字!教他说话就像教自己孩子说话一般,她是费了好大神的。虽然他说的话像是大舌头人那样不清晰,可她还是清楚的听到,也听明白这几个字了。

    “吃??鱼。”烤得焦香酥脆的鱼被递到我面前,我从回忆里,回过神,深吸一口那香的不像话的鱼,不再客气大口大口吃起来。

    想起以前的事情,心里总会莫名的开心,莫名的笑出声。我会经常给他说村子里的事情,我觉得他一个人呆在山里会孤单,会害怕,我心里是想他和我一起去村子里生活的。村里的村民那样朴素纯真,一定会很欢迎他,况且他还救过我的命,师傅也不会赶他走的。

    就这样想着想着身边的人突然将我拉入旁边的灌木丛中,刚想尖叫就被他捂住嘴巴,“嘘??”

    他伸出修长却因为劳作而变得粗糙的手指对着我做了噤声的动作,我一时被他的动作所惊吓,眼睛瞪的老大,难不成又有狼来了?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个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的男人背着一大捆柴拨开半人高的杂草,走到我们刚刚烤鱼的火堆前。他打量火堆又看看四周大声喊起来:“是谁在这里?”

    我认出这是村东头铁匠的儿子田大牛,放下心来,长呼一口气还好不是狼,不然又是一场恶战。

    我看向柴胡,柴胡是我给他取的名字,他不会说话,我也不能一天“你”、“喂”的叫,再加上最开始几天他一直高烧不退,便给他取名柴胡,希望他早点退烧,早点好起来。

    柴胡是第一次见到村子里的人,他看上去格外紧张,眸子阴冷而凶狠,我一下想到那次被狼盯上的情景,他此刻的样子像极了头狼,不知为何心头微凉。

    “有人吗?”田大牛放下柴走到烧的正旺的火堆边,捡起木棍将火堆熄灭,口中还喃喃抱怨:“什么人这么没素质,人走也不熄火,钥匙点燃周围的杂草,整座山都会被烧毁!”

    看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不顾柴胡的阻拦跳出去不好意思的嬉笑道:“大牛哥,你别灭我的火!”

    手中的鱼差点因为这一跳而掉在地上,我心疼这条鱼连忙牵起衣角将它接在衣服里,看着鱼静静躺在怀里这才舒了一口气。

    “蓉姑娘原来是你呀,我还说是哪个不长眼的乱点火呢?”田大牛话一说出口便觉得坏事了,连忙捂住嘴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怎么能说蓉姑娘不长眼呢?蓉姑娘自小在村子长大,不知免费医好了多少人,她是他们整个村子的恩人,“嘿嘿,我好像说错话了。”他不自觉低下了头心中充满了愧疚。

    “哈哈!”我倒不在乎,哈哈一笑便带过了,“我刚刚看到一只兔子,就跟过去看了看,没想到你来了。”我蹩脚的说着谎话,不过他这傻傻的样子也不会看出。

    “兔子?”田大牛往我身后张望,他个子比我高一个头,我怕他看到柴胡连忙移动两步站在他面前,笑道:“早已经跑没影了!”

    “这草这么深,不容易捉。”田大牛看周围的环境摇头。

    “我也没打算捉它,对了,大牛哥吃鱼吗?”我将落在衣服上的鱼重新串在一个竹签上递给他。

    “真香啊!”田大牛吸了吸鼻子,说实话他也是被这阵香味吸引过来的,现在看我递给他,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拿过去,接着毫无形象地吃起来。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我死死忍住要流口水的冲动。

    “蓉姑娘,我先回去了你和我一起吗?”吃完鱼田大牛又背起那捆柴。

    “啊?不了不了!”我连忙摆手,“我还有几味药没找到。”

    开玩笑,还没吃到鱼怎么能回去呢?

    “好吧,你小心点,别太晚上你始终不安全。”田大牛说完,背着柴大步离开。

    “放心吧,大牛哥!”

    田大牛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身后悉悉疏疏是柴胡走出来的声音,他坐在火堆旁将刚刚还没来得及烤的鱼一条一条串上竹签。

    我叹了口气,厌厌地坐在他身边。

    “他,不好。”柴胡看着我因为没吃到鱼而神情厌厌的样子,笑了。

    我看了眼田大牛离开的方向,嘟着嘴:“抢我鱼吃,确实不好。”

    柴胡的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光,只是当时的我没看明白他的眼神,不知道那抹光意味着什么。

    直到三天后在村东头的河边村民们发现田大牛的尸体,尸体肚子像青蛙的白肚皮一样鼓鼓的。整个人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久,肿胀的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一大群人哭着喊着拥挤着将田大牛从河里捞出,又将他抬回家中,我远远的看着心中一片混乱,三天前明明还说过话的,怎么就死了?

    他们报了官,可是现在到处都是日本人,他们要么忙着打仗,要么忙着逃跑,根本顾不上一个小村庄,死了一个人这样的一件小事情。

    最后村长让师傅验尸,傅的话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怒。

    田大牛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显然是被人活活勒死又沉入河中,而田大牛的手心死死拽住一块巴掌大军绿色布料,布料上有一方白色,白色上有一个红色圆。像太阳一样红,像太阳一样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片段,红日红日……

    我不敢相信一步步后退、后退,再后退,直到退出人群,还能听见村民们纷纷尖叫的喊着:“是日本人!杀了日本人!杀了日本人!”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511电影城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