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西瓜高清播放器

    西瓜高清播放器

    1.4分 6次评分

    分类:纪录片 大陆 2021

    主演:黄俊鹏,胡小庭,张天爱,张俪 

    导演:杨?子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16 09:52:59

    剧情介绍

    距离胡筝生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如初他们的生活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该上班的时间上班,该吃饭的时间吃饭。如初和林宣只知道文远求婚失败了,也没敢具体的问相关的细节

    这天中午,如初和文远林宣他们三个人又一起在公司食堂吃午饭。文远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看着如初和林宣。感觉到了文远的视线,如初停下进食的一系列动作抬起头看着文远问“你干嘛?”

    文远说“我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努力,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一下”

    林宣说“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帮你么?这次又要我们做什么?”

    文远把自己想要演场戏逼胡筝正视她心里真实的感情的想法说给了如初和林宣,如初很震惊的说“你疯了吧?”

    文远对于如初的震惊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当他自己有了要演场戏的这个想法的时候他自己也很吓了一跳。在心里斟酌犹豫了好几天,把这次演戏可能带来的后果方方面面的都想过了,这才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林宣和如初

    林宣相对于如初的震惊表现得冷静的多,问“这样一来你不怕刺激到胡筝么?你明明知道魏源的意外对于胡筝来说打击有多大,她好不容易才从那段悲伤中走出来,你这么做会再一次把她拉回那段悲伤的回忆的”

    文远有些为难的说“这些我早就想过了,但是就算我们都不提那件事也是真实发生过的,而且它现在还成为了一个阻挠胡筝向前进的一个障碍。所以我才想要演这么一场戏,我希望胡筝可以打破那个障碍真正的面对自己的心意。大胆的去爱去生活”

    即使如初他们从来没问胡筝也从来没说过自己感情方面的事,但是在一起相处了十几年,如初一直都知道胡筝在感情上有她自己的障碍。仔细思考文远说的话,如初觉得如果可以让胡筝打破障碍勇敢的去面对幸福,这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事

    如初考虑了一会儿,问“那除了配合你演戏,我们还要做什么?”

    文远说“我们这场戏里还差一个医生的角色,我们认识的可以帮上忙的医生都不在上海,现在唯一一个可以帮的上忙的就只有你认识的那个刘雨扬医生了,所以你得帮我邀请他友情出演”

    听着要让自己找刘雨扬帮忙,如初有些为难因为如初不能确定以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他会愿意帮自己这个听起来有些荒唐的忙,但是想到这可能会让胡筝和文远拥有幸福,如初还是愿意去试一试说“我知道了,我尽力帮你约他一下,然后你自己跟他讲。我只负责帮你联系他,他愿不愿意帮你我就不知道了”

    文远感激的看着如初说“只要你帮我约他,这个事就成功了一半”

    如初打电话给刘雨扬,问刘雨扬有没有空,有点事想找他帮一下忙。刘雨扬接到如初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其他几个医生开会,商量接下来的那个手术的最佳方案。看电话是如初打来的,刘雨扬跟其他几个医生说让他们稍等一会,自己去接个电话

    刘雨扬接通电话“喂,如初,找我有什么事么?”

    如初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说有事找刘雨扬帮忙说“雨扬哥,这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接到如初主动打过来的电话刘雨扬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开心。刘雨扬说“没关系的,一点都不打扰,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如初犹豫的说“雨扬哥,我找你确实是有点事想让你帮忙,但是如果你忙的话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

    刘雨扬看了一下等着他回去继续开会的几个医生,说“还好,不忙,有事的话你就直说吧”

    如初小心翼翼的说“那你今天晚上有时间么?我请你吃个饭吧,我们当面说。要是你忙的话之后再说也行,反正我的事不急的”

    刘雨扬考虑两秒钟左右,说“今天有时间,但是可能会稍微晚一点”

    如初说“晚一点没关系的,但是你如果有事的话千万不要勉强,我的事真的不急的”

    刘雨扬说“你放心吧,一点都不勉强”

    挂断电话之后刘雨扬又回到了会议室,定下来手术方案之后就立即开始给病人做手术

    今天下班之后是林宣去接的胡筝,文远开着车带着如初到刘雨扬所在的医院附近的餐厅等着刘雨扬下班过来。大概快九点钟了刘雨扬才急匆匆的从医院赶过来。现在才四月份,天气还有点冷,但是刘雨扬额头上却冒着细细的汗珠。如初看着刘雨扬的样子,知道刘雨扬今天肯定是急急忙忙赶过来的,如初有些内疚的说“雨扬哥,不好意思啊,你那么忙我还来麻烦你”

    刘雨扬看着今天和如初在一起的人是文远不是林宣算是得到了意外的小惊喜。刘雨扬说“根本就不存在麻不麻烦,我平时也不是很忙,就是刚好今天下午的那个手术有点复杂所以才拖到现在了。你要请我吃饭的话我随时都是有时间的哦”刘雨扬怕如初会多想,还顺便开了个小玩笑

    如初还想说什么刘雨扬阻止了她,说“哎呀,我都饿了,我们赶紧吃饭吧,你不是说有事找我么?你跟我说一下什么事呗”

    如初本来还想再跟刘雨扬说声不好意思要他这么晚还出来的,但是被刘雨扬阻止了。听到刘雨扬问自己的事,如初就直接把文远想要请刘雨扬帮忙演场戏的想法跟刘雨扬说了。看着刘雨扬听自己说完没有立刻表示帮不帮这个忙,如初以为这件事会让刘雨扬很为难,接着就说“雨扬哥,你要是有顾虑的话就直接说,没关系的,让你一个医生配合我们演戏也是在是难为你了。我也觉得文远这个方法不太好,我们还是换个方式吧”

    刘雨扬听完如初的话没有立刻回答这个忙是帮还是不帮不是因为有顾虑,而是想到了别的事。听到如初说想别的办法刘雨扬立马说“帮,这个忙我肯定可以帮啊。再说了,你们也没有要我演多大难度的戏,就是让我把日常生活中的几句台词改一下而已,你们愿意给我个当演员的机会我为什么不试一下!”

    文远听到刘雨扬爽快的答应了帮忙,感激的说“谢谢雨扬哥,那之后就全靠你了!”

    刘雨扬笑着说“不用客气,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吃喜糖喝喜酒就行了”

    文远说“那是一定的”

    等吃过饭已经十点多了了,文远和如初回到家就已经十点半了。胡筝还坐在沙发上等如初回来,如初看着胡筝这会儿还没睡,有些心疼,想着接下来自己和文远他们联合起来要对胡筝演的戏可能会伤害到她,如初有些愧疚的撒谎说“胡筝,我今天晚上和文远加班加的有点晚,如果之后我再要加班你就自己先回房间睡觉吧,别等我了,你自己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胡筝累了一天,这会也是真的有点困了,强忍着睡意说“没关系的,你这会才回来,吃饭了么?没吃的话冰箱里还有些吃的,我去帮你热吧!”

    看着胡筝对自己这么好,如初实在是不忍心欺骗她,但是还是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歉意,继续说“我和文远回来的时候在楼下吃了一点,你去睡吧,我收拾一下也去睡觉了,好困啊!”

    如初催胡筝快点去睡觉一个原因是因为真的心疼这会儿困意十足的胡筝,另一个原因就是如初真的不忍心瞒着胡筝,如初怕再多和胡筝待一秒她就会跟胡筝老老实实的把文远的计划给交代了

    胡筝听了如初的话之后也没有任何怀疑,直接就相信了如初是和文远一起加班到这会儿了。

    一周后

    正在准备收拾东西下班胡筝手机突然间响了,胡筝拿起手机看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胡筝疑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是个陌生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胡筝小姐么?”

    胡筝说“我是”

    电话那头说“文远先生是你的朋友吧?他出事情了,现在正在医院做手术,麻烦你过来帮他办理一下各种手续吧!我们这里是长鑫医院”

    在医院?做手术?这突如其来的电话让胡筝一下子就蒙了,文远这会儿不应该是刚下班么?怎么会弄到医院去呢?胡筝来不及多想一边冲出公司打车往长鑫医院奔过去一边打电话给如初“如初,刚刚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文远进医院了正在做手术是怎么回事啊?”

    如初这会儿正站在文远旁边一边听着文远在这指挥一会女主角来了该怎么演戏一边假装毫不知情的说“我不知道啊,林宣今天要谈一个合同我陪着他在外面见客户了,文远怎么了?你别着急慢慢说,我和林宣这就赶过去”

    听到如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胡筝更加着急了,魏源出事的那些画面像电影一样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胡筝是真的害怕了,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一边哭一边催着司机在开快一点,都说应该要往好的方面想,但是胡筝这会已经没法控制自己,之前的那些经历只允许胡筝往最坏的方面想。

    这边,怀着极大的愧疚和担忧帮文远向胡筝撒了谎的如初一边按照文远的安排躲到了刘雨扬的办公室等会制造出他们比胡筝后道医院的情节一边骂文远用这种不择手段的方式追女孩子活该被拒绝。虽然如初嘴上骂着文远活该被拒绝但是心里其实特别希望文远这一次可以成功的和胡筝走在一起,这么多年文远和胡筝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如初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两个人真的太难了,他们的感情之路真的太坎坷,如初作为他们两个人的朋友真心希望他们两个可以真的幸福

    司机在看着胡筝焦急的样子和刚刚和别人通话的内容,大致猜到了是什么事,司机在不违反交通规则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送胡筝到了医院。胡筝从包里拿了一百块钱给司机然后一边跑向医院一边说“谢谢你,不用找了”

    胡筝在护士站问“请问一下有个叫文远的患者在做手术啊?”

    护士说“你是说今天刚送来的那个患者吗,在一楼2号手术室”

    胡筝冲到2号手术室前面,门上亮着手术中的红色字眼让胡筝感到了那陌生又熟悉的恐惧。有医生从里面出来了,胡筝急忙抓住医生问里面病人的情况,医生把口罩摘了一半,胡筝看着医生是刘雨扬,焦急地问“雨扬哥,文远怎么样了?”

    刘雨扬一脸严肃的表情说“从我们检查来看他伤的很严重,我们会尽力的”

    刘雨扬走了之后,胡筝一下子更害怕,严重?谁能告诉她文远到底为什么会受伤啊!胡筝这会等在外面什么都做不了。如初和林宣这个时候也来了,如初跑过来一边表现着急一边安慰胡筝说“你也别太着急了,先坐在这边慢慢等吧”

    看着如初和林宣过来了,胡筝原本坚强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胡筝掩着面哭着问如初“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为什么文远会躺在这做手术啊?”

    如初看着为文远担心难过的胡筝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林宣,林宣也受不了胡筝被骗成这个样子,但是还是不得不假装一边为文远担心一边说“刚刚我们来的时候问了护士,护士说好像是文远开车过红绿灯然后有一个小孩跟大人走失了,红灯的时候站在马路中间,旁边来了一辆车没来得及刹车,文远为了保护那个小孩调转了方向挡在了那辆车的前面,那个孩子没事了但是文远成现在这样了”

    胡筝听着林宣讲述事情的经过,一边担心一边替文远祈祷,希望文远可以平安

    半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上面的红灯灭了,医护人员从里面走出来,如初第一个朝着刘雨扬冲上去问“雨扬哥,文远怎么样了?”

    刘雨扬一脸遗憾看着如初说“如初,对不起,你们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然后留下如初他们三个人站在手术室前面,虽然作为外科医生经常会面临生离死别的状况,但是刘雨扬看着胡筝满脸担心和害怕的神情还是特别不忍心,生怕自己一个心软就把这场戏搞砸了,刘雨扬慌忙地逃离了现场

    胡筝一下子放声大哭,还没等如初和林宣反应过来胡筝就已经冲到了文远身边,看着文远脑袋上已经凝固了的血块,胡筝大哭道”文远,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不是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么,你起来啊”

    文远使劲全身力气微微的张开了眼看着胡筝说“对不起,这一次我恐怕要食言了,你以后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胡筝拉着文远的手拼命的摇头,说“我不要你食言,你不是说要守护我一辈子的么?我这会儿好害怕,你别吓唬我了,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只要你立马好起来我就不生你气,不然的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起来保护我好不好”

    文远使劲的伸出手摸向胡筝的脸,去帮她擦眼泪,说“你别哭,我最怕你哭了,对不起我不能再守护你了,你把我忘了吧”

    胡筝哽咽的说“不行,只有你才能守护我,你之前不是说想要娶我么?我答应你,我愿意嫁给你,只要你好起来,我们立马就去结婚,我这辈子只要当你的新娘,我只愿意为你穿婚纱”

    听到胡筝这么说,文远的目的达到了,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还不能太快的出戏,说“你不是说了我们两个不合适么?你还是忘了我吧,去找个更合适的人”

    胡筝说“我之前是很害怕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但是现在我最害怕的是失去你,所以你要乖乖的,赶紧好起来娶我为妻好么?”

    文远要的效果达到了,文远伸出双手去拥抱胡筝,胡筝知道文远的想法主动趴在了文远的身上紧紧的抱住了文远。文远说“那就这么定了,不准反悔?”

    胡筝一边点头一边哭着说“绝不反悔”

    文远拿出之前的求婚戒指,把胡筝从怀里扶起来,拉起她的左手把戒指牢牢地带到了胡筝的中指上。这时刚刚的医护人员和如初他们都站到了手术室里,手里拿着鲜花和气球,脸上挂着年度大戏完满杀青的笑容。刘雨扬把鲜花递给胡筝然后笑着对文远说“恭喜啊,终于梦想成真了”胡筝转头看着文远也是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好像被骗了

    如初看着胡筝还满脸的泪水,十分愧疚的说“胡筝,对不起,都是文远叫我们骗你的”

    看着如初这么快就把自己卖了文远害怕胡筝生气立马对胡筝道歉说“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了才会让他们配合我演这一出戏来骗你的,我真的不是想捉弄你”

    文远以为胡筝会很生气自己联合了这么多人去骗她,结果没想到胡筝竟然笑了,然后说“没关系,虽然被你们的这出戏欺骗的很惨,我理应生气但我得到更多的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应该是我向你们道歉,为了我和文远的事麻烦了你们这么多人”

    胡筝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是一想到大家都是希望她可以幸福,气就消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一点留着回去了对文远发

    在场的医护人员笑着看着胡筝和文远,刘雨扬代表着参演的医护人员说“没关系,你们一定要幸福,到时候别忘了请我们吃糖”

    文远说“一定的,你们都是我的大媒人,我今天就请你们吃饭,地方你们随便挑”

    刚刚那个给胡筝说文远在1号手术室的小护士说“好啊,我们要吃最贵的,刘医生可以么”

    文远说“我请客干嘛要问刘医生啊,我说了算,当然可以了!”

    在场的医护人员都很开心有人要请吃大餐,趁着别人没注意到如初偷偷的走出了手术室。刘雨扬也跟着如初出来了

    刘雨扬看着如初虽然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但是总感觉如初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开心,刘雨扬说“如初,你要不要去我办公室坐会儿?”

    如初跟着刘雨扬去了他的办公室,如初坐到了单人沙发上,刘雨扬靠着办公桌盯着如初问“如初你怎么呢?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问题,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心事啊?”

    如初说着违心的话不敢直视刘雨扬的目光“没有啊”

    对于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如初的真实的回答,刘雨扬假装很受伤的说“我都跟你说过了我学过心理学的,你这样明显的小动作是在质疑我的专业能力么?”

    看着刘雨扬一本正经的假装受伤的表情,如初轻轻的笑了反问道“为什么只要我有点儿小心思就都能被你们看出来啊?”

    听到如初这么说刘雨扬还以为如初还有别的自己不知道的追求者,有些小紧张的问 “我们都?除了我还有很多人么?”

    如初才不知道刘雨扬的小心思呢,解释说“就是我的两个闺蜜,一个是你也认识的胡筝还有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好闺蜜乐乐。不管我隐藏的多好她们都能一眼看出来,现在又多了一个你,我感觉自己都没隐私了”

    刘雨扬听着如初说的两个人都是女生,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又是什么强敌呢!而且听如初的口气是完全不知道林宣的心意,这下自己的机会又大了很多,刘雨扬心里想着。刘雨扬说“那是因为大家都很在乎你关心你所以才能一眼看出来你极力想隐藏的心思啊”

    如初没说话,默认了刘雨扬说的话

    刘雨扬知道自己说的是对的,继续说“要不要跟我玩个游戏?我来运用我心理学的专业知识来猜一下你为什么不开心,猜错了的话我请你吃饭”

    如初果断拒绝说“不用了,我没有心事,是你自己想多了”

    刘雨扬看着如初的反应知道如初还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于是出于尊重,刘雨扬说“那好吧,是我想多了,刚好我也下班了,我请你吃晚饭吧,我知道这边有一家川菜味道很正宗我一直想带你去试试,如阿姨说过你很喜欢吃辣的”

    如初这会儿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带着,不好直接拒绝刘雨扬,只能找个借口说“我也很想跟你去吃川菜,可是为了配合文远演这出戏我今天的工作都还没做完,我只能回公司把剩下的工作赶完,希望今天晚上不用熬夜加班,只能下次再和你一起去吃饭了”

    即使知道如初是在找借口刘雨扬也不好强求,只能说下次再带如初去吃川菜了。跟刘雨扬道别之后如初也没跟其他人打招呼就自己一个人走了

    猜你喜欢

    49406

    夜色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