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阁楼的大象

    剧情介绍

    风熙柏被门外的宫人吵醒的时候,他的脸色十分不好看,这还未到早朝的时辰,也不知道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打扰他这来之不易的好眠,若是等一下宫人的回禀没有能让他平息怒气的理由,这顿板子怕是免不了了。

    风熙柏穿好了外衫,看着前面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太监,觉得有些眼熟,

    “你是谁宫里的?”

    “回禀皇上,奴才是皇后娘娘宫中今日的执事太监。”

    小太监托皇后的福虽然经常得见天颜,但是这么近距离回话还是第一次,他身子抖如筛糠,脸上的汗珠一直流个不停,他知道自己这次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风熙柏也注意到了小太监的不对劲儿,他那个大难临头的样子让风熙柏更加烦躁了。

    “究竟是出了何事?”

    “皇上,皇后娘娘没了。。。”

    小太监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嘶喊出了这几个字,他整个人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只敢盯着风熙柏明黄色的靴子。下一刻一个不明物划过他的脸颊和耳朵,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小太监才后知后觉地感到额头一阵湿润,滴滴哒哒的血顺着他的眼睛流到了地上。

    “皇上饶命。。。”

    风熙柏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他才意识到他刚刚扔的是太医送给他的安神枕头,他停在半空的手还有些发抖,小太监说了什么让他勃然大怒,他好像有些想不起来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再给朕说一遍。”

    小太监此刻哪还说得出话啊,张了半天嘴,他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来人,给朕把他的舌头拔下来,既然不会说,留它何用。”

    被两个宫人从地上架起来之时,小太监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皇上,皇后娘娘服毒自尽了,奴才不想死,皇上饶命啊。。。”

    小太监虽然口齿不清,但是那一字一句还是准确地飘进了风宸匪的耳朵里,他不会相信小太监说的任何一个字,他就是该死的奴才,该死。

    “把他拖出去。”

    说完这几个字,愣了一下,紧接着风熙柏就跟着了魔一样,人生头一次衣衫不整地跑出了自己的寝宫,后面的一群宫人只好在后面跟着,往常觉得不远的一段路,风熙柏今日觉得跑了很久,都没有看到熟悉的门口,宫人们没有一个敢出声提醒,只是跟着他慌不择路,跑错方向一次又一次。

    这是风宸匪第一次见到如此狼狈的风熙柏,只不过他此时似乎顾不上这个时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皇上的出现,也让这里的宫人们纷纷跪了一地。

    风熙柏冲进屋里,就看到陆繁花毫发无损的躺在床上,他甚至还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上他又想起了千万个阿蔓瞬间消失的那一幕。

    “刚才有个小太监跑去朕那里说你不在了,吓了朕一跳。”

    风宸匪轻轻坐到陆繁花身边,生怕他搞出太大的动静吵醒她,他自己知道被人吵醒不是很愉快的事。

    陆繁花的双手很规矩的交叠在肚子上,风熙柏拉起她的右手贴到自己的脸颊上,

    “皇后是不是太贪凉了,你刚刚生下皇儿不久,还是要多注意身子。”

    风熙柏有些笨拙地拿起床里边的锦被,拽过来,盖在了陆繁花的身上。

    宫人们看到他们往常冷静睿智的皇上如魔怔了一般在皇后的尸体旁边做着奇奇怪怪的事,甚至还时不时地与皇后贴耳自语,着实吓到他们了,最后还是姗姗来迟的,跟了风熙柏十来年的贴身老太监才打破了这诡异的情景。

    “皇上。。。”

    一路小跑气喘吁吁的老太监在宫人们的搀扶下跪在了地上,

    “皇上节哀啊,皇后娘娘已经去了。”

    “怎么连你也说这些混账话,皇后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她只是睡着了。”

    风熙柏的样子让老太监禁不住老泪纵横,他也从未见过风熙柏这个样子,仿佛失了魂,他知道不能让风熙柏这样下去,就算是拼着一死,也得让风熙柏面对现实。

    “皇上,您看清楚,皇后娘娘已经殁了,若是她在天有灵,一定也不希望看到您这个样子。。。”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老太监不知道哭诉了多久,当他再次抬起头时,风熙柏已然走到了他的面前,

    “太医怎么说?”

    风熙柏面无表情,但是眼中那散了的神终是聚了回来,

    “太医说皇后娘娘中了一种奇毒,连他们都闻所未闻,只不过皇后娘娘看起来并没有承受多大痛苦,似乎是在睡梦中就去了。”

    “你们都下去吧,把世子叫进来。”

    老太监也奇怪这个时辰,逸王世子怎会出现在皇后寝宫,而皇后又莫名其妙地中毒而亡,不过这些事都不是他应当过问的,今夜之事太过蹊跷,但是不听不看不说才是这宫内的生存保命之道。

    风宸匪刚踏进寝殿中,风熙柏就拔出了身边侍卫身上的配剑,这明晃晃的剑尖毫无意外地指向了风宸匪脖颈,

    “为什么?”

    “臣只是履行对皇上的承诺而已。”

    风宸匪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却又信誓旦旦的话让风熙柏脸上青筋暴起,

    “风宸匪,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朕不敢杀你?”

    “臣不敢,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只不过有些事臣一定是要做的。”

    两个人就那样对峙了很久,旁边的人甚至都不敢大声呼吸,生怕一个刺激,风熙柏的剑就刺进去了。

    “风宸匪,这就是你报复朕的手段吗?一命偿一命?那你也应该冲着朕来,为何要伤及无辜呢?”

    风熙柏似在质问,又似在喃喃自语,

    “臣不敢。”

    又是这句话,自从两个人变成君臣关系,风宸匪最常说的恐怕就是这句话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说最怂的话,却干最大胆的事吧。

    “风宸匪,你是不是觉得陆繁花的死可以让我跟你一样一蹶不振?”

    风熙柏突然扔掉了手中的剑,俯首到风宸匪耳边低语,

    “二哥,她的死,你心痛吗?”

    “不,一点儿也不,就算你今日不动手,有朝一日,我也会做的,这是咱们早就商量好的,不是吗?”

    此刻风熙柏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就好像刚才失魂落魄的人不是他,只不过他似乎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下去了,

    “回宫。”

    一声令下,那群浩浩荡荡的宫人跟着风熙柏又离开了,只不过不同于来时的慌慌张张,这时他们的皇上步履沉稳,似是真的恢复如常了。

    “出来吧。”

    所有人都散去,这寝宫突然间变得安静的可怕,一个瘦弱的宫人打扮的姑娘在风宸匪的示意下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满脸泪水,已然是泣不成声了。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阁楼的大象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