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狼久久综合天码

    剧情介绍

    十、干煸鱼刺

    你若红烧木耳,我便干煸鱼刺儿

    “喂?……我怎么回……!”

    风,吹起地上的落叶,沙沙地声响将穆沐的问话全数湮没,只剩她一个人呆呆地望着漆黑静谧的御道……!

    这路不能白指呀!

    搁现代,你要是想跟卖冰棍的老奶奶问个路,还得买她两冰棍呢,更何况您老找的还是天下第一号的指路人。

    你偷了人家献给他老娘的贡品,人家没把你抽筋扒皮,就是便宜你了,你还想让人家给你指路?

    你有见过哪个人被窃贼偷完东西,又画张地图,让他没事常回来看看的吗?

    正想着,一片乌云缓缓飘来,将皎洁的月亮全数遮住,一时间原本光亮的大道,变得漆黑无比。

    穆沐扶住身旁的墙壁,警觉地望着四周。

    只听耳边,呼呼声骤起,卷起满地落叶打到她身上,像是被无数双大手抓扯着……!此时此地就连她这种无神论者也衍生出莫名的恐惧!

    人是向往光明的动物,黑暗最能让人崩溃,而此时她已在黑暗中矗立良久,久到双膝酸软,久到呼吸困难,就在她濒临崩溃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黑暗中,这声响如同佛佗的梵音般让人心生希望。不由多想,她顺着声音快步跑去,就见一盏忽明忽暗的宫灯,从转角处亮起……。

    小太监边走边在嘴里念着“阿弥陀佛”。

    今儿个不知撞了什么邪,小解撞鬼本就够倒霉的,可回屋里还没躺上片刻,就又被吩咐来这边接一个姓穆的姑娘。

    本想不来,可人家说这是皇上吩咐的。

    他本就比别人来得晚,难免受气。可受气是受气,你们也不能拿皇上来骗我呀!皇上不近女色,这宫里人尽皆知。他老人家怎么会无缘无故黑灯瞎火的猜着这有个姑娘呢?

    哼,来就来了,要是没有姑娘,我准回去告诉我干爹——王总管,让你们这一群王八羔子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不觉就围着宫殿绕了一圈,连半个人影都没见着。

    赶紧回去吧,别又见着什么不该见的东西。

    正这么想着,忽然前面闪了一道白影。

    小太监手一哆嗦,灯里的蜡烛倒了,将纸制的宫灯引燃。他连忙使劲晃了下,想要把火晃灭,谁知道风助火涨,越晃,宫灯烧得越旺!

    他扔下宫灯,刚想用脚踩灭,就听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鬼呀!”

    小太监就觉汗毛直竖,裤裆湿热,也顾不上什么火不火的了,撒呀子就跑!

    穆沐本来是冲着宫灯跑去的,谁知就快到跟前了,才知那不是宫灯,那是一团燃烧着的火,晃晃悠悠,飘浮不定,没头没尾地在黑暗中游荡。

    火焰之后是一个脸色青黄,没腿没脚的少年!

    她一下子就被定住了身子,再也迈不开步了。

    忽然间想起一句话——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这回她真遇到鬼了,而且还是一个会御火的火鬼。

    这下自己浑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汗毛上,它们拼了命地向上直立,仿佛要将自己武装成刺猬。可是刺猬也怕火呀,

    如此一想,刚刚还英武雄壮的汗毛们,像一群偃旗息鼓的败兵般纷纷垂下,继而浑身力气复归回来,化成一句凄厉惊悚的喊叫:

    “鬼呀!”撒呀子便跑!

    她这厢往东跑,小太监往西跑,围着这座宫殿,不消片刻,这两个同样被“鬼”迫害了的人,世纪重逢了!

    一见到同类,这两人居然喜极而泣,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紧紧相拥在一起!

    “穆姑娘,我终于找到你了,皇上让我送您回宫呢!”

    小太监一把鼻涕一把泪,直把穆沐看成了再生父母。终于明白皇上为什么不近女色了。有这样一位神一样的人陪着,那些庸花脂粉又怎么入得了眼呢?

    听他一说,穆沐顿时感激涕零。

    试想,于千万人中,谁救你于水火?于万世之间,谁救你于危难?

    答案只有一个——

    皇上啊!

    立时对皇上顶礼膜拜!

    这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各自把自己的遇鬼遭遇诉说完一遍后,顿时统一战线,心中更加笃定了自己的遭遇之真实。

    不由地又十分虔诚地对着各自心中的神明行礼谢恩。方才相扶相携,开始了征程。

    跟着小太监左转右转,足足转了一个时辰才转到她的住处。穆沐更感激鲜于子了,要不是他派人来,自己怕是转到明天也转不回来。

    与小太监依依惜别后,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整整折腾了一夜,晚膳不但没吃着,还浪费了整晚的体力,真是得不偿失。

    不雅地打了声呵欠,穆沐眯着眼睛推门进屋。谁知门才打开,屋里的景象便让她顿时睡意全无!

    这哪儿还是她走时的闺阁呀!

    这分明就是个龟壳!

    走得时候只是地上有点碎布片。现下可好,除了碎布片还是那个碎布片外,其它的没有一件是不碎的了。

    桌子、椅子除了能从材质上看出用途,已经没有模样了;被褥枕头连材质都看不出来,只能从满屋飞舞的棉絮中窥知一二;相比之下,床算是比较完好的,虽然床幔被踩在脚下当了地毯,床棱也插到窗上成了窗支,好歹还有个床身可以当凳子。

    这不是?鲜于琪正满脸阴翳地坐在上面。

    这是怎么了?

    莫非鲜于琪又召来了几个宠姬一夜承欢?

    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说这床招谁了?至于这么对它吗?

    看着眼前的情况,穆沐果断地想要退出来。

    谁知刚抬起后腿,身子便被一股大力向屋内拉去。与此同时,一声暴怒响在头顶。

    “你去哪儿了?”

    去哪儿了?

    你说我去哪儿了?

    穆沐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那副要吃人的鱼脸,一头雾水道:“你不是要我找吃的吗?”

    闻言,鲜于琪脸色稍霁。

    一低头却在看到了她身上的披风!

    “这是谁的?”

    顺着他的目光望下去,这才想起忘了让小太监把披风带回去了。

    心下一急,甩开鲜于琪就要跑去唤住小太监。

    谁知还没跑两步,就觉头皮一疼。

    却是被鲜于琪一把拽住了头发!

    “还想跑?去哪儿跑啊?说什么去找吃的,却原来是去私会情郎了。你的皇上可好啊?是否宠幸与你了?且让本王帮你验验,看你会不会一夕之下便得龙种!且让我验验!”

    边说边拉着穆沐往床榻走。

    头发被鲜于琪扯得生疼,原本昏沉的头脑立时清明了起来,不停地想着脱身的办法。终于,在鲜于琪要将她扔到床上之时,瞅准时机,翻身挥掌……!

    “你TM有毛病吧?专门爱揪人头发是吧?”

    就听清脆的巴掌声响到鲜于琪脸上。

    把鲜于琪打得愣了一下,手上一松。

    穆沐趁此机会,夺门而逃……。

    可还没跑出几步,就听门内传来一声大喝:“把她给我捉住!”

    就觉腰上一紧,便被暗中影卫牢牢钳制……!

    越狱失败!

    这个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内部时机是成功的前提,但外部环境才是成功的关键!

    穆沐耷拉下脑袋,乖乖被影卫搂在怀中,认命似的等着被鲜于琪荼毒!

    旦听“啪啪”两声。

    鲜于琪反手给了影卫两个耳光。

    影卫蒙了,穆沐也蒙了。

    就在众人一脸蒙逼之时,又听鲜于琪说道:“下去领赏!”便抱着穆沐扭头进屋。

    影卫在院子里石化了!

    这一会儿地狱,一会儿天堂,主子是演哪出啊?

    正郁闷着,就听树上传来阮旭的声音:“你是用哪只手碰穆姑娘的?”

    影卫不明所以地伸出了右手。

    “嗯!还在,说明主子没诚心罚你!下回记得用精法,要不然断手断脚都正常!”

    影卫恍然大悟,却在下一秒想起当初穆沐光着身子在大军阵前裸奔的事迹……!

    吓得连忙捂眼,闪身走人!

    没空揣摩刚刚的诡异,逃脱未果的穆沐被鲜于琪抓得更紧,连还手的机会都不给她,直接用精法将她捆住。

    这回穆沐真成了不能动的木头,身子直直地被风卷起,然后毫不怜惜地扔到床上。

    旦听“嘎嘣”一声。

    烟雾升腾,穆沐如变魔术般没了踪影。

    鲜于琪心中叫了声:不好。

    连忙闪身奔到床前,却为时已晚。就见穆沐于数片破床板中,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穆沐病了。

    而且是一病不起,整整一月有余。

    她看天,天蓝色;看地,地土色;吃菜没肉味;吃肉不解腻;终于想吃点大枣吧,还一边吃一边吐——枣吃了,核吐了!

    尽管看遍御医,却没一个人能治好她的病。

    鲜于琪也蔫了,天天在穆沐房门外转悠。

    据说因为穆沐的病,鲜于琪大怒,威胁御医们,要是治不好她,就让他们全部赔葬。

    哼!全部赔葬?我看最该陪葬的是你才对。

    穆沐翘着两郎腿,悠闲地躺在床上,边吃着小太监剥好的葡萄,边听他滔滔不绝地讲着鲜于琪的糗事。

    自从上次被他送回来后,皇上就派他来伺候穆沐。

    这小太监笨虽笨了点,但好歹也算皇上的眼线,宫里小到鸡鸣狗盗,大到朝中要事,很少有小太监不知道的。

    这不穆沐便从他嘴里打听到了有关旷宇国的秘事。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狼久久综合天码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