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云鬓凤钗 久久

    剧情介绍

    明昭:“这次是【晟远】和【达宁国际】同时向你下手,行动力惊人,很有可能他们是联起手来的。”

    苏永安:“真是荣幸啊。”

    苏永安感慨完发现明昭眨也不眨地盯着他,“额....”

    明昭的眼睛深邃而犀利:"你知不知道,”他的语气低沉危险:“【晟远】和【达宁国际】到底吞并了多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对手?“

    苏永安眯了眯眼睛,金黄的眸子散发出尖锐的光芒:“这才符合我的口味。联手是因为他们恐惧,弱者才会恐惧。恐惧的原因还不是【景南】的强大。没有万全的准备,我不会迎战的。”

    明昭:“恐惧的人,除了弱者,还有一类人,就是有软肋的人。查不到我,难道还查不到苏氏千金的存在吗?你切忌轻敌。这一次,他们是势在必得。”

    苏永安的眸色深了下去:“我绝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

    明昭适时转移了话题:“据我观察,他们今晚就会有行动。我们放好线,不愁鱼不上钩。”

    “不管这条鱼姓什么,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那种发狠的阴戾实在不适合出现在苏永安那张过于俊美的脸上,这样愤怒,无非是知道那条浑身带刺的鱼到底是谁。他那样的性子,实在容不得苏长安有一丁点的伤害。当年的事情,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化悲痛为力量......

    明昭目光里含着担忧:“小公主今年都六岁了,你想让她过得平凡简单,也要给她这个条件啊。永安,你不能总是把她拴在你身边。”

    苏永安心一颤,他的绾绾,已经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了。

    “等稳定下来,我就送她接受教育。”他有些艰涩地开口。就让她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有着最简单纯粹的生活。可是,她真的会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吗?她不会受到其他孩子的嘲笑和排挤吗?纵然她对父母没什么印象,可他实在不希望,她受到不好的影响。如果绾绾问起来,他又要怎么回答?

    “永安?”

    明昭看着苏永安的脸上还带有几丝茫然,暗叹气:“还是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吧。”

    那时的苏长安尚且不知道,一个人快乐安定的日子,必定是有人付出太多而换回的。哥哥给她的爱一直是不声不响,可反应过来,却总是大伤大痛。

    十点。【景南】。

    早已过了下班时间,诺大的四十三层高楼里已是漆黑一片,只有四十二层的董事长办公室仍是灯火余存。微弱的光遥遥地落在地面上,折射出落地窗前那抹挺拔的影子越发沉寂。

    站立男子的身后,一道声音温和地响起:“该来了呢。”

    男子没有回头,轻轻抬了抬手,惟一的亮源无声熄灭。整个办公室,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人一样,像那束光,彻底地融进了黑暗里。

    不过片刻,传来拧开把手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无比清晰。门被打开,熟悉的身姿直逼眼底。他并没有鬼鬼祟祟的慌张,因为,果然不出他所料,根本没有人的总裁办公室又有什么可怕的。他熟稔地走进里屋,用钥匙打开抽屉,手电筒扫了扫,眸子里闪着光。他低声说道:“拿到了”。他迅速地、熟稔地从里屋走出来,身子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

    —— 巨大的落地窗后所投出来的影子,让男子像被施了蛊一样定在原地,灯光映在他那张惨白的脸上。他看着办公桌后那张依旧温文尔雅的脸,手抖得自己都没有发觉。

    苏永安看着他,笑得三分清浅。

    落地窗边的明昭转过身,走到他面前,伸手握住了还在呼唤他的耳麦,低声道:“你知道该怎么说。”

    男人咬紧牙关 ,似有一种鱼死网破的决然。这时,腰上被冰凉的硬体顶住。男人手背上青筋尽显,终究一字一顿道:“没事,东西拿到了,我马上下去。”

    稚音上前一步伸手掐断了耳麦,目光冷酷。

    苏永安看着他,食指轻敲桌面,笑得风轻云淡:“说说?”

    蜃城的辉煌灯火映在林偕那张冷汗津津的脸上,他绝望地闭了闭眼。

    蜃城码头。

    落破的仓库旁是五到十辆大型货车,每五米一人站岗, 最外沿是每二十米有两人放哨,还有每八人组成的巡逻队,个个手持mp5。女子放下了望远镜,嘴唇挑起,情报很可靠嘛。

    “夜,什么时候行动?”

    稚夜扫视一圈自己的人:“任务都清楚了?”

    “是。”

    “对表。”

    一分钟后,稚夜在空中无声地画手势。四个人如同暗夜的鬼魅,伏身悄无声息的向前跑去。匕首浸着寒芒,招招致命。稚澜除掉自己眼前的两个哨兵,迅速地向下一个目标袭去。“喀”得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惊扰一米外的黑衣人回过头来。该死!稚澜咒骂的同时,手里的匕首直插对方的咽喉,然后一个就地翻滚来到最前面已经举起枪的黑衣人面前,抬起一脚卸掉了他的武器,快准狠的双手直席那人头颅,”嘎巴“声后,黑衣人软软倒地。稚澜回过头去,刚好看见稚夜、稚声和稚雨。四个人在五分钟内解决了所有的人,稚夜来的仓库门前,“唰”得掀开帘子。一个中年妇女头发散乱,嘴被胶带粘着反手绑在椅子上,看到闯进来手持枪械的几人,眼里是深深的恐惧。

    稚夜几人对视一眼,点头。

    稚声稚澜警戒,稚雨松绑。

    “别出声,我们是来救你的。”出仓库门,稚夜拍了拍稚声和稚澜。几个人迅速退出。

    “照片照完了吗?”

    “是。”

    稚夜看了看人质 ,对稚声侧了侧头。

    “又是我?”

    “当然,这里只有你是男的。”

    “你们这是性别歧视!”

    “这是敌后!”稚夜瞪了他一眼,持枪离开。

    稚澜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也跟了上去。

    “每次都用同一个理由,下次我一定告诉......”稚声及时止住,看了看一脸茫然的人质,嘻嘻笑道:“大妈,对不住。”掌风向她后颈处劈了下去,然后背起她跟了上去。嘴里还不忘把刚才的话说完:“下次我一定告诉九处你滥用私权!”

    “哎,你怎么把她弄晕了?”

    “她一会儿受不了颠簸吐我一身,你给我洗衣服?”

    “你想得美!”

    “要不,换你背她?下次我帮你洗衣服?”

    “你想得美! ”

    “......”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几个人迅速地消失在夜色里。

    【景南】。

    “你为了你的母亲,还真是不怕死。”苏永安淡淡地说。

    林偕没有说话。

    “如果我现在要你回去做我的内应帮我找出【晟远】和【达宁国际】犯罪的证据,你可愿意?”

    “我......”

    苏永安看着他的样子蓦然笑起:“是我不好,给了你这样的难题。自古以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样的选择,未免太难为你了。”他的语气轻然,无异平常。可林偕却没有因此放松,因为他并没有听出来这个男人话里的半分歉意。

    “这么多年的老同学,真是没想到......”苏长安细细地盯着他:“背叛只是一瞬间的事,人只会被朋友背叛。”

    林偕咬紧牙关:“你杀了我吧, 我不会再为你做事了。”

    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为了他的母亲,他叛也叛得这样理直气壮。很好!

    苏永安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几人僵持在了原地。

    这时,稚音走到明昭身边,附耳上去说着什么。明昭暗递了个眼神给苏永安。

    苏永安看着林偕大义凛然的模样,唇角的三分笑意轻轻浅浅,看不出任何端倪:“我只问你一句,如果给你一次重新来的机会,你的母亲并没有受到要挟,你还会叛吗?”

    “苏永安,我说了你想要的答案又怎样?我的母亲现在随时都会有危险,我说不会,能改变什么,你又会相信我吗?”

    苏永安依旧笑着,眼睛里浸染了丝丝点点的冷意:“拿上来吧。”

    不知道他的命令是下给谁的,门外的突然有人递进来一沓纸张,像是文件什么的。苏永安瞄了一眼,将东西给了林偕,随着他逐渐瞪大的眼睛,苏永安笑着说:“我的人,就算要背叛,也得看有没有这个资格。林偕,你记住,在我的地盘,有了谁少了谁结果都是一样的。我想用的人,不管他愿意与否,都由不得他。这是我给你的第二次机会。”

    林偕只觉冷掉的血液冻进了四肢百骸,这些纸张哪里是他刚刚所想的什么协议,而是......是这些年蜃城里风生水起两大集团的犯罪证据,他早就拿下了这些足够【景南】翻盘的的东西,方才却还是那样问他。他给了他的又何止两次机会,可是他的母亲......

    “这一次,我会尽我所能救伯母出来。不过,你再次回去,可能要吃点苦头了。”苏永安一语道破他心中所想:“不要再怀疑我的实力,你现在必须相信我。”

    林偕苦笑出声:“看来,我是没有选择了。”

    “这一点,从你跟着我第一天时你就该明白的。”

    “我自己犯的错,我自己去承担。”林偕重新整整衣服,向外走去。走到一半他回过头来,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男人神色凝重:“如果我有个什么意外......”

    “我会待伯母如生养父母。”苏永安再次拦住他的话,语气多了份坚定。

    看着再次合上的门,苏永安边走边问稚音:“人在哪儿?”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云鬓凤钗 久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