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灾难片 久久久av

    久久久av

    6.7分 23次评分

    分类:剧情片 大陆 2021

    主演:巩汉林,王文绮,高曙光,闫笑 

    导演:于京田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16 10:47:01

    剧情介绍

      “亲爱的听众朋友,今天我要给大家说的是……”

      林白躺在床上,怔松的望着天花板上那复古中世纪的华丽水晶灯,她已经连那灯上吊有几块装饰都一清二楚。自打她工作以来,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清闲发呆的时候,突然间生活就变成了空白,她还有些恍惚,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

      是的,肖魇夜每一句话都不是玩笑,林白被彻底的软禁起来,除了一屋子生活必须品之外,肖魇夜甚至命人拿走了她的手机。林白抗议着自己会被无聊到得抑郁症,于是她的房间里多了一台老式的收音机…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各位朋友,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再约……”

      随着一档广播节目的结束,老式收音机发出滋滋拉拉的信号声,这声音让林白回想起小时候看过的老旧胶片电影,只不过多了一个凌乱的画面。

      对于生活一向紧凑的人来说,这样的无所事事生活是一种折磨,就在林白怀疑时间是否停止的时候,一阵敲门的声音打破了她有些失常的神经质。

      当南宫逸出现在林白房间里的时候,林白依旧保持着瘫软在床的姿态,对于房间里多出的一个人,连一个眼神也不肯施舍。

      “林医生,这是在冥想?”南宫逸知道林白这是在无声的抵抗,只是南宫逸没想到拥有高智商的林白,会用这样幼稚的方式来表达不满。

      林白没好气的回答:“不,我已经快羽化成仙了……”

      南宫逸一直以为林白是个清冷的女人,现在看来,自己可能理解错了,“那看样子我们这里是块风水宝地!”

      林白暮然从床上坐起,躺得有些凌乱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退去那份清冷,倒是多了几分人气儿。“南宫逸,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南宫逸:“他让你过去换药。”

      南宫逸以为林白听见这个消息,会十分恼火,毕竟她有现在的处境,都是拜肖魇夜所赐,可是他错了。

      林白愉快的站起身来,拍拍身上被她来回翻滚弄的有些褶皱的衣服,随手拢起长发,然后对着南宫逸轻松的说道:“好啊!”

      “那走吧!”南宫逸侧身示意女士优先,待林白走过去之后,南宫逸瞧着她那雀跃的步伐,心想:“今天的天气似乎也不错,沉寂许久的日子也该热闹一下。”然后顺手将自己手里的一本书放在了桌子上,随着林白一道去了肖魇夜的房间。

      一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当林白瞧见已经可以下地走路的肖魇夜时候,脑子里就飘过这一句话。在感叹老一辈子的人说得话很通透的同时,林白有些后悔那天下手太轻了。

      林白:“肖先生,果真是身强体壮,连康复都比一般人要快。”

      肖魇夜前几天才见识过林白的牙尖嘴利,他可不认为林白会真的夸赞自己,“给我换药。”经过几天的调养,他的声音已不再沙哑难听,但却依旧叫人喜欢不起来。

      林白看着端坐在床边等着人去伺候的大爷,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相互搓了搓,然后换上一副看起来十分和蔼的笑容走到了肖魇夜的身边,开始动手帮他换药,乖顺的叫人不可思议。

      肖魇夜快速抓住林白的手,恶狠狠的瞪着面似平和的女人,“你想耍什么花招?”

      林白:“我人都被你给软禁起来了,还能耍什么花招?当然是期待你赶快痊愈,我好能回家。”

      虽然自从肖魇夜醒来,这是第二次见到林白,但他已对林白的个性有了初步的了解,心想:“这女人有这么识趣儿?”

      林白被人怀疑的眼神看着,一甩手挣脱肖魇夜的手掌,“肖先生,我可以不做这些。”言外之意是说他,怕死的话,就别叫她来呀!

      肖魇夜当即对着林白横眉竖眼,眼瞅着一场大战迫在眉睫,南宫逸适时的说了句话:“林医生,有劳你了!”

      林白撇了一眼南宫逸,再看看跟个炸药似的肖魇夜,有一种妈看孩子,永远是别人家的孩子好的样子。

      都是当流氓的,人家南宫逸就知进退,说让人舒心的话,然后再做让人伤心的事儿。流氓都流的有方式方法。再转眼瞧瞧肖魇夜,一张嘴里全是火星子,多讲几句,直接喷你一脸岩浆,难怪让人给伤成这副德行,简直就是情有可原,为民除害。

      肖魇夜用眼神骂了南宫逸一句:“有你什么事儿,就你嘴欠。”

      南宫逸推了推眼镜,回以无辜的眼神,表示自己没看懂。

      林白直接忽略那两个男人之间的眉来眼去,动作干净利索的就把肖魇夜的伤给处理了一遍,前后不过十几分钟,尽管肖魇夜不想承认,但林白在医学方面的造旨确实很叫人钦佩。

      “好了!”临了林白在刚包好的纱布上一拍,表示大功告成。

      “嘶~”肖魇夜倒吸一口冷气,恶狠狠的瞪了林白一眼。

      林白倒也不甚在意,修炼告诉过她,一切表面的恶意都不算什么,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笑意才是真正的威胁。所以林白很自然的把肖魇夜的态度,规划为“纸做的老虎”的行列。

      南宫逸见林白处理完了,冲着肖魇夜偷偷递了一个眼神过去,肖魇夜接到暗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南宫逸说,林白就算再伶牙俐齿,也是救了他命的人,虽然她是被逼无奈的搭救,但也是救啊!所以叫肖魇夜就算不说谢谢,也至少不用这么水火不容的。何况林白身份特殊,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

      肖魇夜知道,这些话都是南宫逸的说辞,他堂堂枭鸟会在意这些?他又什么时候指望女人帮忙了?南宫逸不过是想让他对林白态度缓和一些,不用和颜悦色,至少不这样剑拔弩张的。

      “咳…咳…嗯”肖魇夜假装咳嗽了几下,心里正努力组织着他为数不多的词语,想着应该怎么跟面前这个女人说话,而又不发火。“呃…林…林小姐…”

      林白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前几天还扬言要掐死自己的男人,现在居然会跟自己客气?连称呼都改了?这是要变天了?

      肖魇夜被人林白一双眼睛看得直别扭,一张嘴支支吾吾半天,也不见下文,南宫逸看在眼里,没想到他肖魇夜也有今天。

      正值肖魇夜抓耳挠腮的想憋出几个字的时候,隐约觉得自己身上传来又痒又疼的感觉,像是数万只蚂蚁爬在他每一条伤口上,势必要将他一点点啃骨食髓的感觉,肖魇夜自知这并非是正常的现象,脑子里快速思索之后,狠狠的瞪着林白,把自己刚刚想要跟她缓和关系的想法,团成了个球,扔到了天边。

      “老子被鬼迷了,才特么想跟这个女人和平共处。”肖魇夜不怪别人,只怪自己心肠不是铁打的,还不够硬。

      肖魇夜想要抓住林白,这一次林白没给他半点伤害自己的机会,一个轻巧的转身便躲了过去。

      南宫逸察觉有异常,赶紧走上前来,却被肖魇夜一声怒吼震在了原地:“把这该死的女人给我扔到红番区,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红番区是他们这里人给起的别名,实际上就是手下人寻欢作乐的一条街,里面的女人为了多招揽些生意,常常把自己浓妆艳抹,脸上的腮红活脱脱把自己弄的跟个被霜打过的红番茄,所以兄弟们才给那里起了个外号叫红番区。

      红番区是归肖魇夜旗下管里,进去的女人除非死,否则在枭鸟的掌控下,这辈子都有别想走出来。所以南宫逸愣在原地,轻蹙的眉头表示着他并不愿意这样做。

      “枭,你怎么了?”南宫逸看出肖魇夜的异常,却也不敢贸然向前。只得转头看向这事件的作佣者,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白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伤,尽管很小,但也叫她流了不少血,如今对这只鸟小惩大戒,算是自己善心大发。

      南宫逸:“林医生,你能否解释一下?”

      南宫逸从来不崇尚暴力,更何况他不认为林白会真的要了肖魇夜的命。

      “ZP30,小玩意儿。”林白搓了搓两根手指,刚刚她就是把ZP30的药粉藏在指甲里,然后趁着给肖魇夜换药的功夫,又把药粉撒在了他的伤口上。

      ZP30不算什么东西,只是有次被个富二代胁迫去做手术,所以她临时做出来的药粉,没什么伤害性,也不影响伤口的愈合,只是会叫人如被蚂蚁咬一般又疼又痒而已,对林白以往研制出的药品来说,真的只是个供于消遣的小玩意儿。

      南宫逸善于观察,所以他很细心的捕捉到林白滑过额头的动作,当即明白这是在报复肖魇夜前几天,不小心误伤她的事情。

      “林医生,枭鸟的伤势你再清楚不过,不如我代他向你道歉,或者赔偿。”南宫逸说的十分真诚,因为他知道林白并非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对于恶人自然要用恶人的手段,但对于林白这种,如果强迫反而不是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肖魇夜僵直着身体坐在那里,极力隐忍着身上的抓心挠肝的感觉,“南宫逸,你再敢求她一句,就自己滚到戒堂去。”

      戒堂,顾名思义就是接受惩戒的地方,当初成立总部,里里外外清理了不少心存易心的人,肖魇夜虽然是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人,但却极讨厌血腥的味道,最后干脆就空出间屋子,专门用来做惩戒处罚用,自那之后,也没用人起个名字,大家也就顺其自然的叫做戒堂。

      林白对肖魇夜这死鸭子嘴硬的态度,莫名的烦躁。她研制的药品,她自己再清楚不过,虽说不会要人命,可依照用量所带来的刺激程度不一样。意志力薄弱的人很有可能会直接上手去抓,最后导致皮翻肉烂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偏偏肖魇夜这男人宁愿忍着这股叫人崩溃的感觉,也不肯弯一下腰。倔强的叫人…恨不起来。

      “林医生…”南宫逸看着林白,希望她能够给予回应。

      林白心里叹了一口气,随口说道:“ZP30没有解药…”

      南宫逸听见这句话,整个人都绷紧了神经,眼看着就要断了那跟弦…然后又听见林白跟大喘气儿一样继续说道:“只需要用百分之七十五的酒精擦拭之后,即可解除ZP30的药性。”

      “谢谢”南宫逸立刻走到门口,吩咐人去找木易染,叫他带着需要的东西过来。

      林白一眼带过肖魇夜,回了南宫逸一句:“不客气。”

      当木易染火急火燎赶过来的时候,身后还一窝蜂的跟进来不少五大三粗的男人,个个横冲直撞的奔着肖魇夜来,也不知道是哪个人一个没注意,擦身而过时碰到林白,依照林白这瘦弱的身躯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撞击。脚下一个踉跄眼看就要站不稳,好在南宫逸及时扶了她一把。

      南宫逸歉意的冲林白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林医生,我们都是些粗人,一时着急没注意,你没事吧?”

      “没事。”林白松开抓着南宫逸的手,“酒精可以解ZP30的药效,但却也让伤口疼痛难忍,估计他会发很大脾气,我先出去躲一下吧!”

      南宫逸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林白的意见。毕竟肖魇夜的脾气自从遇见林白,变得越来约暴躁,让她躲一躲也好。

      

    猜你喜欢

    49406

    夜色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