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最终幻想6攻略

    剧情介绍

    赶车的正是刚被换上的云字暗卫云竹,她将车帘掀开,并在马车下放上杌凳。

    纳兰?率先下来,衣角扫过,带起微风。还未等众人向他行礼,他又转过身,修长的手伸进了马车:“来,下车。”

    纳兰锦咬咬唇,眉间有些犹豫。

    纳兰?柔声道:“不怕,有我在呢。”

    听到这种声音,众人哗然。这可是?王,杀伐果决,瞧着待人温润如玉,实则就是冰山上那最高的尖尖,人一碰就会伤。他这样温柔又是在和谁说话呢?众人都探着脑袋睁大了眼睛,看是何方佳人。

    纳兰锦一闭眼,借着纳兰?的力出了马车,顺势又倒在了纳兰?的怀里,扯住他宽大的袖子挡住脸,细细的声音传进众人耳中,仿佛软软的棉花擦过耳边:“我还是有点害怕。”

    “啧啧啧,这姑娘,定是个美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顾留寸身后的顾铮然咋舌道。

    “去去去,别搁我身后。你又没见人家的脸,净乱下结论。”顾留寸一脸不屑。

    顾铮然也不反驳,窜到雍王妃旁边,等着看绝世美人。

    谁知纳兰?也不将袖子拿开,就这么遮着,只听他平静道:“今日舟车劳顿,本王先行去歇息,各位请自便。”语罢就遮着纳兰锦走了。云竹向两位皇子一行礼,也赶着马车去了马厩。

    纳兰渊眉间闪过不悦,他们在这儿等了半刻钟,纳兰?却看都不看,直接走了,真是仗着自己位高权重就目中无人了。

    众人也一时哑然,只能相互行礼告别。来这一趟是有些不值,但是却看到了?王铁石肠化绕指柔,也不亏。

    雍王一家人也往回走, 顾铮然则回头看了一眼纳兰?的背影,眼中暗芒一闪,了然于心。这么一个小细节就被雍王捕捉到了,他淡淡一挑眉:“明白什么了?跟父王说说。”

    顾铮然耸耸肩:“父王真是明察秋毫啊,儿子心里想什么您都能看出来。”

    “不就是有人搞事儿呗,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东西,父王你还问。”顾留寸不耐地用绣鞋踩过一个个铺地的石砖。

    ?王本来已道不来聆音寺,依他的性子,不可能出尔反尔,但他还是来了,说明有人想让他一定来。但这人的目的便不得而知。

    雍王哈哈笑了两声,搂过雍王妃:“好,好,我家姑娘能耐了。我和你母妃去上佛课,你们要是闲着无聊,就去附近的净山赏赏景吧,这时节,花儿开得正好呢。”语罢,就带着雍王妃很快消失了。

    顾留寸瞄了一眼顾铮然,她心里其实挺想去,只是这小兔崽子恐又要嘲讽她。哎呀,不管了,她要去看美景,说不定能遇见美人呢。

    想到这儿,顾留寸转身就走。

    顾铮然一看就知道她这架势要去净山,他三步并作两步赶上顾留寸,手顺势搭在了顾留寸肩上,语气带着调笑的味道:“干啥去啊,偶遇美人?”

    顾留寸翻了个白眼,也不否认:“你这不也去偶遇美人呢?”边说边用力将他的胳膊甩下去,可惜甩不动。

    顾铮然隔着她的肩膀两只手一拍:“那咱兄妹俩可真是默契,一起去赏花赏美人吧。”

    顾留寸无可奈何,只能和他拉拉扯扯地朝净山走去。

    到了人少的地方,纳兰?将袖子轻轻放了下去:“没人了,来,我牵着你走。”

    纳兰锦眼睛慢慢睁开,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但却是柔和的,不似夏季那般强烈。

    刚抽出嫩芽的新柳还是浅绿色,一晃一晃地轻拂过荡起涟漪的水面。小河清浅透彻,河里几尾鱼儿的神态瞧得清清楚楚。一拱小桥跨过河,好似静候佳人来。

    纳兰锦瞪大了眼睛,想把所有景色尽收眼底,但是眼很快就酸了。

    纳兰?垂下眼,静静看着她有些欢喜的神色 。

    纳兰锦还不到纳兰?肩头,只能抬头看向他,只听她微笑道:“阿?,这儿真好看。”

    新柳渐抽嫩芽,水下鱼尾摇摆,佳人昂首浅笑,鬓间步摇轻晃。春日盛宴,当如此。

    “嗯,阿?也这么觉得。”以后,碧海云天,都有我,陪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人在黑暗中挣扎了。

    禅房在小河不远处,纳兰锦无聊地趴在窗台上,看着喜鹊掠过柳树枝头。

    “阿?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在这儿呆着好不好?”语罢,他摸了摸她的头就走了。

    纳兰锦手指拿着垂在窗台旁的柳枝绕来绕去,柳叶淡青色的汁染了她的手。她的眼睛打量着周围的布景,倏的瞧见了远处的晕开的妃色。她眼睛一亮,跑出了屋子。

    刚打开屋门,奉命护她周全的云林就从屋脊上跳了下来:“小主子,王爷吩咐过属下,不让您出门,怕您迷了路。”

    纳兰锦眼皮淡淡一掀:“你跟着不就行了,阿?既然把你派来,说明他相信你的能力,你会让他失望吗?”

    “这……”云林有些为难。

    纳兰锦也不管他的反应,径直走过了他。

    云林只得跟上,瞧着纳兰锦纤弱的身影,粉白色衣裙衬得她垂落肩头的青丝如菩提木一般乌黑。他心里十分纳闷:“为什么小主子到了王爷那儿就没有如此伶牙俐齿呢?”

    灰色袈裟披身,那人轻倚窗台,狭长的双眸微微向上一挑,含了无尽风情。

    纳兰?则居于塌上,手指灵巧地穿梭与茶具之间,茶道的手法,十分娴熟。

    聆音塔,位列三大奇景之一,这儿收藏着许多珍贵孤本,各类佛家书也应有尽有。这也是聆音寺至高之处,将寺中风景尽收眼底。但能进来之人却寥寥无几。

    尽尘看着那小小的姑娘不知跟那人高马大的暗卫说了什么,就轻松出了房门。他抚了抚袖,微笑:“你这接回来的小锦儿,可真是有趣。”

    纳兰?不答,依旧在做着茶道。一杯又一杯。

    尽尘甩袖,撩衣袍,坐在了他对面。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可知黎民疾苦,竟随意玩弄茶水。”

    纳兰?依旧不答话。

    尽尘自感无趣,便顺手拿起他斟好的茶水,微微抿了一口。口感醇厚香甜,回味无穷。

    在斟了十杯茶水后,纳兰?终于停了手。

    他拿起一旁的白帕擦了擦手,抬眸瞧尽尘:“无论她怎样,希望你都不要插手,这是来自本王的劝诫。”

    尽尘眉一挑:“你今个不是来求问你家小姑娘的命格吗?”他加重了求字的语气,意思这是在求,让纳兰?收敛一下。

    纳兰?修长的手指敲着膝头,闲适道:“你喝的茶水里下了百日醉,一个时辰后发挥作用,你自己掂量掂量。”

    百日醉名字雅致,说白了就是强力泻药,无色无味。这种药神奇在名字是不是统一的,主要药材也不变,但材料却是根据制药人的意愿而决定,因此解药也只有制药人有。

    尽尘不敢置信,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看着他眉宇淡然的神色:“你又坑我呢吧?”

    纳兰?以手支头:“你可以试试。”

    尽尘被他无所谓的态度气笑了,口不择言:“那我就给你那小姑娘灌下这茶水,我就不信还拿不到解药了。”

    纳兰?眼角眉梢微微冷了:“你到底算不算?”

    尽尘咳了咳:“算,算,算!这就算。”

    他从暗格里拿出算卦的物什,一一排开,道:“生辰八字。”

    纳兰?从袖袋掏出帛书,摊开在尽尘面前。

    尽尘扫了一眼帛书,闭眼开始卜卦。

    一柱香后,尽尘额头上开始沁出汗,半刻钟后,他猛然睁开了眼,他仔细地观察着卦象,心中大惊。这卦象,分明是……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最终幻想6攻略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