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介绍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马匪,居然有百姓天天晚上给准备宵夜的,好像还有恨不得将马匪拽进家里喝一杯的样纸!自那日离开国都,申无寐半路就忽然改了主意,她要和韩靖溪一起进山当马匪!他们当时死活不同意,马匪,说不定哪次就被官兵剿杀了。可是她说,你们不是想让马匪变成一只奇兵吗?我让他们,变成天兵天将!

    这等深入人心的奇兵,比天兵天将管用啊!最主要的是,他们来往国都,从未遇见阻拦!不管是京兆府衙役还是守城将士,说来也不奇怪,府衙的人都是和马匪一同救过各家公子的,而得救得的各家公子,当然不乏这守城将士的家属或者亲眷。

    但是,总有人是能看出问题的,比如武将黄野!他孩子曾经是马匪救回来的,所以他知道封夜璃有个斥候的心腹,和那边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去找了丞相程集。

    程集并没有对其表明什么明显的态度,对于黄野这样的武将,有些事细致的东西在理解上总会有些偏差,若是被他曲解,对谁都不好。等黄野将信将疑的离开以后,程集吩咐赶车,去了晋王府!

    当程集进了王府,见到晋王,才知道,马匪,已经不仅仅是国都的神仙,甚至在镇江城,都已经名声鹤起,受到百姓十分友好的拥戴。

    程集放下密信,叹了口气,说道:“莫非,曲靖真的气数已尽!”

    封夜璃摇头,说道:“气数尚存,只是,遇到了气数更强的而已。你我并非对马匪的存在视若无睹,而是,曲靖,真的是很久没有这样温馨的时光,那些百姓很久没有那样夜不闭户的日子,丞相大人,你去听过他们平时那些欢快的笑声吗?说来可笑,曲靖,竟然让一群马匪治理的国泰民安!”

    程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说来,他这个丞相,也真是失败的很。他汗颜,说道:“我也该告老还乡了!”

    封夜璃挑眉看看程集,一笑,说道:“怎么?吓跑了?”

    程集摇头,语气不无感慨:“怕,倒是没有,我只是觉得,或许换个人,曲靖会治理的更好!”

    封夜璃起身走到程集身边,躬身一拜,程集连忙扶住,说道:“王爷,可使不得!”

    封夜璃却说道:“丞相大人,你说,我们打天下,坐天下,是为了什么?为了荣华富贵还是名垂青史?为了家族兴衰还是光宗耀祖?我们就算是拥有天下,可是天下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天灾人祸,朝不保夕,那样的国家,那样的生活,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吗?”

    程集望着封夜璃,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其实封夜璃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如果申无寐在这里,就会赐他两个字:恭喜你被我洗脑成功!

    所以此时程集也蒙了,他自幼读圣贤书,不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如何如何吗? 可是他们治理下的曲靖,苍生活的好吗?如果是好,怎么会人马匪做依靠?百姓何时在家门口为守城巡逻的士兵备过馒头热水?所有的曲靖士兵几乎都对百姓动过手脚,推推搡搡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改变这一切的,竟然是马匪!程集不禁双目含泪,这一生官拜丞相,竟如此失败!

    封夜璃拉住程集的手,说道:“丞相大人,我们此生,只为曲靖鞠躬尽瘁,谋划算计,却仍开了最重要的东西,民心和民义!”

    程集眼睛有些 东西在慢慢燃气,他问道:“王爷,是想说,什么?”

    封夜璃忽然跪拜在程集跟前,说道:“丞相老哥哥,看到百姓这样的生活状态,我们开心吗?我想,要天下人都这样自由,快乐,能把握自己的生活和生命!”

    程集怔怔的说道:“没有奴役?没有压榨?没有践踏?没有……”

    封夜璃点头,说道:“是。丞相,可愿意与我一起打造这样的天下?”

    程集轻轻的跪在封夜璃对面,思考良久,说道:“王爷,是不是天真了?别说曲靖我们尚且做不了主,这天下诸多国家……”程集忽然说不下去了,如果真有那样的人间天堂,怕不是黎民百姓全都拥立这样的君王?

    好难啊!但是,那样的天下,真的好好啊!

    镇江城内,申无寐将刚刚几个小孩子放在搭好的秋千架上,扶着做好,又教了几遍怎么用力才能稳住身形,然后轻轻一推,秋千荡起,孩童的笑声传遍大街小巷。不一会就过来好些个孩子,而那边的空地上,很多马匪装扮的人正在紧锣密鼓的搭建秋千,小公子说了,今天必须搭建一百架秋千,晚上给他们做烤肉吃,小公子做的烤肉,那美味,啧啧……

    申无寐双臂抱胸,看着孩童们欢快的玩耍,笑的娇媚撩人。忽然一个小男孩跑来她身边,说道:“小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申无寐更开心了,笑的露出了小牙,眉眼弯弯……

    接着眼前黑影一闪,有人挡住了那孩童的视线,略显冰冷的眼神扫过她,说道:“说过你不能笑的,带坏了人家小孩子!”一直阻止她笑的人是谁?蓝玉峰啊!

    蓝玉峰在镇江城外扎营近快俩个月了,他是想攻城的,可是国都和镇江城里的马匪竟然比曲靖的禁卫军和守城官兵还要得民心,他就放缓了计划。如果这样就能令一国溃败,可见这国也已经是大厦将倾,申无寐的攻心之计只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

    这天,蓝玉峰收到一封申无寐来的信,一个民反兵的计策,虽说是阴险了点儿,但是却不失一个好计策。肖焱看了看,皱眉,这傻瓜怎么想的,利用民心啊,会不会最后失了民心?

    而下面还一句话:水能覆舟亦能载舟!第一个舟是曲靖,第二个舟是他们,只要能令水到渠成,畅游入海!

    肖焱和蓝玉峰对望一眼,这计策,可行啊!否则这样等下去,等到什么时候?是时候速战速决了。虽然这一刻和他二人前些天的部署有些延迟,但是减少更多无畏的牺牲,不论是兵还是民。

    镇江城的清晨,晨雾缭绕,百姓刚刚晨起,懵懵懂懂的烧水做饭,店铺伙计也迷迷糊糊的打开门板开张,雾气昭昭的看不到二十丈。但是今天早上的人都隐隐的觉得不对,是空气中这味道不对!

    慢慢的有一个人好奇的满大街东瞧西望,逐渐的几个人,几十个人……

    “啊……”忽然有人惨呼,“死人!”

    死人?镇江城很多天都和谐温馨的,怎么忽然出现死人了?众人抬头一看,城中广场的十几根立柱上可不就是绑着死人!十几个人,都是寻常百姓,都被刺伤了脖子,鲜血染红了那片土地,难怪空气中都是浓重的血腥气!

    守城的士兵呢?巡夜的衙役呢?更夫呢?这么多人被杀,官府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来处理这样的事吗?这年月,老百姓的命真的不算什么啊!有人想去将那些人都解下来可是又怕后面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那可就不是救别人了,是自己找死啊,他们自认还没有那样的勇气!

    那么,谁又这样的勇气呢?当然是马匪啊!不是说国都的那次政变,杀人断尸的都是相当尊贵的人吗?那些人都是那些马匪给收的尸,哎,这是什么世道啊!

    清晨城门大开,一队官兵听到报告,来到广场看到这一幕,当真是吓的丢了魂,这在自己的辖区发生这么大的案子,还迟迟没有发现,这不是要丢官吗?可是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怎么也瞒不住了的!

    “马匪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百姓呼啦啦的让开一条路,马匪今天来,竟然是带着肉来的,都切好了块儿,挨家分呢,就发现人怎么都聚在这里呢?急匆匆的走近一看,竟然是,发生了命案!

    可是,一直跟着来的小公子忽然问道:“那些人已经很惨了,为什么不放下来啊?”

    这一问,百姓可就炸了锅,都表示,我们不敢啊,不是不敢放下来,是不敢,不敢面对那些后面的高门大户啊!

    小公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别怕,我来。如果有人来寻仇,尽管来找我!”

    百姓被这一句慷慨激昂的话惹的热泪盈眶,其中一人说道:“小公子啊,我们就缺一位像你这样敢为百姓出面的大人啊,可怜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却不敢拿一家老小去赌,我们良心有愧啊!”

    有愧!

    小公子自然就是申无寐,而此时他身边扮做马匪的枫谪在她身边轻轻说道:“有愧……啊!”

    申无寐用手肘使劲怼了他一下,枫谪忍痛没有出声,但这一下子,表明这傻瓜郡主功夫又渐长了!

    正在小公子申无寐一个个的要将那些被杀的人放下来,忽然飞驰而来一队官兵,手中马鞭呼呼作响,直奔申无寐而来,其中一人马鞭一甩,众人就见到小公子手中因为刚刚解下一个人,还没有来得及放好,马鞭已到,鞭稍儿划过小公子的脸,一道血痕赫然出现在他的脸上!

    枫谪也跟着起放人,也同样没有来得及救她,就看到她的脸被马鞭所伤。他当时后背的汗毛直竖,这要是王爷看见,怕不是要毁了他的容!

    而小公子动作没停,依旧将最后一个人解下放好。而那群官兵已经将他们一伙人团团围住,刀出鞘,喝道:“马匪猖獗,杀无赦!”

    猖獗?外围的百姓都没有想到,马匪猖獗吗?他们多么可爱啊!为啥要杀?

    “不能杀他们!”

    “不能杀啊!”

    “你们才是凶手!”

    官兵的首领回头喝道:“胆敢阻拦者,与匪同罪,杀无赦!”百姓禁声,但是却传导着悲愤的哭声,不能杀啊,不能杀啊!

    猜你喜欢

    49940

    夜色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赵妍欢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